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相驴七日侃 >> >> 正文
相驴七日侃——一次尴尬的求婚路
作者: 张志明 | 来源: | 日期:2019年6月25日

1962年初夏,那时我们退学已有半年多的时间了。容城县有一位女同学在县城附近居住,她比我早半年离开的学校,1960年去哈尔滨实习,我吃亏了10天的粮票,那个年代没有粮票只有挨饿的份,是她每天给我半斤粮票度过的难关。她长得相貌好,将近17的个子,学习成绩也不错,因为我们是老乡的关系,有时偷偷地去看看电影,相处得非常好,只是学校明令禁止学生谈恋爱,我们只是友好相处罢了。退学后也经常通信,谈的很是亲密,但是还未公开谈婚论嫁。

我连续接到两封她邀我去他家的信件,说得都很诚恳,说有要事相商。我想借此机会确定与她的婚姻关系。那天,借了一辆自行车,穿了一身比较不错的衣服。我骑自行车刚出村,裤子让车链子研住了,扯了有一尺长的大口子,我心里隐隐感觉这是不祥之兆。回家换了一条比较旧的裤子,又骑车上路。走到容城界,顺着一条河堤走,不慎骑到河里,上衣不仅被撕破,带的二斤糕点也掉河里去了,我只得拖着狼狈相到女同学家。我把经过告诉了女同学,她安慰了我一番。恰巧她家今天来客,来的还是家里给她介绍的对象,是个当兵的,这件事事前一点没有给我透露,邀我今天来,并非有意安排,只是不巧不成故事罢了。我非常难堪,恨不得找个地缝扎下去,我想借故离开,同学说什么也不肯,礼貌地让我替她把把关。吃饭时我算是陪客者,一顿饭我说了几句话也记不住了,那种场合,肯定是少盐没醋的淡话。我的角色肯定像古装戏中的“三花脸”(俗称小丑),难受极了,幸好还有我那同学打圆场。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我灰溜溜的心理状态。

吃过饭,我是一分钟也不想坐了,那种尴尬的场面怎能容下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呢?不用交谈什么,其结果已经出来了。同学送出我很远,她说一些话我似乎都没有听进去,我回答的话今天也记不清了,大概也是敷衍,或者所问非所答,总之是失魂落魄的。如何形容这种失落,找不到合适的词句,就如同满怀信心行进时,让厚厚的墙壁碰得头破血流。同学安慰我的话说得也不少,实际一句也听不进去,赶快离开是最好的办法。

在回来的路上,慢慢平静下来后,产生了一种狐狸心态:吃不上葡萄,葡萄是酸的一样,我只有把我的同学和过去判若两人,自己安慰自己说,她配不上一位文人,让拿枪杆子的把她娶走吧,况且她长得并不漂亮,不是我当年我心目中的西施……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