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相驴七日侃 >> >> 正文
相驴七日侃——我的一位直接领导——生产小队长
作者: 张志明 | 来源: | 日期:2019年7月9日

     这位直接领导和我同龄,他有两个哥一个姐姐,在他家里属最小。虽然家庭条件不是很好,但自幼没干过什么农活,他也上过几年学,,可他学的那几箩筐都就玉米粥喝了,只剩下会念不会写的名字。

1961年我从学校回家务农后,初见时他就是村里保卫人员,以抓偷生产队庄稼的小偷为本职工作,他为人还算正派,和他在一个生产队,但没见过他在地里干几天农活,唯有两次和他一起拔麦子,他是最后一名,我则是第一名。他们保卫组大约有10来个人,分住在两间房里,他有一个梦游的毛病,半夜里起床下地,穿鞋时,鞋子爬出一只大蝎子,这一下可把他蛰“草鸡”了,抱着腿喊妈,他的同事都被他惊醒了。他们弟兄大概都有梦游的承袭,他的大哥给生产队使牲口,某一天夜间,他套上牲口,装上驴驮子,并装上粪把牲口赶到地里去了,到了地里他并没有管牲口,竟然自己回家睡觉去了。第二天他才发现圈里的牲口没了,他才去找,发现牲口还在那里立着,牲口算是被惩罚了一夜。我那位直接领导当保卫时发生了一件趣事。村里有一个很有名的小偷,某年秋季的一天,他偷掰了生产队几穗玉米,还偷挖了几块红薯,他又拾了一些人粪放在上边,又拔了两把草盖在上边,那个小偷是有名的十次就有十次偷的习惯。那位保卫肯定知道他筐里又偷了东西,喊住他后,伸双手一抓,大家可以了解抓到了什么了。他喊来两名保卫人员把小偷押送到大队部,让他在高音喇叭上谈事情真相,这件事被当成“乐子”谈了有大半年。

大约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这位不懂二十四节气,不懂耕楼的,就是锄耪也是半拉子活儿的人被任命为生产队长,成了我顶头上司,一干就是5年,要问业绩如何,那就叫仰着脑袋甩浓袋(鼻涕)甩到哪里算哪里了。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