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相驴七日侃 >> >> 正文
相驴七日侃——《山东纪行五首》答诗友
作者: 张志明 | 来源: | 日期:2019年7月19日

《燕赵诗词》是河北省诗词协会主办的专发古典诗词的双月刊,每期发12名诗词作者两页诗词,称“燕赵百家”。2017年第5期上选发了我21首作品,诗友在微信上转发后,收到了一些诗友的电话要求,就那些诗谈些创作体会。为满足大家盛情,将分几期谈一些创作经历。作者和读者能否产生共鸣,那就要看各自的所处的位置,心里反映以及一些不同情况而产生各自的不同想法,有争议是正常的,还有,因为我的发音不规范,难免出现有悖格律的字词,欢迎指正。

《山东纪行五首》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和同事去山东考察,当时大约写有近20首,后来都散失了。整理时剩下了五首,就此,谈谈创作体会。

《访蒲松龄故居》“布屐椒杖印苍苔,滚滚红尘扑面来。不辨纷纭前后事,听竹斋外问聊斋。”蒲松龄故居好像是山东淄博蒲家庄,该村存有过去大村镇防匪盗的城堡式的围墙,该村百姓敬崇狐仙,很多地方都有狐仙的造型。蒲宅正堂中央有蒲松龄坐像,屋内陈设着各种版本的《聊斋志异》或《聊斋》,墙壁上挂着名人题写的字画,最有名的当属郭沫若的“写人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郭老这副联是对《聊斋志异》的高度概括。我的这首诗完全是用“大白话”写出来的。布屐泛指鞋,椒杖泛指拐杖,为了诗的需要可以借指。“滚滚红尘”指我们所处、所见的难的以名状琐事。第三句一转为第四句做了铺陈,面对所有看似简单可又非常复杂的琐事我辨别不清了,因此要走出自己的“听竹斋”(自己的书房)去向“聊斋”拜访蒲夫子吧,老先生毕竟比咱们懂得多很多。

我写诗的特点向来都是以比较通俗的白话入诗,我觉得没必要寻章摘句,最主要的是我也不懂那么多的典故和难懂的字词,自己的学识自己知道,弄不好弄出“黔之驴”的窘态来,被老虎看破就不好了。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