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会员风采 >> >> 正文
人物相融 情益委婉——读张志明赠友诗
作者: 雷海基 | 来源: | 日期:2014年6月21日

张志明先生《听竹斋诗》,像漫步在田间地垅,闻麦香风清;游弋于山野河畔,看花色水光。享受那恬淡清远的气氛,纯真悠长的情感。而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些题赠友人的诗。

题赠友人的诗,除以上特点之外,更由于大多采用比兴手法,其事更曲,其情更悠。而且运用的方法多样,虽连读数首,却不觉其繁。

如《题笋兼赠女》“昨夕刚破土,今早已齐腰。待等明天试,定能比我高”。诗以笋喻人,名写竹笋,实咏爱女。爱女如春笋,转眼间长得快赶上我了。上联洋溢着父亲的欣喜。下联寄托了父亲对女儿的殷切期望:“定能比我高。”何止身材比我高,哪方面都将比我高。以竹笋喻女儿,蕴意贴切而形象生动。女儿与竹笋融为一体了,形象是竹笋的,灵魂是人物的,而寄寓的情感是作者自己的。同样手法的还有另一首《题菊赠友人》“海角到天涯,霜侵百类杀。思寻君子气,月下看黄花。”用黄花比兴友人。

又如《寄女儿秀菊》“一冬风雨院竹黄,残月微微透夜凉。雨曳春光春曳雨,婷婷新笋破残霜。”与上一首一样,也是借写竹而咏女儿的。不同的是,上首题竹,兼赠女儿,话说得明白点。这首名为寄女儿,实则写竹,更曲折委婉。其抒发的情感则大相径庭,上首表达的是欣喜,这首表达的是忧虑:竹笋(女儿)要经风吹雨打霜冻。但希望是相同的:新笋破残霜。

以上是用一种景物隐喻的,下面是以多种景物比兴的。如《赠故人》“黄花淹曲径,白草隐坚石。一夜西风紧,深霜秋叶知。”首联写了黄花、白石两种景物,用这两种景物比喻友人的高尚人品,黄花淹没在曲径中不失其香,石头隐藏于荒草里,不失其坚。尾联抒发作者情感:那寒风深霜的滋味,秋叶是知道的作者有同样的人生经历,自然理解友人的品格。

同样,《赠潇月女士》“爪鸿逆旅觅同音,当任风雷拨乱云。山花有待重开日,一展英姿又是春。”也是用鸿雁、山花两种景物隐喻潇月女士。

前面的都是通过自然景物来比兴,而《思女儿》这首却是臆造景物:“一半春光一半秋,时而喜悦时而愁。细风细雨敲窗户,是诉是歌来草楼?”春与秋相隔甚远,如何各一半地组合一起。风与雨,怎么能上草楼来说话唱歌。诗通过主观想像,将春与秋,风与雨组合成一幅画面,表达对女儿的喜爱与牵挂之情、

“诗贵含蓄”。先生用比兴手法写的赠友诗,将人与物融化为一体,读者看到的是生鲜灵动的物象,品到的是人情世故,感动的是作者的真情实意。其含蓄,表现在诗的委婉。如《寄女儿秀菊》,如果不看题目,分明是一首纯粹的咏竹诗。《赠故人》完全是一首写秋景的诗,只有题目告诉读者,是写某位友人的。读这些诗,需反复玩味,多方揣摩,才得真意。 

 

雷海基

 

          2014.06.13于北京酒仙桥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