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任新安文字作坊 >> >> 正文
新安文字作坊(51)——最美乡村文学人(散文)
作者: | 日期:2017年1月3日

最美乡村文学人

 

                      ——有感于湘西农民自办刊物《农民文学》

 

 

一次在浏览博客时,我偶然发现了“《农民文学》周玉梅”的博客,眼前一亮。因为自己是农民,而且爱好文学,所以,对于有关农民的一些信息就比较敏感和亲切,更何况与文学有关。于是,我很快就进入了这个博客,于是,便了解了湖南大山深处这群不一般的农民兄弟,这群我认为最美的乡村文学人。
    通过更深一步的阅读,我便记住了这些人的名字:刘大印、陈言群、刘沅明、彭天亮、周玉梅……他们有的是老师,有的是政府官员,有的就是农民,虽然身份不同,但他们却做着相同的事业,为乡村文学的振兴与发展助威呐喊,甘做嫁衣。
    自2010年1月8日第一期《农民文学》在湖南龙山县问世以来,至今他们已经出版了6期,每期200页,25万字左右,发表了近三百名作者的农村题材作品,而且这些作者大都是农民。他们的办刊宗旨是秉承崇高艺术,关注现实人文精神,倾向于农村题材,描写和展示农民生存状态、思想感情的作品。刘大印他们自筹资金,自找办公场地,几个人利用业余时间看稿改稿,还要把每期刊物邮寄给全国各地的文友。
    他们曾调侃自己是“下等公民,力争办上等刊物。”但在精心拜读了副主编周玉梅大姐寄来的两期刊物后,我无不为装帧之精美,作品之深刻,乡土气息之浓重而惊叹,我敢说,这份所谓“下等公民”办的刊物,丝毫不逊色于有些文联作协机关办的文学刊物,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十年前,我也曾自筹资金创办过一份叫《红草莓》的农民文学报,但那只是一分四开四版的铅印小报,即使是一份报纸,个中艰难的滋味已尽品尝到,更何况他们办的是一份200页的刊物,所以真为他们的毅力和信心所感动。
    现如今,文学刊物边缘化,这已是不争的事实,进入2013年,《夜郎文学》、《江门文艺》、《短小说》等一些公开发行的文学刊物相继停刊,而这份农民自办文学刊物就像一棵小草在湘西大山里顽强地生长着,在大自然雨露的滋润下,在辛勤园丁们的精心呵护下开花结果。我们不知道她的命运会怎样,就像身为农民的主编刘大印说:“文学是人学,农民也是人!我们走得很艰难,也许我们会有走不动的时候,但我们毕竟开始走了。”
   “位卑未敢忘忧国”,所以刘大印还说:“没有文学的民族,就没有灵魂;没有灵魂的民族,就没有希望;没有希望的民族,就没有前途。”所以编刊人一起说:“在很多人看来,我们是一群彻头彻尾的‘傻瓜’。但为了改变千百年来社会对农民的偏见和歧视,我们所付出的一切是值得的。先进的生产力应有先进的文化同步,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人类文明,因此我们感到十分地欣慰!一个人生命的延续靠物质,而心灵的喂养,灵魂的升华,信仰的坚定靠精神支撑。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大,如果没有农民的强大,任何所谓的强大都是不堪一击的。民强则国强,农民的兴衰沉浮是一个国家兴衰沉浮的晴雨表。滴水成河、粒米成箩、千条江河归大海都是这个道理。”
    我坚信,这群湘西农民创办刊物并不是心血来潮一时兴起,因为他们已经坚持了三年,而且还要继续坚持下去;更不是哗众取宠自我标榜,因为他们已经在默默无闻脚踏实地地在做着事情,也不是应付差事混工资,因为没人给他们一分钱;他们是一群凡人,但他们在做着不平凡的事情,甚至说伟大的事业。
    此时,在这篇小文即将结束的时候,我仿佛看到,在湘西的某条大河上,一群纤夫弯腰拉动着文学之船艰难地行走在岸边沙滩上,他们一起喊着号子,汗珠滴落,肩胛红肿,但他们的眼光坚毅而自信,神情庄重而威严。
    最后,我衷心祝愿这群最美乡村文学人,这群文学纤夫一路走好!
    衷心祝愿这份我们农民自己的刊物越办越精彩,越办越有力,争取走出湖南,走向全国,走进亿万农民心中。


编辑:任新安
  • 还没有评论!

请发表您的评论:
呢  称: 匿名发表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