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会员风采 >> >> 正文
读张先生《说说我的七十年》----随感系列3
作者: 晴岚诗社 | 来源: 晴岚诗社 | 日期:2014年11月11日

在数次大型采风活动之后,抱阳文学这个大家庭里再次诞生了几百篇优秀作品,分别集成了两本新诗集,工作之余在案头翻翻,神游其中也气爽不少。而这其中的经历,更使我慢慢体会出先生的个人情怀。

在去唐县仙鹤峪风景区采风的时候,在大客车里人多热闹,张先生随意聊天之间,就说出了这次出游的两次探路经历:原来他们早已乘坐小车认真勘察过路线,路过的每一个小山隘口、隧道都下车做过仔细测量,还研究了堵车绕行方案,为大家的顺利出游做足了准备工作。这次陈叔和路哥他们准备了前导车,引领这两辆大客车在山间鱼贯穿行,遇到村里有集市,还特地启用了备用路线。随行的前导车里还有一个老家就是本地的朋友,他浓眉大眼,热情豪爽,古铜色的肤色让我感觉到了坚韧。张先生带领推进办的方叔、刘老师他们把整个行程环节安排得无微不至。甚至还带我们去看了一棵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古老茶树,很有历史沧桑的视觉冲击,巨大的树冠笼罩着好几间房子,树身粗壮且斑驳,见证着一段段不平凡的过去。张先生甘作青鸟为探看,看的是脚下的路,是在为我们后辈步步留心。每当这个念头一起,我就想起了儿时见过一群黄白绒叽叽喳喳跟着的老母鸡:啄刨之食,幼雏饱腹;羽翼之下,顽猫劣狗不敢侵犯。

在大家同去易县黄柏坨的那天,张先生身体已经不允许上山了,于是没有上去。待我们回到山下,先生依然畅谈着,而我看他就是一座山,他的识人眼光与容人胸怀绝对可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来形容。先生几次诚意电话打来,老一辈给小辈通话还特别的客气,给我感受到了头顶烈日的炙热。每当有受邀者来文化馆发言的时候,先生总是热情地引荐给大家,并在一旁落座,认真地倾听,无论观点是否赞同,先生都给对方足够的礼遇。方叔他们在重大活动也一次都不忘提醒我参加,看看我的懒惰和懈怠,想想我那苍白的辩解,当真是无地自容。

秋风打摇着树上最后几片柿叶,猎猎作响,它是为刚刚经历的丰收而鼓掌,曾经枝头圆润的羞涩碧绿,如今已经变成树下热切的漫山红火。乡情,依然是先生最醇厚的寄托。

 


编辑:晴岚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