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民间故事 >> >> 正文
柿子沟的传说——柿树王的传说
作者: 米立功 | 来源: | 日期:2014年8月8日

金秋十月,是个收获的季节。尤其在“中国磨盘柿之乡”的神星镇,有一条通往石井的狭谷,两岸坡坡岭岭、沟沟壑壑俱长满了柿树。火红的柿叶、火红的柿果,映红了人们火红的笑脸。尤其东峪村的南边在柿林如海中,突兀长着四棵硕大无比的柿树,这就是号称千年柿树王的福禄寿禧。每年柿子节期间,四面八方的游人都爱汇聚在这四棵树下,一面欣赏着山区美景和四棵柿树王的丰姿,一面品尝着美味甘甜的柿果,追忆着千年柿树见证的沧桑变化,讲述着柿树王的美丽传说。

话说有一年的三月三日,福禄寿禧四位仙翁参加王母娘娘的寿诞生日之后,在各自回归洞府途中,禄星和寿星极力赞美王母娘娘的蟠桃美味可口,甘甜得让人心醉。福星则道:“若说蟠桃美味,确是人间少有。若说甘甜,实不敢恭维。”禄星道:“此话怎讲?”福星说:“它甜不过我家乡的柿子!”寿星说:“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没听说过比这蟠桃还甜的珍品。”为此双方争执了起来。这时禧神劝道:“诸位仙翁切莫争辩,咱们这就去福翁家乡亲自品尝一下,验证果如所言否。”于是四仙翁脚踏祥云,欣然前往。

这福星家乡何处?姓什名谁?

据《三教搜神大全》记载:福星,杨成,西汉北平人氏(即满城县人)。自幼家贫,母子二人相依为命,苦度时光。杨成谨遵母训,为人正直、坦诚。在靠母亲纺线织布维持生活时,杨成除了读书识字外,还经常挖野菜,摘野果贴补家用。有时家中实在揭不开锅时,杨成在棒子(玉米)地里宁愿掰玉米稭上的黑胆(玉米的一种病菌)吃,也绝不随意吃人家的一粒棒子。冬日,母患哮喘,杨成多方寻医问药为娘治病。按偏方民谣说:“大柿子,着实甜,又压咳嗽又化痰。”为了摘柿子,杨成多次冒生命危险脱掉臃肿的棉衣,单衣、单裤攀到悬崖绝壁处没人敢摘的柿树上去摘剩柿。母死后,杨成的忠厚和孝道,在乡里已是声名远播。汉武帝时纳董仲舒之言“废黜百家,独尊儒术。”当时没有科考这一说,做官之人可以从忠孝之人中选拔。认为只有懂得孝敬父母之人,才可以为国尽忠,干事敬业。这样杨成被中山靖王刘胜以“举孝廉”之名推荐给朝廷,后来官至湖北道州刺史。就在杨成任道州刺史的第一年,接到朝廷圣旨,沿袭旧制,每年需选送百名道州矮人进宫学习伎艺,作为艺奴,供宫中玩赏享乐。杨成看到被选入宫的矮人与家庭的生死离别,就决定抗旨上奏:说道州虽有矮人,但没矮奴,拒绝选送矮人入宫。按说抗旨应犯杀头大罪,但汉武帝在元封二年七月七日傍晚,被王母娘娘和上元夫人召见时,曾劝汉武帝要戒残暴学仙道。所以这次看了杨成奏折,不仅没有降罪反而取消了道州每年进贡矮人的做法。这样敢于为民请命造福一方的无私无畏官吏杨成深受民众拥护,衷心爱戴,从此被誉为能为民众带来福音的“福神”。

且说四位仙翁降落云头,来到福星故乡满城这块宝地,遍尝柿果,直乐得寿星手捋长须哈哈大笑:“善哉善哉!果如福翁所言,其柿真蜜罐也。”所以满城的磨盘柿又以香软汁稠甘甜被称为蜜罐柿子。这时禧星道:“既然这次是福翁领我们游他家乡宝地,品味甘甜柿果,这也是他赐予我等的一次福份和礼物。我等何不每人种植一株柿树,作为回报和纪念,同时也不虚到此一游。”禄星早已大喜过望,连忙说:“好好好!”

正值四位仙翁种植柿树之时,忽听村头有人争吵起来。福星听众仙翁的赞誉本来满心高兴,这时忽然有人吵架,深感有损故里淳朴的民风和祥和的气氛,于是前来劝解。原来是一个卖柿之人同一外地买柿之人在吵。卖柿之人说已经给够,买柿之人说份量不足。古时秤制为十三星(两)为一斤,取意天上勺儿七星为秤盘,北斗星为中,对过五星为权(秤砣),双方平衡为一斤。即天上十三星官每年都在天上巡视,旋转一周为一年,俯察人间善恶公平,百姓人心则不可欺天。这时福星让卖柿人再称一称看是否真够,卖柿之人再称,果见称砣低垂。福星说:“你再添一个如何?”卖柿之人又捡了一个小个柿子放入称盘,说:“你看,这都够十六星了。”福星坦诚地说:“你就多给一个吧。原来十三星,现在我也算一星。”随后而来的禄星答道:“我也算一星。”寿星急忙也应道:“不要拉下我。”禧星见此,笑嘻嘻地说:“好,好,好。以后以十六星(两)为一斤。如果今后谁再卖东西缺斤短两时,凡少给一星(两)者损福,少给二星(两)者少禄,少给三星(两)者折寿。”大家齐拍手称是,仙翁也随之驾云而去。当然,旧制十六两(星)为一斤已改成现在的十两为一斤,但山里乡民卖柿给足了份量,往往还要搭上一个小个柿子,惟恐份量不足而损福折寿,这一淳朴民风至今还在流传。

至于福禄寿禧四棵柿树王是否仙翁亲手所栽,后人众说纷纭。一说是仙翁所植,一说是仙翁去看卖柿纠纷,未能栽完,由后人继续补种而成。但不管怎么说,福星带领仙翁前来家乡视察,已成为满城人的骄傲。消息传开,已是斗柄归寅,大地回春的新年,人们为没目睹仙翁容颜而遗憾。所以,家家户户大门上用斗大红纸书写“福”字,祈盼在新的一年里,福星临门,福满人间。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