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相驴七日侃 >> >> 正文
相驴七日侃——什么人都有
作者: 张志明 | 来源: | 日期:2020年1月13日

 

今天要说的是我认识的一个人发生的一个小故事,就事说事,并不涉及对此人的评价,权当“聊斋”,我这么说,你那么听,也许你听后会“啊!?”也许会“咦!?”也许会“嘻!?”

这个人的年龄比我大几岁,已故去20多年了,他曾经的住处离我曾经的住处也不远,相处的关系也可以。

某一个初冬的深夜,突然有人敲我的窗户,(我家那时没院墙)我从梦中惊醒,来人说:“快起来到我家去吧,我爸‘着邪’了!”我一听这事就有点发,穿好衣服硬着头皮去他家了,进他里屋一撩门帘,那个“着邪”的人冲我将拳头猛一伸,嘴里同时“啊”的一声,还真的吓了我一大跳。想起来当时的情景弄的我几次笑出声来。先于我有一位他的邻居哥与一位大夫在那里了。原来他的妻子与他闹别扭回了娘家。我们几个人就看着那个“着邪”者的表演,半爬在炕上,上身驮着一个叠着的被子,做“王八旋窝”,旋几圈后,就自言自语地说已故某青年的话:“她们娘俩(已故青年妻女)过的很艰难,你们谁也不去照顾一下……”我们几个人顺着他的话插几句,有问也有答。他又开始在炕上“旋窝”,旋几圈后,他还东几句西几句胡扯。这时他远房叔婶也过去了,和他搭讪了几句。他的邻居对那位大夫说炒两个鸡蛋喝酒吧,让那个“着邪”者的儿子到小卖部买了点花生米,这几位在地上放了一个饭桌,就喝上了,也不再理炕上“旋窝”的人,他说什么也不再理他了。大约喝了有半个小时,旋窝者酒瘾上来了:“我喝点行吗?”写到这里想起当时的场面我又笑了。喝酒的他邻居哥说:“你装蒜装够了吗?没装够还继续装吧。”那人将驮着的被子放到一边,坐在桌边端起了酒杯。这个现场绝对可笑,我怎么学说也不会达到当时现场效果十分之一,中央电视台的《不信你不笑》栏目肯定比此逊色。那位大夫挖苦他说:“真是嗑瓜子嗑出个王八来——什么仁(人)都有,你算个什么人吧?”他自己说:“如果唱老戏(传统戏)我就是那个画豆腐脸(小丑)的。”接着他又讲了自己“导演”的让两人打架的故事。离他家不远东边和南边分别住着甲乙两人,当然,这两人都很实性,不傻也不太灵透。他对甲说:“乙骂你不是东西,你是东西吗?”甲说:“我怎么不是东西,我非找他算账不可!”他又对乙说:“甲看着你不顺眼,非打你一顿,你敢和他打吗?”乙说:“我敢和他打。”于是一场无名的仗就这样交锋了,最后两人都闹了个鼻青脸肿。那个挑唆者在一旁笑着劝架,打架双方还都念其挑唆者的好。茫茫人海,真个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哇。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