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相驴七日侃 >> >> 正文
相驴七日侃——闲话京剧
作者: 张志明 | 来源: | 日期:2014年12月8日

京剧是国粹,历史上的诸位大师们,曾经几度创过辉煌,留下了很多久演不衰的经典剧目。

 


我喜欢京剧是上世纪“那个年代”养成的习惯,同龄人中不少与我有相似之点。那时所演的剧目是清一色的“革命现代京剧样板戏”,传统剧目全部取消了,有不少地方的剧团将服装道具都烧掉,称之曰“破四旧”。虽然就那么几处戏,不带偏见地说,每出戏都算精品。从剧情到唱段、念白,挑不出什么毛病,剧中人物的每个唱段、每段念白都为主题服务。


有些传统戏的唱段往往与主题脱节,比如《珠帘寨》中李克用的一个主要唱段,“昔日有个三大贤”,唱腔设计很动听,唱了半天刘关张结义后《古城会》的事,与李克用拒绝程敬思为唐王朝求救搬兵没多少关系。《凤还巢》是传统戏的经典中的经典了!可这个剧目名称就不是很好,为什么叫“凤还巢”呢?没有表现出特点,只是把女主人公比拟成凤凰,女主人公程雪娥名字中并未有凤字,把这个名字放到不少戏中都可用,说句玩笑话,就跟当年全国通用粮票一样到什么的方都可以买食品。该戏中有一段程雪雁夜探书房,与程雪娥的未婚夫想调情而产生的误会,又被其父程侍郎撞见后的戏剧冲突就不甚合理,程雪雁虽然是丑角,可她毕竟是程侍郎的亲生女,在“洞房”一场中,其矛盾达到高潮,揭示真相之后,程侍郎因为不是程雪娥出的丑,就好像抓住理了。不要忘记,中华民族的传统观念,家中出了伤风败俗的事是很不光彩的,况且程氏是官宦门第,不能因为丑女出丑事而心安理得。传统名剧《大保国、探皇陵、二进宫》(简称《大·探·二》),过去可能口传较多,难免传错,《大·探·二》一些唱词就显得“水”,不那么太精炼,韵脚重复的较多。但该剧唱腔设计很美,“戏迷”们还是很喜欢的。《大·探·二》的剧情也不太合理,其中有保卫“皇陵”的情节,政变夺权者夺的“皇权”而不是“皇陵”,应该是先保朝廷,朝廷保不住了,保住皇陵又有多大意义呢?还有兵部侍郎杨博差儿郎搬兵保皇陵,出来一个赵飞,他也称杨“爹爹”,是杨家的“姑爷”吗?戏中没有交代清楚。不合理处在演出实践中是可以修正的,比如《甘露寺》乔玄的一段唱“……这一班虎将那国有,还有那诸葛用计谋,你杀刘备不要紧,他弟兄闻知岂肯罢休,倘若兴兵来争斗,东吴的将官那个敢出头……”“东吴的将官那个敢出头”句,马连良大师认为有“灭自己威风”之意,于是改成“曹操坐把渔利收”,这么一改非常合情理了。其它剧目也该效仿一下。

 


前边说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所产生的“一亿人民一出戏”,虽然是少了点,搞得又是“三突出”(突出正面人物,突出英雄人物,突出主要英雄人物),可那些戏真是精雕细琢的,瑕疵很少。仅觉得《沙家浜》最后一场,指导员郭建光“叶排长、沙四龙,你们看,前面就是沙家浜”,沙四龙是沙家浜土生土长的,他比郭建光更应该知道前边是沙家浜。

 


京剧艺术博大精深,很多剧目是前辈大师们的传世之作,过去的口传肯定有讹传,为让京剧艺术发扬光大,在传承的同时,修正一些不合理之处,使之焕发青春,观众更加热爱它珍视它。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