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相驴七日侃 >> >> 正文
相驴七日侃——在东北上学的那个年代(三)
作者: 张志明 | 来源: | 日期:2019年5月13日

     1960年秋季,我们一行10人实习结束后,回到齐齐哈尔,有关方面要筹建“丁钠车间”。我们近60名同学就搬到齐齐哈尔南郊筹建处去了。

那个时期是国家最困难时期,我们这批学生大多在20岁,正是能吃的年龄,粮食供应短缺,副食品也跟不上,每天都处在饥饿状态。当时正值秋季,到野外找点吃的东西或者说偷点东西吃也能碰得到,有几个月明天,剩下几名同学看家,其他人分几路到野地找吃的去了。那时马铃薯已收获完毕,我们就到收过的马铃薯地里仔细用脚踢找丢下的薯块。大部分同学都找了半书包,陆续回家了。一条农耕道路过一大块上百亩的胡萝卜地,有几名同学就顺手拔了几根胡萝卜。大家回到住地后,(那时我们住在地窨子里)生着几堆木火烤拾回来或者偷回来的食品,大家吃了个不亦乐乎,都饱餐了一顿,顺便开了一个文艺晚会。

第二天夜晚,我们基本按原路去找食品,有几名同学落在后边,他们又偷拔了人家的胡萝卜了。原来那里只有一名老人看守胡萝卜地,头一天我们人多,那位老者没敢跟我们理会,第二天人家就防上了,那几名同学刚拔了几个,就被十几名手拿木棒的青壮年汉子包围了,强行把那几名同学带到他们管理区(公社派出的管理机构),第二天非要让我们校长亲自去领犯错的学生。校长给人家道了歉,把几名同学领回来了。校长召集同学们开座谈会,批评了偷社员的庄稼是不对的,最后又说当今粮食紧张,大家都吃不饱也是现实,她说能理解同学们的现实状况,她告诫大家,捡拾些人家收不完的食品是可以的,但千万不能再去偷,偷不像是读书人所为。我们校长姓崔,比我们大十几岁,她很严厉,但又非常关心同学们,在上学阶段,她夜间经常去查铺,很像一位老大姐。她的歌唱的很专业,,据说百万雄师下江南时,她是前线文工团成员。座谈会开完后,我们请她为大家唱支歌曲,她满足了大家,最后她笑着说,我要求小弟弟小妹妹们再也不要做让我为难的事了。

被人家扣押的事件,就如此结束了,以后,我们更加热爱我们的校长了。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