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相驴七日侃 >> >> 正文
相驴七日侃——说“反串”
作者: 张志明 | 来源: | 日期:2015年3月2日

“反串”一词可能源于文艺界。戏剧演员唱首歌,效果还能说得过去,观众不会太反感。戏行本身唱老生的演员唱花旦,唱青衣演员反唱花脸,反串者即演另外行当,偶尔玩玩票也说得过去,博观众一笑,自己也过过其它行当的“瘾”,未尝不可。

 


我不太懂其中套路,反串好像是从相声大师侯宝林先生演《萧何月下追韩信》后,我才知道相声演员反串戏剧老生。人家侯大师演得那萧何满像那么回子事。最近几年反串得太多了,似乎有泛滥的趋势,每年春节期间连续演几场“反串”戏专场。整场节目反串一两个节目当做大餐的调料,如放些胡椒面什么的,可调节口味,如果让人们整顿大餐都成调料,恐怕每位食客都吃不下去。整场戏完全是反串那就都成了胡椒面了,不想看可以不看,如果观众都不想看,你这场节目算是白浪费了。我是一个非常喜欢京剧的观众,中央台的《空中剧院》只要演出京戏几乎都看。有一次《空中剧院》一位相声演员演《空城计》,那位“反串”演员相声说得还算可以,相声中加上点戏剧唱词表现一下多才多艺也行,曲调唱得不太好,观众也不会太反感,因为此刻听的是相声,唱几句只是正餐中的调料,不大影响填饱肚子。《空城计》这出戏很受戏迷欢迎,可让那位相声演员整场反串很让戏迷倒胃口,反串演员可能自我感觉良好,也过足了自己的戏瘾,观众买账吗?我认为你过戏瘾是在戏弄戏迷,我们被你戏弄了一把也就算了,你不要认为你是侯宝林,人家是大师,你回味一下,侯大师的每一个相声段子都是艺术的凝缩,人家抓住了生活中的一些细节装进“包袱”,观众在笑声中得到某些启迪,没有拿着自己的老人开涮,更没有非常下流的脏话逗人们一时大笑,相声离不开讽刺,大师讽刺的是社会上不正之风,是广大群众深恶痛绝的怪现象,你做得出来吗?你有登峰造极的艺术天资吗?你说相声真的还可以,如果你不是让我很喜欢的《空城计》倒了胃口,你的相声节目我是看的,从《空中剧院》以后,我是“憎屋及乌”了,程派名剧《锁麟囊》我很喜欢,2015年春节期间你反串《锁麟囊》中的丫环,我只好放弃看整出大戏。

我们这里有一个业余京剧队,每周有几次活动,我有时间就去听听,乐队的整体水平不低于市级专业水平。一位很喜欢京剧的人想唱两嗓子,乐队满足了他,唱完后,乐队中一人问他:“你过足了瘾吧!”他回答:“过足了瘾。”乐队中那人说:“你过瘾,别人受得了吗?”

想唱可以,但不要影响他人的听觉,我们这里农村有一句土话,“你非常想唱可以到高粱地里唱。”意思是庄稼不怕影响。喜欢唱的人啊,还是稍有点自知之明好。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