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相驴七日侃 >> >> 正文
相驴七日侃——随礼趣谈
作者: 张志明 | 来源: | 日期:2015年2月2日

前两天与一位朋友闲谈,他说起了随礼(随份子)的事,“真难应付了,无论红白喜事,凡是认识的人,都通知参加,一般的都要二百,一个月工资不到两千,能掏几次呀,总不能为这事去贷款吧!”

 


目前,无论谁家婚丧嫁娶,都要大邀特邀,绞尽脑汁算计认识的人还有谁漏网了。尤其是办白事,大多是随礼不吃饭,只挣不出,比做生意好得多,因为这种事是“0”风险。现在到孙子、孙女、外孙们做“满月”也要大邀人参加。

人们到一起说起随礼的事都觉得无耐,觉得不堪重负,难免对此事要谴责一番,说些牢骚话。可一旦轮到自己家办事了,也不能免俗,因为“有理可依”,——自己随了很多份子,总该捞回点了吧。这样一听也觉得很有理。前几年一位机关工作人员,印刷了很多小号请柬,不用写名字,逢认识的人就给一张,究竟他请了多少人自己都不知道,我本人就收到了他三张这样的请柬,这次他儿子的喜宴我真的没去,因为他发给了我请柬了吗,他自己也不会记得很清楚。某机关工作人员一儿两女,婚嫁时都通知了很多人,我也参加了。前两年他外孙女过“满月”,我和我的一位朋友又被邀了,我那位朋友很气愤,随礼是最低数50元,吃完饭还觉气不顺,把剩下的一瓶白酒装到大衣口袋里,还装了一盒烟。出了门后,他就将装出来的烟酒送给了另一位朋友:说“我现在才顺气了”。其实我这位朋友没赔钱,50元钱吃了一顿宴席,装出来一瓶酒、一盒烟,他还高兴的用五音不全的音调唱了两句“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前几年的一天上午在单位上班,某机关工作人员娶儿媳,到我们单位发请帖,因为我们之间没有交往,请帖没有我的份,他见到我又不想放过,有一张没写名字的请帖让我看,“你也跟着去吃喜酒吧,就是多一双筷子的事呗!”他那里多了一双筷子,如果我要出席,最少就得掏一张百元大钞啊!当一个“多一双筷子”的人是被人小看,说明这个人上不了台面。有一位我朋友的朋友,没有过多少来往,只是彼此认识,他的一双儿女结婚都通知了我,事隔不到20天,他的父亲(好像是)过世了,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说:老兄,“给你磕头了,老人没了……”我接口说:“好、好、好……”我身旁的人对我说:“人家老人没了,你怎么说好、好、好呢?”我说:“这是口误,习惯说好、好、好,意思是知道了。”有一位男士的儿子结婚,自己写请帖说“定于xxx日在x饭店举行婚礼,敬请光临。”某人接到请帖后看了看发现问题;“是你结婚还是你儿子结婚哪?你不应该与儿子争婚礼吧?”在场的人都笑了。当今人们办喜事写请柬大都写“定于xx日爱子(或爱女)举行婚礼云云,”这种语言很不谦虚,你的儿女你当然很爱,别人爱吗?你应该写“小儿或小女”这才看着你懂礼貌,你觉得是吗?还有一人孙女做满月,通知的范围之广,难以想象,他自己说,我这是撒网,网住谁算谁。他将被请的人当成猎物了!

 

 



 

当今无论城镇或农村,婚丧嫁娶以及孩子做满月,越办越大,大有让人难以招架之势。还是想一想,不应该通知的人还是不要通知为好,随礼者光顾面子不行,人家也得生活呀!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