您的位置  首页 >> 学会课堂 >> 专家讲座 >> 正文
【大讲堂】第十一讲:近体诗的押韵(上)
作者: | 日期:2016年4月14日

     押韵是诗歌的基本要素之一,我国的民歌、诗、词、曲无不押韵,所以诗歌又叫韵文。押韵是把同韵母或韵母相近的字,放在诗篇某些句子的末尾,使诗歌读起来顺口,听起来悦耳,容易记得住、传得开。押韵的方式,古体诗比较自由,可以隔句押韵,也可以句句押韵;可以用平声押韵,也可以用仄声押韵;可以一韵到底,也可以换韵;换韵的形式又有多种。近体诗即格律诗的押韵方式,则有定规。

一、一律以平声押韵(也有少数以仄声押韵的,其中五言诗居多,但格律诗以平声押韵为正格;因古体诗容许仄声押韵,所以仄声押韵的绝句和律诗也称“古绝”、“古律”);

  二、不论五绝、五律、五排,七绝、七律、七排,都必须一韵到底,,不得半途换韵;

  三、不论五言、七言,都是双句入韵,单句不入韵。但首句可以入韵,也可以不入韵。七言诗首句入韵的较多,五言的较少;

  四、押韵句的尾字用平声,不押韵的必须用仄声(古绝、古律押韵句的尾字用仄声,不押韵的用平声)。

  过去写诗,靠韵书来做统一的标准。所谓韵书,就是把同韵的字放在一起,分成若干部,作为做诗押韵的依据。我国最早的韵书是隋朝的《切韵》,唐朝的《唐韵》,现存完整的韵书是宋朝的《广韵》。《广韵》的韵部分得很细,有206韵部。到了金代,以《平水韵》为官方韵书,供科举考试之用。平水是平阳府城(今山西临汾市)的别称,因为该书刊行于此城,故名《平水韵》(一说为南宋时代平水人刘渊根据前人韵书修编而成,故名《平水韵》)。该韵书将宋代《礼部韵略》(官方颁布的科考标准韵书)注明同用之韵,悉数合并,共106韵,上平声下平声各15韵,上声29韵,去声30韵,入声17韵。各声韵目第八章已经开列,不再重复。元、明、清各代,都以《平水韵》为作近体诗押韵的依据,,一直沿用到现在。

  前人做诗押韵有两种情形:

  一种是严格按韵书的规定做诗。例如封建时代,奉皇帝命令所作、所和的“应制诗”;科举考生作的“试帖诗”,押韵的字必须属于同一韵部。科场“试帖诗”大部为五言六韵或八韵排律,若是诗出了韵(又称“落韵”),无论诗作得怎么高超,只能算不及格。旧时作“分韵诗”用韵也很严格。若干文人相聚,作诗或填词时先规定若干字为韵,各人分拈韵字,依韵作诗或填词。白居易《花楼望雪命宴赋诗》:“紫壁联题分韵句,红炉巡饮暖寒杯。”就是描写文人聚宴分韵作诗的。作分韵诗一般要求押本韵,不能出韵,即使窄韵、险韵也不例外。《红楼梦》48回载:“探春隔窗笑道:‘菱姑娘,你闲闲罢。’香菱怔怔答道:‘闲字是十五《删》的,错了韵了。’”故旧时代学作诗,特别是考生学作“试帖诗”,必须牢记106个韵部,尤其是30个平声韵部。
       
另一种情形是凡韵母相同或相近的字,虽不在同一个韵部,可以通押。中唐以后,诗人苦于不能出韵的限制,试创了一些突破樊篱的“出格体”,又叫“变体”,出现了什么“进退韵”、“辘轳韵”、“葫芦韵”等形式。这些形式允许邻韵通押,但有定规,如“进退韵”是相邻的两韵间押,一进一退,即第二、第六句用甲韵(如“东”、“寒”、“虞”等),第四、第八句用则用与甲韵可通的乙韵(如“冬”、“删”、“鱼”等);“辘轳韵”是邻韵双出双入,即第二、第四句用甲韵,第六、第八句用与甲韵可通的乙韵;“葫芦韵”和“进退韵”差不多,也是相邻的两韵间押,但它要求先小后大,像葫芦似的,如第二、第六句押“一东”,第四、第八句押“二冬”,或第二、第六句押“十四寒”,第四、第八句押“十五删”。这些“变体”并不普遍。在晚唐、宋代作诗形成一种时髦风气的,是“探头韵”,也叫作“衬韵”、“借韵”,就是首句用邻韵,其余各押韵句必须一韵到底,不得通韵。例如大家熟悉的苏轼的《题西林壁》: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诗的第一句的“峰”字属冬韵,“同”和“中”属东韵。这叫“以冬衬东”。又如欧阳修的《行云》:

  叠叠烟波隔梦思,离愁几日减腰围。

  行云自亦伤无定,莫就行云托信归。

  首句“思”属支韵,“围”、“归”属微韵,这叫作“以支衬微”。

  用“衬韵”的在律诗中更多见。如杨万里《寄题曾子与竞秀亭》:

  老夫上下蓼花滩,每过君家辄系船。

  尊酒灯前山入座,孤鸿月底水连天。

  暄凉书问二千里,场屋声名三十年。

  竞秀主人文似豹,不应雾隐万峰边。

  首句“滩”属寒韵,“船”、“天”、“年”、“边”属先韵,这叫作“以寒衬先”。又如刘禹锡《酬朗州崔员外》: 

  昔日居邻招屈亭,枫林橘树鹧鸪声。

  一辞御苑青门去,十见蛮江白芷生。

  自此曾沾宣室召,如今又守阖闾城。

  何人万里能相忆?同舍仙郎与外兄。

  首句“亭”属青韵,“声”、“生”、“城”、“兄”属庚韵,这叫作“以青衬庚”。

当一切都开始静下来的时候

前面介绍的“进退韵”、“辘轳韵”、“葫芦韵”都称之谓“出格体”,不是正格。而这种“衬韵”不算出格,而且它还有一个好听的名称,叫作“孤雁出群”。“原来诗的首句可不用韵,其首句入韵是多余的。古人称五七律为四韵诗,排律有十韵二十韵等,即使首句入韵,也不把它算在韵数之内。”(王力《汉语诗律学》53页)诗人从这多余的韵脚上,讨取点自由,借用邻韵也就不算出格了。

前人作近体诗用韵是偏严的,邻韵通押只限于诗的首句。现代人写近体诗,却在突破这个樊篱,邻韵通押已不限于诗的首句,而是扩展到其他押韵的句子,如绝句的第二、第四句,律诗的第二、第四、第六、第八句。这种突破也见之于传统文学形式古为今用的导师们的作品中。这里以鲁迅、毛泽东的旧体诗为例:

  鲁迅青年时代写的近体诗,现在保存下来的,如《别诸弟》、《莲蓬人》、《庚子送灶即事》、《惜花四律》等,共十二首,每一首用韵都属同一韵部,“衬韵”也不用,是严格按照旧时的试帖诗用韵的。但当他赋与旧体诗以历史新质之后,服从于表情达意,将前人“衬韵”、移植过来,而不限于首句。例如《悼柔石》:

  惯于长夜过春时,携妇将雏鬓有丝。

  梦里依稀慈母泪,城头幻变大王旗。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吟罢低眉无写处,月光如水照缁衣。

  这首诗里的“时”、“丝”、“旗”、“诗”属支韵,“衣”属微韵,按陈规,邻韵只可用于首句,而这首诗却用在最后一句。又如《无题二首》其一:

  故乡黯黯锁玄云,遥夜迢迢隔上春。

  岁暮何堪再惆怅,且持酒卮食河豚。

  这首诗里的“云”属文韵,“春”属真韵,“豚”属元韵。三个押韵的字分属于相邻而又不同的韵部,这在古人近体诗中是很难找到的。但现在保留下来的鲁迅近体诗,多数还是用同一韵部的。这少数几首通押的近体诗,你总不能认为是他不懂韵律,或者一时疏忽,应该认为是对近体诗用韵的合理解放。

  毛泽东的近体诗很讲究声律,平仄是非常工整的,大都用标准句式,可以变通的非关键字,也尽量拗而有救,调整得节奏鲜明、和谐,连不押韵的句子的脚节,上、去、入三声掺合着用,邻近的脚节不用同声字,力避“上尾”,这是很不容易做到的。于此可见他对声韵学造诣之深,运用之严谨。然而他的近体诗的押韵,同鲁迅一样,突破前人的樊篱,运用了邻韵通押。例如《长征》: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岩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诗中的“难”、“丸”、“寒”三字属寒韵,“闲”、“颜”二字属删韵。再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锺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余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黄”、“慷”、“王”、“桑”四字属阳韵,“江”属江韵。又如《答友人》:

  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

  班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

  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

  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

  “飞”、“微”、“衣”、“晖”属微韵,“诗”属支韵。再如《吊罗荣桓同志》:

  记得当年草上飞,红军队里每相违。

  长征不是难堪日,锦战方为大问题。

  斥鷃每闻欺大鸟,昆鸡长笑老鹰非。

  今君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

  五个押韵的字,分别属三个韵部,“飞”、“违”、“非”属微韵;“题”属齐韵;“谁”属支韵。

  郭沫若近体诗很讲究平仄,但押韵也不“率由旧章”。例如《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人妖颠倒是非淆,对敌慈悲对友刁。

  咒念金箍闻万遍,精逃白骨累三遭。

  千刀当剐唐僧肉,一拔何亏大圣毛。

  教育及时堪赞赏,猪犹智慧胜愚曹。

  这首诗五个押韵的字也是分属三个韵部,“淆”属肴韵,“刁”属萧韵,“遭”、“毛”、“曹”属豪韵。

  对于近体诗的邻韵通押,诗词界有不同意见。一种认为,近体诗的形式既然是仿唐宋人的,还得合乎前人绳墨,一首诗的韵脚应该属同一韵部,若要邻韵通押,也只限于诗的首句。他们的作品也是严格遵守这个规则的。对鲁迅、毛泽东等近体诗的邻韵通押,可“为尊者讳”,只说“在前人诗中难找”,或“不合于唐宋诗人的格律”,并无苛责之词。 

       另一种意见认为,近体诗,在尚不能突破古四声平仄樊篱的条件下,把押韵的宽限适当解放些,也是合理的。而且,这种解放,并未背离仿古的原则。前面提到唐宋人的“进退韵”、“辘轳韵”、“葫芦韵”、“衬韵”等,早就邻韵通押。在宋词中,韵域很宽,邻韵通押更自由。为近体诗开辟了古为今用道路的导师们,既已合理地解放了押韵,我们何不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呢?


编辑:mcxxzx
  • 还没有评论!

请发表您的评论:
呢  称: 匿名发表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