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杂文 >> >> 正文
当时年少春衫薄
作者: | 来源: | 日期:2014年8月7日

    当时年少春衫薄,这句话,勾起我许多的记忆。

那年大学已经毕业,我去大姨家玩,大姨送给我一块花布说:“你的衣服全都是素的,没见你穿过一件花衣服,拿这块布去做一件连衣裙吧。”大姨的话让我开始审视自己的衣着,的确,素素的、淡淡的,几乎没有一件“花枝招展的”。那块布最终没有成为我的连衣裙,之后也尝试着买鲜艳的衣服穿,可最终“天性”战胜了刻意的打扮。我想,着装与本人的性格有直接关系,也多少有些时代的烙印。

上世纪70年代,全世界几乎都是蓝、灰、军绿三种颜色。我还清楚的记得,过年的时候,做裁缝的妈妈和大姐,用给别人做衣服剩下的几块天蓝色的布给我拼凑了一件“很洋气”的衣服,袖子是一种颜色,身子是一种,有两个明兜,还压了深蓝色(或者是其他颜色)的边,穿在身上那叫一个美,因为身边的小伙伴们还都穿着妈妈们自己织布做的粗布衣。

还记得远在陕西的二姑惦记我们,给邮来一件浅粉色“成衣”,在那时有一件“成衣”可了不得。正好我能穿,于是就成了我出门和过节时的“门面”,小心翼翼地不知道穿了几年。在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秋天的一个周末,老师带我和另一位同学去公社参加语文竞赛,我瞒着妈妈偷偷地把这件衣服穿出来,显然是不和适宜的。可是那件衣服却给我带来了好运气,我取得了历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好成绩,竞赛成绩全公社第二名,还获得了两块几毛钱的奖金。

在外地的爷爷也挂念我们,寄来了一件非常漂亮的花裙子,我们姐几个抢着穿。我那时小,穿上裙子就到脚面了,而且我想,那么漂亮的花裙子,当时肯定也没有合适的上衣与之匹配。爸爸妈妈不让穿,我就趁他们中午睡着后偷偷地穿出去,可也分明记得,穿着它玩的很不自在。

小时候,只有过年才能添一件新衣服。但是那年我考到县城上初中,妈妈在九月庙上给我买了一件红色的针织衫,胸前有黑色、白色的条纹,很合身、很好看。妈妈看我长大了,到县城上学才给买的,那件衣服我一穿就是七八年。大多数的衣服都是拾姐姐们的,她们穿着小了,就一个一个往下传。

上了大学也没有真正打扮过自己,姐姐们都把她们最心爱的衣服送给我,我记得大姐把她最高档的结婚嫁妆——件黑色呢子大衣送给我,二姐把她结婚时做的两件漂亮西装上衣送给我,三姐把她心爱的“皮”上衣和一件胸前打着漂亮蝴蝶结的红色汗衫送给我…….

当时年少春衫薄,闲情万种岁月长。时光流逝,这些记忆的碎片却依然熠熠发光,虽然我的衣服依旧素素淡淡,明兰、淡紫、素白,但穿在身上,总有一股浓浓的爱似水流年。


 


编辑:新月如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