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相驴七日侃 >> >> 正文
相驴七日侃——在东北上学的那个年代(四)
作者: 张志明 | 来源: | 日期:2019年5月21日

1961年刚过“五一”,我们全校学生被派往农村“支援农业”。我们班就派到黑龙江省泰来县平洋公社(以东北抗日联军副司令员张平洋烈士而命名的公社)石家屯,全村大约100户人家。这里地处东北平原,石家屯村北有一条约10来宽的河流,东行两公里就是一望无际长满芦苇的沼泽地了。

那个年代,该地区社员还是统一吃食堂,同学们也就入了社员的伙,分住在农户家。农村也是吃不饱饭的,算是与社员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们所干的活儿比较简单,点播玉米、黄豆等春播作物,在点播这些籽种时,我们生吃黄豆、玉米粒,社员也同样吃籽种,因为太饿了。看到两头牛拉犁,扶犁的人扶不太稳,我说,我试试扶犁,社员围过来说,你一个学生能行吗?结果我扶犁耕了一个来回,社员们都很吃惊,认为我扶犁的水平不亚于那位驭手。

到农历6月,天气较热了,我与几位会游泳的同学到村北那条河去游泳,一个水道拐弯处,河面较宽阔,水也比较深,潜到水底,发现水底布满大蚌,直径大都有十几公分,我就抓上来两个,游泳的同学都效仿我抓起了河蚌,蚌肉就弄了一脸盆,回到住处,放些盐煮熟了吃。我们烹饪水平不到位,再加上没有其它佐料,味道不太好,只是填饱肚子。河里还有很多鱼,只是当地百姓没有吃水鲜的先例,从来没人捕鱼。我们将这一情况向校领导汇报了,学校领导很重视这一发现,就给送来一张捕鱼的大网,会游泳的同学泅水到河里张网,一个中午捕鱼有50斤,做熟了后,社员们先是不敢吃,他们看着我们吃的很香,也就跟着吃起来。村东几里处就是一望无际的沼泽地,当地称水淀子,水不太深,也就是几十公分,芦苇丛中时而有水鸭子织的窝,一窝里有十余枚或几枚水鸭蛋,一中午每人也捡回二三十个,从此我们伙食有了很大改善。

在学校时,我曾经协助学生会办过宣传栏,校方责成我在该村搞纸制宣传墙报,同学们写点小文章、短诗,画些报尾花等,由我编辑书写墙报。村大队部和食堂在一起,我就选在餐厅当编辑部。食堂一位女管理员初中毕业,与同学们年龄相仿,每逢编墙报时她都帮忙,因为我们太熟识了,每次打饭对我都比较关照。村里死了一匹马,弄到食堂里煮熟,那天中午打饭,她给捞了一大块马肉,并提示我说:“菜里有一大块马肉。”同学们听到后,背地取笑我,说她看上我了,我急忙否认,我与她并没有说过此类话,只是彼此印象好罢了。再者说,当时有规定,中等学校在校生是不允许谈恋爱的,我们的学生会主席与一位文艺委员谈恋爱就被校方处分了。

19618月,支援农业工作告一段落,回到学校,19619月,,上边有指示压缩一些与粮食有关系的中等学校,我们学校位列其中。当年9月末,怀揣着一纸支援农业的光荣证,就永远离开了学校,就永远留在支援农业的第一线了。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