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相驴七日侃 >> >> 正文
相驴七日侃——在东北上学的那个年代(一)
作者: 张志明 | 来源: | 日期:2019年4月29日

1959年到1961年正值国家“三年困难”时期,过来人大概都知道,那个年代,国家穷,全民皆穷,要说两个人合穿一身衣服绝不是夸张。

1959年修水库累得想自残的情况下,我当了水库民工的逃兵,一跑就到了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那里有一远亲落脚,正碰的齐齐哈尔市橡胶工业学校招生,因为试题比较简单,我一考便中了,在那里上学算是维持生计。

困难时期,物资供应都紧张,很多物品实行票证,,从最主要的粮票、布票到卷烟票。学生是不供应卷烟的,可那时代我早就是烟民了。正规烟民每人每月供应10盒卷烟,后来减少到2盒,我等下等烟民只能每月欣赏正规烟民吸烟那种过瘾劲。正规烟民从每月供应10盒卷烟减少到只供应2盒,其中8盒就作废了,我们几名有烟瘾的同学就涂改废弃的烟票,因为烟票印刷工艺比较复杂,涂改成功率非常低,为了满足难熬的烟瘾,就到大街上或者电影院拣烟蒂俗称烟屁股。已经成年的学生走在大街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弯腰捡烟蒂,有失脸面,我们改进了捡烟蒂的方法,当发现眼前有烟蒂时,就假装系鞋带,这样弯下腰捡烟蒂就找到了弯腰的合适理由,这样做心里踏实了,脸也就不红了。这也算一个困难时期的创举吧。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