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相驴七日侃 >> >> 正文
相驴七日侃——小品该走向何处?
作者: 张志明 | 来源: | 日期:2014年11月24日

《考验》是某个“春晚”上的小品,最近二年来,央视11套“经典小品、相声”展演,每隔一周就可能又要重播,国民们大概都看过了,或者不仅仅一次,昨天(2014930)晚上《新闻联播》以前,我还真的认真看了一次。

 


我虽然不懂艺术,可听说过艺术作品源于生活并高于生活,可以夸张,但不能离题,好的艺术作品其效果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不在情理之中的“艺术”,只能算瞎编乱造。《考验》是让老丈人让未过门的女婿弹自己的“脑瓜崩”,五千年的民族史有过这样事情吗?艺术品可以夸张,但不能无中生有,脱离生活实际,太离谱则成为谬误或者就是《聊斋》。古诗中有“燕山雪花大如席”,燕山毕竟有雪花,说它大如席那是夸张,如果说“南沙雪花大如席”恐怕就不对了。说“白发三千丈”,显然也是夸张。弹“脑瓜崩”算什么?生活中根本没有的事,是为了搞笑而搞笑。

 


新中国成立初期,真有些很好的相声,比如侯宝林的《夜行记》、《关公战秦琼》、《武松打虎》、《酒鬼》、《戏剧与方言》、《改行》、《歪批三国》等等。马三立《扒马褂》、《秘方》《逗你玩》等等。其艺术性影响了几代人。几十年后,相声这条路也不是好走了,小品(包括哑剧)这种艺术形式应运而生。刚开始有些小品思想性、艺术性都很好,给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陈佩斯、朱时茂的《王爷与邮差》、《胡椒面》、《吃面条》、《警察与小偷》、《主角与配角》等等,让观众在笑声中得到了某些启迪。王景愚的哑剧《吃鸡》、《练武》也都非常形象。陈佩斯们在艺术上走向成熟时,不知为什么一下子不出面了。那些粗制滥造的、靠互涮、对骂,说下流话成为主流,在影响着舞台风气。为什么中华民族的京剧能走出国门,而小品却不行,我觉得是“语言垃圾”造成的,国外挡住了“进口”这一关。中国的舞台也该净化一下了。顺便说说,我们国家推广普通话有半个多世纪了吧?收效如何?专门家们应该有个估算。小品类是语言艺术,一个小品中有一人说点方言成为“艺术佐料”就行了,一顺的方言对推广普通话不利,主管部门是否应该考虑一下,舞台语言也该净化?

 


冯巩是让观众喜欢的演员,2014年春节晚会上,由他主演的小品《送礼》,除“似曾相识”外,他的一些言词对两位配角要说带有侮辱性,可能太重了,最起码是“揭人之短”。也许这是作者与导演的原因。最近几年,小品这个艺术形式有“下滑”的感觉,是观众审美条件太高了,还是历史的必然?也许小品的“下滑”会催生其它艺术门类的出世?无论如何,历史是前进的。任何事物让大家不认可了,离被淘汰还会远吗?

 

 

                                                                                                   图片选自网络。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