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相驴七日侃 >> >> 正文
相驴七日侃——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女友(一)
作者: 张志明 | 来源: | 日期:2019年5月30日

                  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女友(一)

我非常感激她,几十年了,她找不到我的信息,为了一种思念,她几十年如一日地看河北电视台保定地区的天气预报,她只能通过保定二字在“第六感官”中,感觉到我的存在,似乎得到某种满足和安慰,或者是一缕莫名的情怀。

也许是最初的感情是终生的记忆甚或是牵挂,即便影子已经模糊了,也仍然隐约存在,永远挥之不去,这兴许是第一次的情感是纯洁的,没有一丝杂质,搅拌在其中,因此说,它才是最珍贵的。

我那时是22岁(1962年),她小我3岁,正是感情丰富的年华。她上班的路线经过我住宿的门口,只要我在那个城市,上下班我都迎送她。有一次,我由老家去她居住的那个城市,路过永定门火车站,在书报亭买了一套新发行的《红岩》和一本画报,到那个城市后,我就给她打电话,她就到我的住处来了。一会儿工夫,她就把画报拆开包了《红岩》的书皮。她临走嘱咐我,晚上一定要看看书。晚上当我把《红岩》打开,从书里掉下一叠信件和很精美的卡片。卡片上是一些现代诗,其中一首写道:“把你比作白杨,白杨比你失去美丽,啊声名贵重的少郎,怎么了解我这姑娘,像布谷鸟把你的春阳赞美,像彩蝶把你的芳华追随……”信当然是让人心花怒放的鲜美的语言了。从此后我们就确定了恋爱关系。她每天下班后都去找我,热恋的程度可见一斑。半年后,快到年底了,进一步确定了婚姻关系,准备春节后元宵节期间结婚。

因为家里太穷,婚期一拖再拖,进入了农历二月我去了,并没带结婚用的东西,她母亲怪我办事没准(实际上,因家庭状况决定了我操办婚事的信誉度),决定推迟二年婚期,批评我,挖苦我可谓六门到底。那时因年轻气盛就和老太太顶撞起来,结果把事情闹翻了。第二天,又到了上班时间,我又去门前迎她,等了很长时间她没有路过,这天她并没上班来。有一位朋友知道发生的情况后,就劝我去找她道歉,我表面上还维持“大丈夫”的脸面,内心想去,又装作不想去,朋友说跟着我去,因此就半推半就的去了。到了她家叫开门,她还正哭着,看来事情真的很严重了。我那位朋友和她说了回子话,她给他沏了一杯水(并没有给我倒水)。朋友借故走了,还给倒扣上门,他们说话时,我从窗台拿了一本书有意无意闲翻。朋友走了后,我就主动给她说话,我说,“给我倒杯水行吗?”她没理我,我又假装生气了,于是站起来说:“我到你家来,就是给你道歉来了,你不理我,我走!”她一把拉住了我,爬在我肩上大哭起来,说她妈要终止我们的关系,她无力反抗,并且说不想终止关系,可又想不出好办法。第二天她没去找我,我也没再来找她。隔了一天我就乘火车回老家来。凭我的家庭状况是无力结婚的,只能在痛苦中消磨着青春。从此后,我们也没再通信,彼此的消息就无从知道了。将近50年后,我们再见面时,她告诉我,每天都要看河北电视台播放的保定天气预报,以寄托对我的思念。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