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杂文 >> >> 正文
讲讲我最爱的一本书《四世同堂》
作者: 新月 | 来源: | 日期:2020年4月29日

    生性素简,性情恬静,却喜文字,酷爱读书。在读过的许多书籍中,《四世同堂》深深的震撼了我。老舍先生用最平时无华的平民语言和淳朴平易的平民情怀,在最真实的老北京生活里,描写出了抗战这部宏大的北平画卷、中国画卷、民族画卷。

《四世同堂》用平淡的笔墨掀开了老北平生活的一角。在文章的一开始,祁老爷子坐在他小羊圈胡同的家里,一只槐树虫儿,从大槐树上吊下来,一切都那么平和、安详,他就像这株大树,而他的子孙就是这株大树上的枝枝杈杈。风风雨雨几十载,四世同堂的大家庭使他心满意足。还有“与所有人都维持着相当距离”的先生,当国难临头时,把自己和北平的关系比喻为花和树的关系:“一朵花,长在树上,才有它的美丽,拿到手里就完了”,“假若北平是树,我便是花,尽管是一朵闲花。北平若不幸丢失了,我想我就不必再活下去了”。就是这样一句句闪着光、接着地气的文字,像巨大的磁石,吸引我一口气读下去。仿佛这本书就是散发着泥土气味的土地,里面有我相亲相爱的父老乡亲。

    书中的人物有的和蔼可亲如我们的父辈,他们辛苦一生,只求安稳团圆。有的是中年的自己,祁瑞宣、钱黙吟,他们或肩负家国责任,稳重踏实,或吟诗作画、与世无争。还有年轻朝气的瑞全、仲石,敢于拼搏、敢于奋斗、敢于反抗。

   这本书是一部浩瀚的平民纪实史,它的底色是脚踏泥土、处于偏僻胡同里的老实人,多数人逆来顺受、安于温饱,人丁兴旺、四世同堂是他们最大的期望,好像战争等重大事件都与他们无关。当战争来临,他们或悲叹、或觉醒、或抗争、或苟且、或贪生、或屈服。当日本人被赶走了,北平暂时恢复了平静。祁老爷子又对重孙子说:战争没什么要紧,最重要的是活到与自己同样的年纪。这部书就是脚下的土地,上面既开有鲜亮的花,长着坚挺的枝,也有些腐败的叶哥散发着臭味的粪土,更多的是无名的草,自生自灭着……

    一场国难,是中华民族灵魂深处的不屈、坚韧、深沉的爱国情怀的觉醒,他们用不同的方式做着力所能及或力所不能及的事。瑞宣自己一手撑起四世同堂的家,一手把弟弟送到前线,暗中传播抗日新思想。平日大门不出的钱黙吟不在沉默,他四处宣传抗日,即使坐牢、被严刑拷打也不失节。仲石与一车日本兵同归于尽,还有李四爷、小文夫妇、尤桐芳等一群最底层的人们,就像一片片叶子、一棵棵小草,用微弱的身躯紧紧护卫着家、护卫着国。正是有了他们每个人的努力,才有了祖国抗战的希望。

     读《四世同堂》,在平时的文字中,却时时响起骆玉笙老人沧桑而厚重的嗓音:千里刀光影,仇恨燃九城。月圆之夜人不归,花香之地无和平。一腔无声血,万缕慈母情。为雪国耻身先去,重整河山待后胜!每每读起便让我泪流满面,正如鲁迅所言,这是在把美好的事物毁灭给人看。多少人为雪国耻、为挽回花好月圆的和平而抛头颅洒热血!破碎的山河又多么渴望着后生们奋起。一腔腔无声的血,将铭记刀光之下的京城和人民。

    老舍不愧为人民的艺术家,是现代中国文坛上杰出的风俗、世态(尤其是北京的风土人情)画家。他把历史和现实连接起来,用通俗、平白的文字来反应时代和生活,这整是老舍作为语言大师的境界,可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然而另一方面,老舍又使用语脱去自然形态的粗糙与随意,炼成金子,使现代的北京口语显出朴素精致如同一具精雕细刻的瓷器。


编辑:新月如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