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相驴七日侃 >> >> 正文
相驴七日侃——书号的变迁
作者: 张志明 | 来源: | 日期:2019年12月30日

“书号”,主管部门给予正式出版物的编号,也就是正式出版物的“户口”,或者称书的“身份证”。新中国成立初期,出版社主动邀请有名望的人出书,那时候是国家包销,作者本人就坐等收取邮局给送达的稿费的通知单就行了,一般的百姓即使是写的书籍达到出版社要求了,又有谁给你送来“书号”呢?所以说,能够将作品变成出版物的就是那么几位名流。

上世纪改革开放以后,“书号”开放了,作者自己得掏腰包花钱去买。当然出版社不会说公开卖书号,那需要改一下名称,或称审稿费,或称管理费。无论叫什么名字,你只要肯掏钱去买,就可以出书了,什么《日子》、《月子》、《侍候月子》等等都可以出版,有没有读者,没人去管,出的书只要合法就行了。那一段出书有一个小方便,就是钱少者可以几个人用一个书号,称为“丛书”,这样一来,钱少者也有望出书了。这个办法也施行了大几年,我就用此法出过两本书。大约在2015年以后,据说有关单位为了便于管理,取消了丛书,实行一书一号,小出版社也得两万元一个书号,大出版社超过5万元,作为老板们,几万元不算什么,无论什么《日子》、《月子》、《侍候月子》可以照出不误。如我者就惨了,我的钱都非常忙,几乎月月光,再喜欢出书,出书得给填肚子让位,总不能学未得意时的两江总督肖耀南答复他妻子过年没饺子吃时的一番话:“如何不发愁,发愁又如何,且在黄连树下弹琴,苦中作乐。”人家肖耀南是未来的封疆大吏,人家得具备那点肚量,我者“白顶人”一个,只能是考虑眼前利益。实在想出书,就找个印刷厂不用书号印个一两千本,过过出书的瘾算了。我能够挤出点出书钱,这样也很不错了,说明温饱问题解决了,否则不会拿饿肚子开玩笑。出版主管部门,你们能否再放宽一点,书号费便宜些,或者还允许出版丛书,让钱少者过把出书瘾?说起来有个公开书号,这样对出版业和图书业不存在什么危害吧?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