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杂文 >> >> 正文
访古王氏庄园
作者: 青荷 | 日期:2018年12月20日

    踏着深秋的寒意,闻着木质门窗清幽的气味,我们抱阳诗社的一行人,漫步在腰山王氏庄园幽深的古宅里。这座庄重典雅的清代民居建筑,历经300多年,仍然散发着蓬勃的气韵,在中国北方民居建筑体系中站立成一道傲然的风景。

    沿着历史的洪流逆流而上,我们回到那个战乱频仍的年代。1638年,王氏八世祖王锡衮跟随多尔衮入关,立下赫赫战功。于是,王家受封于北京西南300里以内的顺平县南腰山村,用跑马占圈的方法,占据了方圆百余里的土地。王氏解甲归田后,利用圈占的土地,成为当地有名的豪绅。到六世王命召时,农苘兼营,积累了巨大财富。遂即大兴土木,建起巨大的封建地主庄园。王命召亲自带设计师,赴北京绘制了某一王爷府建筑图,经过王家几代人的努力,在腰山陆续建成了成套庄园。这座庄园规模宏大,格局考究,工艺精美,在当地显赫一时。

    然而,历史的沧桑巨变,也影响着这座光耀百里的豪宅,她逐渐消磨毁损,现存开放的部分,不过整个庄园的九分之一。

  高高的门槛,雕刻精美的门当户对,供主人出入的正门与仆人行走的侧门,无处不彰显着王氏家族显赫的身份与地位,更能让我们在重重院落中感受到森严的封建等级制度。在老主人王锡衮住的仁和堂套院里,景区重现了当年的场景,我们似乎穿越到了遥远的大清王朝……

  书房,格调高雅 ,是标准的文人雅士聚集之所。二人对坐于炕几,博兴正浓。一人手执棋子,眉宇间尽露得意之色,对坐之人左手拍头,似有悔棋之意。书架前,一人挥毫泼墨,欲将胸中锦绣文章诉诸笔端。更有一雅士,对着满墙字画,驻足凝视。

  东厢房内,一片耀眼的红色。大红的帐幔,大红的座椅,大红的喜烛,托出一番热闹喜庆。正值王佩之子大婚,新郎用秤钩小心翼翼地挑起新娘的盖头,新娘端坐在婚床上,想必内心也是紧张而兴奋的吧!婚床雕满了寓意幸福吉祥的图案,极尽奢华,极其精美!

  正对的西厢房里,王家小姐正素手抚琴。悠扬的琴声似乎隔着尘世的空气缓缓流进我们的心田,一旁服侍的丫鬟,也被这琴声陶醉了。王家小姐极其聪慧,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当年,不知引得多少公子王孙仰慕。

  移步进入正房,适逢王锡衮夫妇七十寿辰,管家拿着毛笔,将前来道贺客人的寿礼,一一入账,女仆在一旁端茶伺候。王氏夫妇端坐堂前,笑容满面,接受一众亲友的道贺。做寿的场面,热闹而隆重,寿礼被仆人一件件收藏进正房旁边的耳房——财宝间。财宝间有严密的通风和排水系统,古代工匠在建筑细节上的用心和讲究,让我们这些现代人惭愧不已。

  我们走走停停,赞叹着,感慨着。隔着三个多世纪的光阴,他们似乎踏着清代的尘烟款款而来,栩栩如生地向我们展示着当年王家繁极一时的盛况。而今,繁华落幕,只剩这座寂寞的庄园,向后人无声地诉说着她前世今生的悠悠故事。

    高墙深宅,庭院几许。踏着先人当年的足迹,我们试图找寻一些他们留下来的生活印记。可是,我们的努力是徒劳的,历史的风烟,早已将一切遗落在岁月的罅隙里。听不见账房先生噼噼啪啪拨弄算盘珠子的声音,看不见丫鬟仆人来往穿梭的忙碌身影,也不再有迎来送往的车马喧嚣,一些房间,甚至尘埃满地。只有镶嵌在廊檐下的几幅妙对,默默昭示着王家的传世家风。“传家有道惟存厚,处事无奇但率真”、“欲论古来兴废事,须平自己是非心”、“修身岂为名传世,做事唯思利己人”,单看这些对联,可知王家先人的处世哲学:厚道、率真、公正、无私、淡泊。我想:若后世人也以此标准立世且发扬光大,我们的精神文明建设,何愁不到达一个新的高度。

  秋阳惨淡,虽时近中午,仍让人感到丝丝寒意。站在这空旷寂寥的院落,满眼都是老旧的时光,更添一种苍凉。只有后花园中一株饱经风雨沧桑的古槐,依然老迈而茁壮,给庄园注入了一丝活气。穿过院墙,放眼望去,又是一番景象:青山如画,田野上一片丰收在望,崭新的村舍,鸡鸣犬吠间,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史海浮沉,王朝覆灭了,时代在变迁,曾经的王侯将相,曾经的达官显贵,都被卷进历史的漩涡,踪迹不见。只剩这些身外之物,引领后人去猜想、品鉴。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让文物得以重焕光彩,未来,就让她们继续见证我们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吧!

 


编辑:青荷
  • 还没有评论!

请发表您的评论:
呢  称: 匿名发表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