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相驴七日侃 >> >> 正文
相驴七日侃——在东北上学的那个年代(二)
作者: | 来源: | 日期:2019年5月6日

1960年夏秋之际,奉命到哈尔滨橡胶厂丁钠车间实习。丁钠橡胶是人工合成橡胶,其原料主要是乙醇和金属钠,均是易燃易爆的危险物品,所以这个车间就建在哈尔滨南岗区的远郊区。当时我们学习的这项技术很保密,就连学习时的记录本,都编着页码,打着“绝密”的字样。它既不是尖端产品,又不是世界独一无二的产品,为什么那么保密,真的一点不懂。据说发达国家生产丁钠橡胶,从乙醇提炼的成品达到50%,我国还达不到20%,理论数字是58%,我们是很落后的。

当时国家要生产丁钠橡胶的主要原因,是要打破外国对中国橡胶进口的封锁。听说进口橡胶用大米换,成交比值为18:1,就是说用18斤大米换1斤橡胶。那时我们的粮食是非常紧张的,即使这样出口国受某些大国的指使,还百般刁难我们。

我们从齐齐哈尔来哈尔滨的实习生好像是10人,64女,住在离厂区较远的农田边一排没有派上用途的空闲房子里。同学们实习下班后,就在农田小路上散步,因为离城区较远,除星期天外,很少进城。那时粮食供应非常紧张,每月31斤,(人们就喜欢过2月),学生们正值青春期,饭量都大,再加上副食供应很少,刚吃完饭就觉饿。有幸的是,我们住的那排房子周围,有几千亩向日葵,可以说我们让向日葵包围着,我们实习时,向日葵都灌满仁了,因为面积太大,没有人看管,我们这几个实习生每天傍晚都偷——应该说窃——窃几穗花盘带回宿舍磕着吃,实习三个多月下来,每个人床铺下都有不小的一堆瓜子皮,从来也没有人检查过宿舍。我们离开后,有人发现那么多瓜子皮肯定会指责我们一番。指责归指责,那个时期大家都挨饿,他们也会原谅我们的。

每逢周日,我们几名实习生都去市里玩,兆林公园、一曼公园我们都去过,只花二分钱门票,我们去的最多是松花江边,那里称“江沿”,风景很好,不用花门票。有一次正值夏季汛期,我坐在江边洗了洗脚,巡江的执勤人员发现了我,训我说:“不要命了!”当然,我得听执勤人员的命令。也可能的是穷学生的缘故,很有名的松花江心的太阳岛,坐轮渡就可到达,并没有想过去一游,还有非常有名的秋林公司,一次都没有光顾过。我们实习结业时,主家招待我们看了一次黑龙江省话剧团演出的话剧《列宁在十月》。实习三个多月,每人都花亏了10余斤粮票,当时有个幻想,回学校后校方总不能让我挨十几天饿吧,真的想错了,校方没给任何人补一斤粮票。还好,我有一位老乡女同学,她每天都给我4两粮票,我再买半碗汤菜,总算是渡过来了。

这一段文字算是困难时期的一小节经历吧。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