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相驴七日侃 >> >> 正文
相驴七日侃——说说施耐庵笔下的武松及其他
作者: 张志明 | 来源: | 日期:2014年9月23日

“杀人者,打虎武松也”,这是武松在《血溅鸳鸯楼》时用他(她)人之血写在墙壁上的一句话。

 


说起武松,这是中国人妇孺皆知的英雄人物,武松成为人们心目中英雄的代称。说武松是英雄恐怕没有人有疑意,我也同样。首先说他过景阳冈在酒店连喝那“三碗不过岗”的十八大碗酒,绝对是英雄之海量,莫说是我者不会喝酒的人,即使善喝者未必有如此之量。酒后不顾县署“黄昏不准过岗”的警示,一意孤行就上山了,这当然又是英雄胆量。胆小鬼是不敢迎着老虎去冒险的。

 


武松肯定是英雄,可他杀人也太多了,武松杀嫂——潘金莲,固然有可杀之理,我却觉得这是施耐庵之过,就因为他“乱点鸳鸯谱”,将非常漂亮的婆娘“乱点给”绰号称“三寸丁谷树皮”的武大郎。原来潘金莲是清河县一个大户人家的使女,很有姿色,那个大户总想纠缠她,潘金莲不肯依从,她将此事告发给那大户的妻子,那大户记恨于心,将潘氏白白送给了武大。之后,一帮浮浪子弟总来武大家找事,武大无法,搬到阳谷县去卖炊饼。武松打虎后,被阳谷知县聘为牢头,兄弟在此相遇后,倒也快活了一些时日。后来出现了西门庆与潘金莲之事,武大郎被害,武松为兄报仇杀潘金莲,狮子楼杀西门庆。武松杀西门庆、潘金莲,于情于理能说得过去。后来发配孟州道,过十字坡遇张青,再后来武松为施恩夺回快活林,醉打蒋门神。武松这又惹了事,蒋门神行贿张都监,张都监又管着关禁武松的牢城营,蒋门神求张都监为其报仇。张都监表面视武松为英雄,好像要收武松为心腹,很好地招待,还假意说将自己府内很知书达理的丫环玉兰送给武松为妻。张都监还定计夜间遇盗,武松帮助去捉贼,贼未捉到,却把武松当贼捉了起来……后又刺配恩州,两个公人押解武松到飞云浦要害武松一死,好回牢营领赏。两个公人刚要下手,就被武松踢下水去,刚爬上岸来又被武松杀死了。武松为报张都监、张团练、蒋门神的恨气,竟回奔孟州城来,杀死了张都监全家。为了斩草除根,将两名后槽(应是饲养员)人员也杀死了,就连玉兰和若干使女丫环都杀死了。先后杀了几十人,,最后杀了张都监后,才蘸着血在白粉壁上写下“杀人者打虎武松也”。

 


张都监、张团练、蒋门神等为害一方,杀之算是为一方百姓除害,杀则杀了,为英雄冠个美名:“义杀!”可那些使女丫环饲养员等等,他们算是无辜者吧,杀那么多人又算什么行为呢?是残酷?是无道?总之这不是英雄行为。

话又说回来了,梁山上的所谓好汉,除了林冲外,有几个人算是正义者呢?比如十字坡的母夜叉孙二娘卖“人肉包子”,其实算是恐怖者和黑社会成员。如此等等,一个较大的黑社会团体在梁山形成了。

梁山时期就是南北宋交替时期。宋江等组成的所谓义军,就是反政府武装。他们如称其为“义军”,应该全力抵抗外族侵略,他们还不如晚清时期“义和团”,义和团开始也是反政府,可他还灭洋人,抵抗洋人侵略,后来又改成“扶清灭洋”了。任何时候,民族矛盾应大于国内矛盾,抵抗外来侵略才是正道。

如何评价梁山好汉是非功过,单凭《水浒传》是不行的。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