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会员风采 >> >> 正文
读张先生《说说我的七十年》----随感系列2
作者: | 来源: | 日期:2014年8月31日

在偶然之间,我也闯入了诗词这个神圣的殿堂,也见到了仰慕已久的先生。春游时,在野外的油菜亮黄色彩对比之下,先生的一袭浅色风衣朴素而多有庄重,风摆之余,浑然显露出劲松般的一身正气。向后梳放的白发假如有个发髻的话,又活脱脱一个仙风道骨的模样。

我们青年人讲话的时候,话语底下是没有底蕴的,声音大的时候倒是可以响亮形容一下。先生则不同,他的声音洪如钟鸣,加上经典的词句和深厚的哲理,好像一件超级法宝再加持增幅效果,让人在聆听之下不免振聋发聩,所以他的讲话在我看来是无敌的。

先生常讲的一句话是:可以做错事,不能做坏事。意思是说,我出发点是好的,即使好心做了错事,也无怨无悔,绝不昧着自己的良心去把事故意做错。先生有这个底气,更有这个能力,行事法度已经超然世外。名利二字在当下畅通无阻,无数人在其中痴迷沉浮,粉墨登台铅华迷眼,经年之后云烟消散,大浪尽淘,唯先生中流屹立。

先生还讲过:别人对我不错,我善待你;别人对我不好,我还善待你。要说上一段讲的是先生的气节,这一段就要谈先生的修为了。我自己选择朋友的话,自然是惺惺相惜最佳,我从未想过把怀有敌意的人也纳为朋友:道不同不相为谋。大同世界里天下为公,我自诩志向高远求取真经,却是还远远没有挨到雷音寺的台阶呢,真该把自己好好沐浴一番。

 


编辑:晴岚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