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杂文 >> >> 正文
烟花三月
作者: 新月 | 日期:2017年5月5日


 

三月,是故乡的花期,一场场花事像一群你争我抢的孩子,呼啦啦,一拨一拨粉墨登场。

 

杏花是最顽皮、腿脚最麻利的“假小子”,粉里透红的小脸,呵哧呵哧地爬上山头,惹得人们一阵阵惊呼——春天来了,杏花开了!

梨花是最有范的“白富美”,哗啦啦一树一树怒放,豪华阵容令人唏嘘、“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梨花千树雪,杨叶万条烟”,无际的白与如烟的杨柳是春天的绝配,清清爽爽、柔柔软软,叫人如痴如醉。

 

李子花细细碎碎、素素雅雅,不张扬、不铺陈、不喧嚣,乡野的纯净气息扑面而来。一双双孩子般纯洁的眼睛,让人爱之、怜之、惜之。总喜欢坐在花开的李子树下,看小蜜蜂在一朵花一朵花间流连,听那花姐妹们细细的私语。

 

而桃花是最爱美的女子,打扮得不紧不慢、浓妆艳彩。杏花谢了,梨花落了,她才被催得红着脸掀开门帘、拢拢头发走出来。嫣然一笑,便让山野沸腾起来。“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雨中草色绿堪染,水上桃花红欲燃”。

 

白的、粉的、红的、黄的,一场场花事浩浩荡荡,冲击着人们的感知,也带给人们各种各样的思绪,红杏出墙、梨花带雨、人面桃花……花海中游赏的你也正被花儿们赏看着,看你笑、看你忧、看你若有所思、看你欣喜若狂……

 

春的花事正如人的青春,青春易暮,落红如雨,让人不由得生出无限感慨。经历了一场场花事之后,我很幸运自己仍然热衷于追逐春的脚步,却不再感伤花的谢落。花开有花开的来由,花谢有花谢的道理,春华秋实、周而复始、道法自然。

 

我爱故乡的春天,每一场花事,我都用心地欣赏。每一个阶埝、每一条小路、每一处拐角、每一块方田都是一首诗。屏住呼吸,静静地听花苞次第打开的声音,期望着与一树花、一缕香撞个满怀。喜欢嫩柳新杨、轻烟薄雾中一垄一垄的诗行,而我就是行走在诗行里最平凡的女子。

 

人生的春夏秋冬,每一个阶段都有不一样的风景。不要叹息已经走过的路,不要抱怨错过的花期,整理好自己的心境,把每一天都过成诗。日出研磨,日落收笔,随着光阴慢慢地等诗红,盼诗绿。

 

风轻吻着我的脸,而我在想老榆树上的榆钱,想洋槐上飞出的槐花香,想那一畦畦舞动的麦浪,想在田野里撒着欢的童年,想蛙鸣蝉噪的池塘。金色的夕阳,柿红的秋天,母亲的头发掠过雪一样的白…..

 


编辑:新月如眉
  • 还没有评论!

请发表您的评论:
呢  称: 匿名发表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