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楹联对句 >> 鉴赏 >> 正文
广占资料 创新技巧 拓意厚深
作者: 谢毅 | 日期:2015年5月22日

     我自幼爱好文学,对古典诗词情有独钟。十年前,开始楹联创作。2003年开始订阅《对联》杂志,并积极参加征联比赛,几年下来,获奖不少。《对联》杂志(下半月刊)来函约我就“宗圣杯”和“傅山杯”两次征联的获奖经历谈点体会,这里我谈些参赛的感悟,权作与朋友们交流吧。
   “宗圣杯”是2008年由中国楹联学会和山东省楹联学会共同组织的一次大型征联活动。征联主题是围绕著名思想家、教育家宗圣曾子的故里山东嘉祥县的自然及人文景观撰联。我的一副题鲁西南鼓吹乐联获一等奖:
   声飘云外,韵起民间,高扬一曲鸟朝凤;
   唢呐燃情,鲁风似酒,倾倒五洲花满天。
   鲁西南鼓吹乐是一种以唢呐为主打乐的传统艺术,历史悠久,风格独特,高亢激昂。唢呐曲《百鸟朝凤》荣获国家金质奖章,并相继在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演出,深受欢迎。嘉祥县也因此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唢呐)之乡”。
   要想就某一主题撰写出好联,首先要透彻地了解该主题,特别要注意其中的一些细节。我特别注意到背景材料中的“以唢呐为主”、“音调高亢”、“《百鸟朝凤》”、“到世界各地演出”、“民间艺术”等细节,这些对表现主题十分重要。撰联好比烧菜,没有好的原材料,是烹调不出可口佳肴的。
   有了较丰富的素材,并找出关键性的细节之后,我较容易地先想出了上联:声飘云外,韵起民间,高扬一曲鸟朝凤。把唢呐的高亢激昂较顺畅地表现出来。“韵起民间”与“声飘云外”形成句中自对,还暗指鲁西南鼓吹乐是一种民间音乐。“高扬一曲鸟朝凤”将代表乐曲《百鸟朝凤》嵌入其中,并语义双关。下联的撰写颇费周折,想了几句都不太满意。后来我从诗歌创作的通感运用中获得启发。所谓通感,是将人的听、视、触、味等各种感觉沟通起来的一种修辞手法。唐诗《听邻家吹笙》在通感的运用上十分成功:“凤吹声如隔彩霞,不知墙外是谁家。重门深锁无寻处,疑有碧桃千树花。”这首诗将吹笙所引起的听觉感受转化为视觉形象“彩霞”和“碧桃千树花”,给读者的印象就更加生动具体而鲜明。借鉴诗歌的这种创作手法,我的下联就出来了:唢呐燃情,鲁风似酒,倾倒五洲花满天。写唢呐之声饱蕴鲁地浓郁豪放的风情,如火焰如美酒,让人燃烧沉醉,令全世界倾倒,余韵无穷,化为缤纷的花瓣,满天飞洒。把唢呐的听觉形象转化为“花满天”的视觉形象,仿佛在读者眼前展开绚烂多彩的画面,使征联主题得以成功升华。
   “傅山杯”是2007年太原市委宣传部发起组织的全国性征联活动。征联主题是围绕“中华傅山园”的景点撰联。我的一副题写傅山园真山堂的楹联获一等奖:
  融经子以启人文,破旧统以创新流,一代宗师,奇峰突起明清际;
  秉节操而隐山野,怀瑾瑜而亲黎庶,千秋典范,正气长存天地间。
   傅山先生是活跃于我国明清之际的伟大的平民思想家,是集诗文书画之大成的一代文宗,还是悬壶济世的一代名医。更可贵者,傅山先生品行高洁,操守坚贞,于明亡之后,不与清朝统治者合作而隐居于民间,成为威武不屈,贫贱不移,博学多才的一代文化奇人。真山堂是建于傅山先生故里“中华傅山园”的主要景点。为真山堂题联需高度概括傅山先生一生行止与成就,并对其在历史上的地位做出恰如其分的评价。
   为了写好真山堂联,我查阅了大量资料,在此基础上,决定对上下联内容进行分工,上联写傅山先生学术思想方面的成就及地位,下联写傅山先生的精神品格及对后世的影响。在分句句式的选择上曾作过几次调整,最后决定采用类似古文的句式,并在上下联的前半部构筑一套“四柱对”。上联两句概括了傅山先生融通经史诸子之书,打破儒家正统之见,给清代学术研究带来一股清新之气的贡献,然后以“一代宗师”对傅山先生在明末清初学术界的地位进行定格,把傅山“奇人”的形象高高托起。下联的前半部对傅山先生在明亡之后坚守气节而不与清朝统治者合作,身怀绝技而甘愿隐居山野,与下层民众相亲相近的行踪进行简约概括,然后以“千秋典范”定位傅山先生的高尚品格,其身上所具有的凛然正气将永存于天地之间,激励后来之人。
   这副联前半部的“四柱对”既构成句中自对,又上下联两两相对,并且由四个七言句组成,较有特色。“四柱对”一般以四言为主,象这样以七言句式构成的“四柱对”似乎不多见,其多层次的繁复多彩的对仗效果对表现主题也起到一定的作用。
   有联友评论我的楹联作品比较厚重。我想,真山堂一联较能代表这种厚重深沉的风格。而这样的风格是在对撰联资料进行广泛搜集,对主题准确把握和深度开掘的基础上形成的。在撰写名胜古迹和历史人物楹联方面,这种风格有助于提高作品的人文深度和艺术感染力。
   两次征联活动中的获奖体会,可以概括为三句话:广占资料,创新技巧,拓意厚深。艺海无涯,自己在楹联创作方面的感悟和体会还很肤浅,诚望联友们指正。

  【作者简介】详见本期联家风采
  专家点评:本人曾参与“宗圣杯”征联的终评,对于获一等奖的谢毅先生的这副“题鲁西南鼓吹乐”对联,至今还留有深刻印象。
   在此次征联中,相对于曾庙、武氏墓刻群等重头题材而言,“嘉祥唢呐及鲁西南鼓吹乐”与“鲁锦”、“石雕”一样属于份量较轻的题材,按通常的奖项分配方法,此类题材的最佳作品若特别优秀则列入一等奖,否则的话则列入二等奖中。一同进入终评的同题材作品还有几副,通过反复的角逐,此联最后脱颖而出,获得了最高奖项。概括一下此联的长处,一是立意准确,二是内涵丰富,三是语言明快,以上三点也可以说是相辅相成的三个方面。古人云意犹帅也,相比之下语言只是士卒,主帅无能累死三军,再多语言也是白费。而立意的准确集中地体现在一点上,便是盯准目标,切准主题。切准主题之后,便要力求在一定的容量之内尽可能囊括更多的内涵,内容要尽可能丰富和全面。全面的内容并不是机械地堆砌在一起,而要通过语言的运用,平顺妥帖地串联起来。不同的语序和语调还会产生不同的语言风格,而这一风格最好要与联语的主题和内容相匹配。
   与此联相角逐的是湖南吕可夫先生的同题材作品:“唢呐声中,天籁荡和音,山欢水笑嘉祥调;麒麟城下,鲁风吟大学,古往今来儒雅乡。”平心而论两副对联可以说各有高下,不分伯仲,吕联的特点是对仗上特别工稳,联语开头以“唢呐声”对“麒麟城”便明显高于“唢呐燃情,鲁风似酒”这种很宽泛的自对。再就是“嘉祥调”的双关技巧,也是令人眼前一亮。通过对比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吕联虽然优点多多,但他却在上联里把唢呐这一主题给说尽了,下联游离开来,用稍觉空洞的“儒雅乡”来试图托起上联,就嘉祥县来说,这种写法还是可以立得住的,但就唢呐主题而言,这种游离就显得稍弱了。反观谢联在上联结束后,也面临话已说尽的困境,但作者却能力辟蹊径,还能用“倾倒五洲花满天”升华出新的境界来,保证了上下联之间的照应和完整,所以权衡之下,谢联最后胜出,吕联获二等奖。
   就如竞技体育一样,征联是在特定规则内施展才华的特殊形式,其结果与作者的水平有关,也与作者把握题材的能力有关,甚至与作者把握评委思路的能力以及把握其他作者创作思路的能力也有关,所以就某一作者而言,获得高奖的未必是他所投稿件中最好的作品;就同一题材而言,获得高奖的未必在各个方面都高于获得低奖的作品。总而言之,虽然任何评奖结果都是集体评议与综合衡量最终达成的一种妥协,但大奖作品必定有其显而易见的长处。
   因没有参与“傅山杯”征联的评审工作,所以对谢毅先生的一等奖作品并无太深的理解,分析之下,可以看出此联在形式与内涵方面有着诸多的闪光点:一是形式方面,此联对仗极为工整且多变化,起句以散文句式自对,给人以散中见齐整的感觉,经过“一代宗师”与“千秋典范”的轻巧过渡,结句以诗语相对,工稳中显出开张之气。“正气长存天地间”可以认为是一个现成的句子,俗套但切合傅山其人,与成句相配要么找另一成句,要么自撰,作者用了后一种方法,却妙手偶得“奇峰突起明清际”这样一个既承接了上联语意,又与下联偶对天衣无缝的好句子,使得意境上生气勃发,全联皆活。二是内容方面,联语概括全面,评价得当。三是语言上典雅庄重,华瞻而有风骨。当然此联也有自己的弱处,个人认为“旧统”“新流”造语还感略新。谢毅先生作为一位开拓型的联语高手,在语言上时常有些创造性的尝试,这种尝试要冒一定的风险,不一定都(能)得到评委的认可,如在“宗圣杯”中他还有一副进入终评的“题武氏墓刻群”的联语“史话隐云烟,古朴传神,凤迹龙踪辉异代;石雕惊世界,精微入化,眼临心拓叹奇观。”此联工雅异常,但只因“眼临心拓”四字被认为语涉生造,在一等奖争夺战中未能胜出,加之后来唢呐联已定为一等奖,所以此联最后竟退到了优秀奖的行列之中。所以在征联活动中,特别是对于新手来说,还是尽可能做到“无一字无出处”为稳妥,可随着语言驾驭能力的提高,在可理解、可意会,语句顺畅无碍的前提下适当进行语言的创新,真正的高手总会既不落俗套又不嫌生硬地把语言把握在半熟半新之间。
  【专家简介】刘太品,1964年生,(----全角)山东单县人。1998年起任中国楹联学会驻会秘书。现为中国楹联学会中华对联文化研究院秘书长,《对联文化研究》杂志主编。系中央电视台多届春节联欢晚会春联以及《佳联趣对贺新春》、《奇联妙对贺新春》、《话说楹联》等“春节特别节目”撰稿人。曾七十余次出任各类征联活动评委,编著有《对联入门》(中华书局)、《古今行业楹联》(中华书局)、《古今对联趣话》(西苑出版社)、《对联笑话》(中州古籍出版社)、《中国对联作品集》(2001年卷—2007年卷)及《名家联集丛编》(诗联文化出版社)等。
(原载《对联》杂志下半月刊2009年第4期)


编辑:玉川芜茗
  • 还没有评论!

请发表您的评论:
呢  称: 匿名发表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