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相驴七日侃 >> >> 正文
相驴七日侃——基层机构的变革
作者: 张志明 | 来源: | 日期:2019年4月15日

从上世纪80年代以后,基层政府不断分合,有些人借用《三国演义》开篇说的一段名言,莫名其妙地用在基层机构的变化上,不管它合不合理,硬是套用“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基层机构三天两头变化,将变化套用那段名言,实在是强拉硬靠。

我曾经工作过的文化机构就三番五次的变更过。县文化局大约1980年成立,此前与教育局合署,称文教局。文化局成立后,下辖文化馆、图书馆、文物管理所,此前是一个单位,称文化馆。另外辖电影公司、电影院以及若干个放映队。还管理乡镇文化站。最开始文化站负责人的工资由文化局发放,这样一来,文化局对乡镇文化站的管理就有权威性。后来文化站所谓好管理就归乡镇管辖了,对文化局只是业务关系,一来二去,各乡镇文化站就基本消亡了。文化机构一度时期又与体育机构并称文化体育局,除了合署办公外,只是原两个机构的公章作废,新刻文化体育局系列新章,给刻字单位集了一笔资金外,除此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也没有面貌一新。一段时间后,上边又来通知,文化与广播电视新闻传播合并为文化广播新闻出版局,体育局又单独立了牌子,与文化分开了,时间不久,文化与教育合并,称文化教育局,表面合并了,还是分署办公,有变化的只是新刻了数枚文化教育局系列新章,又给刻字单位集些资是肯定的了,除此没有任何变化。直到2018年,文化又与旅游合并,新闻出版与广播电视可能另起炉灶了。文化与旅游合并还算是有些道理,因为过去文物管理就归文化部门管辖。

这样不厌其烦地分了合,合了分,与国计民生没有实质性的内容,还是那句话,跑不了为刻字单位集资,余者何益之有。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