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杂文 >> >> 正文
美哉,荷花淀
作者: 青荷 | 来源: | 日期:2014年7月29日

午后的荷塘,安静得如同托腮小憩的睡美人。

岸边,一位叫孙犁的书生正奋笔疾书,墨之所至,“水生嫂”已从纸上呼之欲出。忽然,几滴大大的水珠溅透了纸背。先生吃了一惊,猛抬头,不禁哑然失笑:原来是淘气的张嘎子,领着胖墩和几个小伙伴来凫水摸鱼了……

嗨,这一幕,是不是很生动很熟悉?想看就跟我走吧,我们去白洋淀,去避暑,去看荷花,去感受北国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倘若把北方大地比作一位粗犷的汉子,那么,白洋淀就是他怀中娇滴滴、水汪汪的小女儿。位于河北省安新县境内的白洋淀景区,素有“华北明珠”“北地西湖”之称。每到盛夏,白洋淀荷叶青青,荷香诱人。荷花,正是白洋淀的“魂”!而孙犁先生的小说《荷花淀》,不仅开创了现代文学的“荷花淀派”,也让白洋淀声名鹊起,活色生香。因此,“荷花淀”,也几乎成了白洋淀的代名词。

七月,正是白洋淀最美的时节。我们坐上原始的木船,向荷花淀深处进发。

骄躁的阳光一接触水面,立时裂成大大小小的碎片,随着碧波柔柔地荡漾,七月的暑热被柔柔地分解,心儿也随着小船的起伏柔柔地荡起了秋千。清凉的风,送来芦苇气息与荷的清香——一种水乡特有的味道。别说话,闭上眼,深呼吸,五脏六腑,霎时被滋润得无比舒畅。睁开眼,顿觉神清气爽,好不惬意!

沙鸥、燕子在游船四周翻飞,偶尔掠过水面,和游人打个招呼,又倏地飞走了。河道两边,成片的芦苇,像天然的绿色屏障,又像守护荷花淀的卫士。

小船慢悠悠地前行,荷花影影绰绰地出现了。

荷花淀里,早已游人如织。

站在岸边的柳荫下,放眼望去,万亩荷塘,凝碧如毯;星星点点的荷花,婉婉约约,娇羞欲语。我想,定是王母娘娘将天上瑶池搬到了人间。难怪明朝的鹿善继游白洋淀后,感叹“白洋五日看回花,馥馥莲芳入梦来”。清雅的荷香,在微微润湿的空气中酝酿,吸一口,微醺微醉。

沿着木质的浮桥,我漫步湖中。满池荷花,洗尽铅华,粉嫩的脸颊淡泊成纯洁的写意,在唐诗宋词的意境中站立成高洁的姿态。荷花淀里,荷花名目繁多,而每一种,都呈现出不同的气度。花瓣硕大肥美的,雍容典雅,华贵丰满,淡定从容如大家闺秀;花瓣纤瘦秀美的,遗世独立,娴静优雅,精巧似小家碧玉。在花间流连,心情也有几分超然,恍若变成了衣袂飘飘的荷花仙子,沐着秦时清风汉时明月,于水之湄弹奏一曲千千阙歌,将染香的心事,尽付流年。

曾经见过一个网名——蓝莲花,那时心里暗笑:莲花怎么会有蓝色的?直到今天,我才发现自己的浅薄。这里,不仅有蓝色的莲花,还有嫩白、娇黄、绯红、浅紫,等等;而且,还有大如桌面的王莲。各色莲花,在微风中低眉浅笑,与游人合影留念。

远远地有梵音传来。抬眼望去,一座巨大的观音菩萨汉白玉塑像正慈眉善目地俯瞰着芸芸众生。荷花是圣洁的象征,是佛教的圣花。 “愿生命化作那朵莲花,功名利禄全抛下……”人生是一个修炼的过程,即使修不到佛家的境界,至少可以拥有一颗禅心,从容入世,心性如莲。

水面上不仅有浮桥,还有凌空飞驾的彩虹桥,蜿蜒曲折的石桥。亭台水榭,遍布桥上,颇有江南的韵致。闻香而来的蜜蜂蝴蝶,亲吻着花鄂。晶莹的露珠在叶面上滚动。美丽的黑天鹅,在荷叶下悠然地梳理着羽毛。鱼儿摇着尾巴,在荷叶间钻来钻去,似与游人捉着迷藏。

美哉,荷花淀!

对此美景,我不禁心旌摇荡:若能与心爱之人长居于此,闲时泛舟湖面,采莲捕鱼,春看苇荷尖尖,夏赏蒲绿荷红,秋品残荷听雨声,冬煮白雪烹新茗,不就是人生最大的幸事么?

不觉间日将偏西,船家早已催促,我们登上晚归的渔舟,与荷花依依惜别。当然,临走还不忘带上新采的莲蓬,为家人捎几个白洋淀的特产——咸鸭蛋。原来,我们都是俗人。

小木船吱吱悠悠,一路摇着我的梦。不知此后的日子,是否也会“馥馥莲芳入梦来”?抬起头,骄阳依然似火,然我心明媚如莲。 












 


编辑:青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