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相驴七日侃 >> >> 正文
相驴七日侃——客套与称谓
作者: 张志明 | 来源: | 日期:2015年2月23日

称谓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称呼。有的是血缘姻亲关系,有的是朋友同事关系,有的是街坊邻里关系,有的则是认识或不认识的见面时的客套话等等。别的国家与民族怎样称呼对方,不知道。中华民族的称谓是礼仪的一部分,随着社会的推移、社会的变更也在变更。因血缘姻亲确定的关系,比如父母子女之间,祖父母孙子女之间,外祖父母外甥男女之间,因地域原因有些称谓不一样外,本地域变化不是很大。

新中国成立前的社会称呼,同辈人或不认识的人打招呼时,称对方为先生,称有身份的女士亦称先生。新中国成立后,则称同志了。改革开放后,称与自己年龄相仿或大些的人为师傅,称年龄大些的女人为女士,称年轻女人为小姐(对过去大户女孩的敬称为小姐)。后来小姐的称呼因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成为贬义了,随便称一位姑娘为“小姐”,轻者招致谩骂,甚至挨个嘴巴也是可能的。

 


中华民族是文明古国,称谓是有文化含量的,用得好,显得有教养,用得不好难免贻笑大方。某个大电视台的大腕主持人,采访一位名人之后时,主持人称被采访人的父亲为“家父”,这位主持人犯了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过去与别人交谈说到自己的父亲为“家父”,称自己的母亲为“家母”,这是一种谦称。这位主持人闹反了,称对方的父亲应为“令尊”,称对方的母亲为“令堂”。这应是很简单的常识,一位“普九”生都懂,那么大牌主持人闹成这样的笑话实在是不应该,他打电话问问我这个半文盲,我也能告诉他正确的称呼啊。说到这里有一个这方面的小笑话。老辈子有一家中药铺,某一天老先生出门,让他儿子看守店铺,来了一位客人问:“令尊在家吗?”老先生的儿子在药架上找遍了说没有。来人又问:“令堂呢?”儿子又找遍了也没有,对来人说:“你找的这两味是不是珍稀品种啊?”来人笑着走了。老先生回来问儿子:“是否有客人来?”儿子答:“来了一个人找令尊、令堂,我找遍了都没有,咱家还没有进这种货吧?”老先生一听火冒三丈:“你混蛋!令尊是我,令堂是你妈,愣头愣脑的歹虫就是你!”第二天,老先生又出门了还是儿子守店铺。那位客人又来了,进门又问令尊、令堂,那个老先生的儿子也火冒三丈“你混蛋!令尊是我,令堂是你妈,愣头愣脑的歹虫就是你!”虽然这是夸张了的笑话,给我们留下的启迪则是称谓掌握得好,显得文明礼貌,如果错用就适得其反。有一个真实的的小笑话:域内某一个大村镇,在一个庙会上,本村一人去公共厕所遇到了外村的一个熟人,本村人对熟人说:“中午别走了,就在这儿(吃)吧!”那位熟人接着说:“在这儿,这可是厕所呀,吃什么?”方圆十几里的人都传遍了这件事,落下一个歇后语:“xx村待客,就在这儿吧!”说客气话也要分场合,在厕所遇见熟人,不应该说关于“吃”方面的事。

 


这些年来,儿女婚事、做“满月”大都请客,写请帖是必须的,请帖上的称谓很有文化气息。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前,用请帖均是大户人家或官吏,被请者同样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自己的儿女婚事则写xx日为小儿举行婚礼等,更谦者则写xx日与小犬(小儿的贬称)举行婚礼。这些年则写xxx时为爱子、爱媳或爱女、爱婿举行婚宴等等,你这是将对方给你的客气话自己说自己了。对方如果称你的儿子为令郎或令子、称你的女儿为令爱等等,都是尊称,自己对自己应用谦称。其实这些大家都懂,只是自己不太注意罢了。

老人过世后,以前都发“丧帖”即唁函,“丧帖”落款都写“不孝子”(不孝男),意为对待父母再孝顺的人,也要称“不孝”,这也是谦词,称自己对老人“孝”那就是不谦了。说实在话,对待自己的老人永远达不到老人对自己的程度。为人父母者请试想,你对待自己的儿女与对待自己的父母一样吗?要说差太多了我觉得并不夸张。自己核对一下,对待子女能做到百依百顺,而对待老人呢?十事能顺几事?上有父母的朋友们,如果你的堂上能坐着九十多岁的老人,你是何等的幸运啊!你在人前可以夸耀:“我那九十多岁的老父母,一顿饭还能吃一碗饺子!”我觉得会有不少人羡慕你。

说着称谓又说到“孝”上去了,话题并不远,孝应是第一位的立人之本。朋友之间来往时常说:“不孝的人别与他作朋友,自己的父母对他的好处都忘记了,朋友对他的好处能有多少呢,更不会在意。”古训说得好“百善孝为先”,我这段小文能起点小作用,在传播正确使用称谓的同时,又传播些孝文化,那就更好了,不知你以为如何?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