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任新安文字作坊 >> >> 正文
我们为什么爱怀旧——评任新安小说《麦殇》
作者: 张影 | 日期:2016年12月21日

【评论】

                   我们为什么爱怀旧 (1000)

 

 

                ——评任新安的小说《麦殇》

                                                  张影

读《麦殇》的过程中我一直在跟这个倔老头较劲,每一个细节我都在盘算要是我当着他的面我会如何说服他如何对待他。显然我是支持修高速路的。我基于以下几点跟这个倔强的老头较劲:1、农业,尤其是费人力费资源的家庭作坊式农业,是脆弱的经济形式,不应该抱残守缺。2、以精明的斗争方式来讲,可以先收入那麦田的补偿款,到来年再以生活困难为理由向村里申请承包那另一块闲地。3、土地为集体所有,个体的经营权是若干年一承包的,说不清哪一块地是哪一家的,没必要有那么深的情感。4、城市、房地产、现代工厂、高速路这些现代化的东西从本质上讲是反人类的,站在人地和谐的文化层面考量,高速路的无限制蔓延是不对的。但这种悖论存在于各个生活领域,都知道手机辐射害人、电池污染环境,可都在用,都说汽车增多造成全球变暖等恶果,可是汽车业不见萧条。大叙事的理念与个体的生活选择存在着矛盾,这是现代性的病症,个体无法超越。象一些发达国家,将高速路架起来,甚至提倡所有的楼房一层架起来,从二层用起,这样可以最小面积的使土地水泥化,能够让地球顺畅的呼吸。可那成本不知要高几倍,显然不符合国情。从当代,从现在进行时的层面考虑,高速路该修,土地该占。

直到说完这篇小说我才没有了这种较劲的想法与劲头,我的理性思维退却了,浮出的概念是:小说写得不错。这是任新安的又一次胜利。老人的可爱在于那种执拗,对人生某一切片的执着念想,这是人类一种美好的情感。

甚至,我想,怀旧或者复古之情是怎样的一种情感?怀旧,怀什么旧,任何事物一出现便旧了,我们怀哪一刻的旧,古也一样,哪一代哪一朝算古呢?清朝算古还是宋代算古,孔子比宋代更早了一千年,他慨叹:人心不古。还要古到哪里呢?再往前推到周代的周公也提倡复古,复到茹毛隐血的原始社会也不是个头,想必那时的老祖先也会怀念自己青壮年时在丛林中的健步如飞,即使是老年时的黄花满地也不如儿里的漫天白雪来得温馨。怀旧是对美好经历的一种执着,是对自己倾注的情感过往的执着追念,明知不可能,我偏不!时光匆匆,前后都没有端点,个体的一个人无法长久的在时光长河中漂流,那么,请允许我永记那一段曾经的惬意,哪怕是刹那!我想我的土地,我想我的麦子。可怜的老汉,可爱的人类!

写活了小人物也完成了大叙事,于是小说才成为成功的小说。

 

      张影:笔名,景三郎,70后,作家、诗人,保定国学会常务副会长。

 


编辑:任新安
  • 还没有评论!

请发表您的评论:
呢  称: 匿名发表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