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会员风采 >> >> 正文
读张先生《说说我的七十年》——随感系列1
作者: | 来源: | 日期:2014年5月7日

读张先生《说说我的七十年》——随感系列1

我不知道读张先生的《说说我的七十年》有多少遍了,每次读,都有新的震撼。

我想先声明一下,自己经历有限,所言之辞只托本心,不兼顾其他。

《七十年》的人生经历,大致分为三个阶段:成长历程,创业历程,诗作历程,中间以40岁为分水岭。我最喜欢多读的是成长历程这个阶段,这里有太多事是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开始读到的时候惊奇有余,顿悟不足。张先生的身世,母亲的磨难,其中还穿插着大量的文革事件,一桩桩事都是亲历。忍辱、求生、自强这些信念讲来容易,反映文革的影视剧我看得不少,但这里的蜿蜒曲折绝不是剧本,是活生生的真实。当看到那么多不公降临到他和母亲头上,我的内心跟着阵痛,那不仅仅是苦,是在生死之间徘徊。多少人没有迈过那一步,多少人不堪回首,而张先生敢于回望,望那些给他苦难的人,望那一个个沾着泪水和泣血的脚印。

我不妄加揣测张先生每一步路,他是爬过来的,穿越鬼门关回来的。他从小就被排斥、打击,遭受种种非人待遇,放在任何人身上,埋下仇恨的种子是自然而然的,但他选择了原谅。“我不恨你,但我也救不了你”,我看到了深深的隐忍,面对磨难的忍受和以德报怨的淳朴。

我的父辈也给我讲过那段历史:为了吃的地里做过贼;为了烧的车站偷过煤。无论谁讲起,都或多或少给自己拢上一个个开脱,饿嘛,穷嘛,没办法。从张先生的身世中,我也看到他拿一块白布去换吃的,也借过钱,但多年之后,他敢讲出来,真真切切地找人还钱,表面是不欠旧账,实际上是不欠良心账,这就是他的率真和耿直。

无论谁都有过激的往事,张先生吼了一个女精神病人,内心就留下了深深地不安。反思我自己,有多少荒诞不经?又有多少改过自新?敢深剖自己的灵魂,敢直言自己的不足,在这个浮华且浮夸的时代,令后辈子孙汗颜不已。

因诗获罪,因诗青云,一身傲骨,铮铮作响。是阴暗的,不敢周旋于斯;是迂腐的,不能困足于前;是贪墨的,不禁慨然一叹。我做不了张先生这样的人,但我能站在他身边,也已经十分欣慰。


编辑:晴岚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