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杂文 >> >> 正文
秋日黄龙寺
作者: 郝磊晶 | 来源: | 日期:2019年12月10日

  好久没出去玩了,真的快成宅女一枚了,对于喜欢秋天的我,在秋日还是心有悸动的,所以在接到学会采风的通知后,我决定出去,和我最爱的秋天来一场“深情的约会”,把自己投入秋的怀抱,感受一下久违的秋的气息。

此行目的地——黄龙寺。

两辆中巴,四十人的团队,一路浩荡。在车上,同来的小妹妹静儿活泼地像个小百灵鸟,说个不停,可不像她的名字那么静。我在她身后静静地听她和同车的人讲话,偶尔说上两句,大多的时间我在听大家说话,或者看窗外的风景。秋天在我心里总是那么美丽迷人,色彩丰富而内涵深刻,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季节,至于平常人所拥有的悲秋情怀我没有一点儿感觉。对于喜欢和自然相对视的眼睛来说,沿途皆风景!远处的青山依然伟岸,匆匆而过的草木依然含情默默。因为到了秋季,曾经葱绿的叶子换了秋装,或黄或红,嫩黄、深黄、浅红、深红,或黄绿相间,色彩斑斓的让你目不暇接,还未到景区已经看到了秋的初颜。在路上一直在想着黄龙寺会有怎样的美景在等着我们。

车子载着欢声笑语的人们进入了山里,这里属于刘家台乡的一个小山村。到山里,两旁的景色让人赏心悦目,到了秋天,人们喜欢的是看秋天的大山和山旁或山上的红叶,红叶为秋天增添了迷人的色彩。那似乎是秋天最饱满最热烈的颜色,嫣红似血,牵动人的心跳和脉搏。沿途的柿树上,有的还挂着几片叶子,有的完全没有了一片树叶,远远望去,只看到挂在枝头红红的柿子,像一个个红红的小灯笼,有的文友说像星星。山区很静,偶尔会驶过一辆汽车,但是进山的山路不够宽,我们的车子几乎就将路占满了,看到这个样子,我很有点儿担心,会车了可往哪里躲?真的碰上了一辆大车,好在司机师傅开车技术都还不错,没有堵住在路上。当车子经过一个小桥时,哇!眼前出现了迷人的景色,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把河两岸树木的倒影完美无缺的显现在我们眼前,河水清的像一面镜子,水和树像心心相印的恋人,结合的那么密不可分。树在水的心里,因为没有风,水面上没有一丝波澜,显得那么宁静美好,如诗如画。此等景色真的是让人陶醉,可惜我们不是画家,画不出那迷人的风景,因为在车上,就连照片也拍的很仓促。行进的路途上,还看见一道高高的红墙,同行的人说是座大庙,只是没能下车去参观一下,车子很快就将我们带到了村子里。

下了车,我们看到好几个在这里写生的学生,这里的确值得挥笔着色。小山村很静,在我们下车的地方,就能看到不远的山峦叠嶂,最显眼的是两个小山尖上遥遥相对的两棵古柏,苍翠参天,枝叶繁茂,顶端如伞如盖。因为同行的领路在联系着村里的凤仙大姐,我们就下车等待。同行的人有的拍照,有的看风景,还有的已经急不可耐的想上山。等消息的空隙,我去看画画的学生,两个女孩子支起画架,正在安心作画,我不敢打扰人家,就在人家身后悄悄观望,很简单的线条,却显得那么生动别致而有趣,我旁边还有位文友带来的一个小姑娘,我低声问她:“她画的哪里?”小姑娘也小声地用手指着前方,告诉我她画的位置,孩子的眼睛看得很准,我都没看的那么清楚。一会儿小姑娘的妈妈走来,大声在旁边说着话,小姑娘忙将手放在嘴唇上,示意她妈妈安静,真是个懂事的乖孩子!看了一会儿,领路的已经联系好凤仙大姐,大家商量了先上山,再去大姐家吃饭。

沿着有清泉流淌的小路,我们准备上山。很快到了上山的路,看不远处的群山连绵起伏,而最吸引人的是,半山腰的黄叶仍娇羞、红叶正风流!秋天如果只有红叶,色彩可能就会单调点儿,最好看的就是这个时候,绿叶尚未完全褪色,黄叶仍旧灿烂,衬托的红叶更浓,更是嫣红如醉!若是赶上晴天,在阳光照耀下的红、黄、绿相间的色彩一定会占满你的眼球,照亮你的眼。一叶知秋,一片叶子就是秋的一丝脉络,有时我们反倒更喜欢欣赏一片叶子,更能仔细的去发现它的美。而半山腰的无数棵红的树、黄的树、绿树,很多棵我们不知道的树,远远观望,一团团的被大山拥在怀里,为大山增添了更加迷人的色彩,似乎为大山披上了五彩的外衣。上山的人们,有的看风景,有的赶紧拍照,摆着造型,寻找最美的景致,也希望拍出最美的自己。累了就边走边看风景,有位老兄干脆就把衣服铺在山路上,直接躺下了。真挺潇洒的!哈哈!在半山腰看风景,在蓝天下、在明媚的阳光下看风景,能看的更让人陶醉。能看到小山村就在大山的怀抱里,这个地方叫做“八亩台”,据说是刚好占地八亩,很少的人家,一眼能看清那些房屋院落,宁静的一个小山村。这个小山不算高,对我这个体力欠佳的人来说刚刚好,我在爬山的人群中间,不算太快也不算很慢地到了山顶。已经有先上山的朋友在这棵苍天巨柏前围观了,好大好粗的一棵古柏树!三、四个人拉手才能合围起来,柏树上红色绸布加身,树下有村民摆放的水果和糕点,看来还有村民来这里上香祭拜祈祷吧!如此粗壮的一棵巨柏,想来一定是有些来历的,只是我们还未能详尽了解。树前树后均有石碑,前面刻着投资修建这里的人名单,后面的石碑上刻着:登上柏树坨,坨下一小河。河边数十户,雄鸡唱午歌。户户炊烟起,菜香到柏坨。深居三百年,龙凤一千多。是位叫“刘鹏凌”的人所写。看来这里是个有故事的地方。同来的文友们在柏树前拍了合影留念,那群无比活跃的大女人、小女子们干脆坐在树前唱了起来,一首首歌曲响彻在古树身边,高低不同的曲调在山间回响,不同的丰富表情和姿势,我却像个看客,在一旁微笑着用眼看,用耳听,就行了。让我更感兴趣的是随我们上山的两个小姑娘,一个十来岁,一个五岁,小女孩是大女孩的外甥女,跟着小姨出来玩,两个孩子有着山里人的质朴,话不多,但是问什么也会详尽地讲给你听,后来知道她们两个是特意被大姐嘱咐来给我们带路的。她们两个就乖巧地在一旁看着我们。

眼看着时间不早了,我们该下山了。但是对于来时的路,我们真不想原路返回了,山虽不高,但是路也有些滑,大点儿的女孩子告诉了我们另外一条下山的路,并带我们往山下走。路还是有些滑,我前面的女伴不小心滑倒了两次,吓的我赶紧拉着两旁的小树枝慢慢前行。好在很快就下了山。山下的小路绵延地伸向远方,我们不知道到大姐家还有多远,三三两两的人们边走边看风景边拍照。每走一小段儿路,就能看见溪水潺潺,顺流而下。水很清,同行的大哥清水洗手,未觉秋日的清水寒凉。山旁草木葳蕤,山谷间幽静如许,偶尔可见一个小房子,不知道是谁人之所。越往里走越是感觉很遥远的样子,总算是看到了房子多了起来,就在山间,我们看到了凤仙大姐的身影,她微笑着站在上面跟我们打招呼,我们顺她的指引到了她家。她家的房子就在半山腰,在她家门前,“云泉居”三个大字映入眼帘,也是很贴切的名字了。房子不是很大,小小的院落干净整洁,大姐早已经给我们准备好了茶水、瓜子和苹果。院里的厨房里,有两个老乡来帮忙做饭,要准备我们四十人的饭菜一定很辛苦,大姐前一天晚上就回家开始准备了。农家的饭菜自然有别样的味道,大锅的熬菜,白菜、豆腐和猪肉,小米粥、炒萝卜条,清蔬滋味长,白菜软烂、豆腐细嫩,小米粥粘稠清香,而大姐的浓浓情谊就在一粥一饭中了,我们从心底感谢大姐,我们带给她的是麻烦,她带给我们的却是浓情深意,我们当铭记在心。为了不给她增添太多的打扰,我们吃了饭没做过多的停留,就匆匆和她告别了。

下山途中,有风吹过树梢,似潺潺水声。看见老乡赶着一群山羊,头上的角让我害怕,羊厉害,我赶快给羊让路,乖乖躲到一边儿,可有两只小羊还是朝我走来,吓得我再躲。嘿嘿,小羊羊别吓我!没看到我在躲你吗?千万别对我好奇,你们过去了我再走。继续前行,山下可见几处小亭子,可见到学生们的画作已经完成,在路边摆放着,无人看守任凭游人观看,画的很美很有秋天的韵味,我拍下了照片留下纪念,这是秋的影子,里面是秋的记忆。他们可能去吃饭或休息了,留下自己的画作独自晒着太阳,在风中等候主人的归来。远处的亭子里可以看见他们在吃着东西,在谈论着什么。看来这个幽静的小山村,他们是常常来到的记录者,而我们只是个匆匆的过客。这里适合在你闲暇或烦闷的时候,约上两三知己,带上吊床或帐篷,或者不带什么,只要带着欣赏自然美景和寻求安宁的心,来这里晒晒太阳或者听听大自然的风声和流水声,看看树和花,看看山间的孩子,你就能得到一份安详和宁静。我们停留的时间很短,但是黄龙寺的清幽和诗情画意却永远地留在了记忆深处,那将是我们在凡尘俗世的一处净地,无论离去归来,都将永远宁静而又无比清晰!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