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学会动态 >> 诗词点评 >> 正文
中华诗词诗味浅谈
作者: 李朝东 | 来源: | 日期:2015年3月11日

在社会生活中,民以食为天。无论是五谷杂粮,粗茶淡饭,还是鸡鸭鱼肉,山珍海味,讲究饭菜的味道。色、香、味俱佳,方能称之为美食。中华诗词是国之瑰宝。诗犹食也,也要讲究滋味。

诗味,即诗蕴含的特性品质,是作者的创作感悟,是读者的品赏感受。通过诗的意境、内涵、语言和表达形式,体现出的意味、情味、兴味和韵味。诗味给人以享受、理念、思索和启迪。

在中华民族文化的历史长河中,自《诗经》始,就重视诗味。陆机在《文赋》中就提及诗味问题。梁钟嵘在《诗品》中明确提出滋味说,反对理过其辞,淡乎寡味,而提倡诗要有滋味。毛泽东说,没有诗味,就会令人味同嚼蜡。传统诗词(或称古体诗词、旧体诗词)的诗味从何而来呢?

一、诗要有意味

诗的意味,主要体现在诗的意境,这也是诗味的决定要素。意味深长,则诗味隽永;意味不足,则诗味淡薄。意境的特色,在于诗人把理念、感悟和审美情趣,体现在语言运用上,蕴育出诗的意境。

诗的整体意境,无论是白描、直叙、比喻,还是联想、升华、幻化,素装淡抹中蕴华彩,浓妆盛彩中溢清芬,赋之以灵动,其意味方可动人之心怀,给人以美感,令人以遐想,励人以奋发,诗味必然深长隽永。如《孔雀东南飞》、《木兰辞》、《饮酒·其五》(陶渊明)、《蜀道难》(李白)、《画鹰》(杜甫)、《琵琶行》(白居易)等名篇,诗的整体意境,奠定了诗味之美。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个主要因素。

千古伟人毛泽东的《沁园春·雪》,令人拍案叫绝。柳亚子在跋《沁园春·雪》中说毛润之沁园春一阙,余推为千古绝唱,虽东坡、幼安,犹瞠乎其后,更无论南唐小令、南宋慢词矣……”。此言成为定论。可以说,毛泽东此诗如同其本人一样,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永远这样认为。

毛泽东的《沁园春·雪》是一首北国风光的赞歌,意境博大神远,词出新意,思想出新意,同时依循古格,手笔大气,包举神州万里江山及悠久历史,表达了作者崇高的无产阶级革命气概和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抒发了作者的伟大抱负和雄视百代的千古豪情。

上阙主要写景咏物,歌颂北国风光的壮丽奇瑰。情、景蕴汇,预示了崭新的新中国将诞生于雄伟壮丽的神州大地。

下阙着重追古抒怀。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总体评价历史上的五个著名皇帝,言辞含蓄委婉,分寸得宜。千秋功罪一笔带过,势如大江东去,浪花淘尽英雄。

最后,俱往矣一句话总括过去千百年历史中的许多英雄人物,引出今朝。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是全词中最具伟力的诗语,作者雄视百代,超越千古,充分表达了无产阶级肩负历史使命的自豪与完成历史使命的自信。

天人合一,历史为证。真是太神了!

传统诗词广泛运用赋、比、兴的创作方法,注重形象思维。刘勰在《文心雕龙·神思》篇中提出神与物游。毛泽东主张诗要用形象思维。形象思维使诗在单纯中见丰富,在平淡中寄至味,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用一句、两句或数句展现诗的意境,并以诗的整体使诗的意味深长,有其特色。

这样的诗句不胜枚举。如:

红入桃花嫩,青归柳叶新。(杜甫)

山雨欲来风满楼。(许浑)

春风又绿江南岸。(王安石)

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李白)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陆游)

据有关资料,当前喜爱传统诗词者不计其数,创作者有数万人。当代诗人臧克家、贺敬之、丁芒、林从龙、陈文增等名家的名诗妙句很多,主要在其意味浓郁、隽永。如: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毛泽东)

两脚量天行万里,一肩载月度千关。(丁芒)

舟轻荡云里,驴老憩山前。(贾瑞增)

横空雁阵盘秋淀,竖水莲蓬绕小村。(韩成武)

紫雪调云轻化雾,素娥洒玉漫倾瓶。(陈文增)

紫焰丹炉凝玉骨,春风秋水著芳华。(和焕)

二、诗要有情味

情思是诗的主脉,诗情蕴乎内,著乎外(《四溟诗话》)。情味愈浓,则诗味愈深;情味干涸,则诗味浮浅。

诗言志。志亦是情。在社会生活中,人世情、天地情、山水情、亲友情、爱情、离别情、相逢情、物我情、喜怒哀乐、革命情怀等等,体现于诗,都有一个情字蕴乎内。古今名诗,概莫能外。

诗的情味的浓与淡,取决于诗人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生活实践、创作环境、审美情趣和语言表现力。《随园诗话》中说:人必有芬芳悱恻之怀,而后有沉郁顿挫之作。诗人情真意切,诗的情味必然浓郁;无病呻吟,诗的情味必然浮浅。爱国诗人屈原,才高八斗但不得志,上下求索则险恶重重,一身正气却常遭小人使坏,其情体现到《离骚》中,喜怒哀乐之情令人感叹。诗圣杜甫一生忧国忧民,其三吏、三别等诗作,情蕴于诗,诗溢情怀,诗的情味何其深厚、浓烈。

诗的主人公是作者自己,诗的情味会因人而异。作者的灵感也好,创作冲动也好,必然将情融于诗中,因而诗反映心灵、人品,是主体人格的外化,诗的情味展现出诗味。

如李白《赠汪伦》: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如文天祥《过零丁洋》: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如李煜《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如陆游《钗头凤》: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情,是诗的永恒内涵。问情为何物,直教人以生死相许?情,主要是指感情、情面、爱情、情欲、情形等,具体表现形式多种多样。人类是高级感情动物,其情体现到反映社会生活和社会现实的诗词中,往往有着时代的印迹。比如爱情,是文学作品的永恒主题,但不同时代的情味,有其差别。《孔雀东南飞》、《长恨歌》等,情深意重,真挚凄美,令人有苍凉、悲切、感愤的情思。毛泽东的《贺新郎》挥手从兹去和《蝶恋花·答李淑一》,也是以爱情为主题,情深意远,真切豪迈,情思中有情怀,情怀中有浩气,其情味又何其深厚、浓烈、高尚、广远!

传统诗词中,游子情是个老话题,佳作如星。游子情,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是社会客观存在,而且经常会反映到诗作中。笔者别离故乡数十载,童年、少年时期的故乡久久萦绕于心。我曾多次将这种情思入诗,如一首《游子怀乡》:秋高月冷雁声长,倚杖亭台望故乡。把酒遥呼杨柳岸,菊花记否少年郎?此诗在有关刊物发表,被收录于《中华诗书画人物年鉴(1949-2009)》。

情是社会的客观存在,随着社会的发展,新事物、新情况不断出现,情思也必然会注入新的内容,为诗人提供新的创作题材。而如何反映好新的情思,则需要诗人与时俱进,善解其中味。诗坛代有才人出,佳作漫吟物我情。溢彩扬馨沧桑路,清词丽句照天星。

三、诗要有兴味

诗的兴味,即诗的艺术趣味。意趣蕴情,景在趣中,情趣如画。兴味丰饶,则诗味洋溢;兴味短缺,则诗味索然。

浪漫主义是展现诗词艺术趣味的主要方法。比喻、夸张、联想、幻化等创作手法,语言颖妙,情景感人,使诗的意境升华,情趣妙曼,兴味丰饶。诗仙李白是浪漫主义诗人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其《蜀道难》的景、情、意无不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美如画,妙如神,动人心,兴味何其浓烈。

诗的艺术趣味,源于大自然,源于生活实践。诗人匠心独运,捕捉亮点,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情画意情趣美妙。

如王昌龄《采莲曲》: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

如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其三十一》:昼出耕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

如杜牧《清明》: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如李商隐《嫦娥》: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诗充满喜剧或戏剧情调,在艺术上富有浪漫主义色彩,诗的情趣有特色,其趣味动人,使人如临似见。如《木兰辞》、《长恨歌》,不但意、境、情绝妙,而且极富喜剧性和戏剧性,充满情趣。如苏轼《江城子·密州出猎》、辛弃疾《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和《清平乐·村居》富有喜剧性,诗味美妙,引人入胜。中国诗人陈文增,以诗、书、瓷三绝列入世界吉尼斯大全,是恢复定瓷的主要创业者之一。定瓷人历经艰难困苦,但始终永葆豪情,拼博进取,终使尘封八百年的定瓷工艺重放光辉。陈文增的佳作很多。如《夜宿南昌私旅》诗:小钱做事不窝囊,南北东西敢步量。点蜡孤家先上榻,吹灯君子早盯床。满堂舞蹈谁低唱,双手抓挠我倍忙。一夜风光知不尽,天明无语别南昌。创业时期资金短缺,虽说钱少也要办大事,艰苦拼博,出差为省钱借宿小旅店。全诗以乐观笔调写苦情,诙谐风趣,就象喜剧小品佳作,有声有色,人蚊大战声情并茂,乐观主义战斗精神蕴于诗中,全诗充满浪漫的情趣。

四、诗要有韵味

传统诗词是精美的语言艺术,韵律是主要的美感因素。韵味悠扬,则诗味溢美;韵味滞涩,则诗味殆尽。

传统诗词在历史流程中形成了艺术规则,在字数、句式、格律、音韵等方面要求严格,需要作者用心良苦,反复推敲,以求至当。贾岛月下推敲、王维走入醋瓮等是用心良苦的佳话。杜甫语不惊人死不休、苏轼险韵清诗苦斗新、陆游赖有昏灯伴苦吟等,都是诗人追求诗词意境、设词用语、韵律求美的真实写照。

传统诗词必须押韵合辙,这是韵味的基本保证。韵的作用很象音乐,使诗具有内应外扬的优美旋律。朱光潜在《诗论》中说:韵的最大功用在于把涣散的声音联络贯串起来,成为一个完整的曲调

这是对这种机理的很好说明。传统诗词错韵、乱韵乃至失韵,便会面目全非,那也就不能称其为诗。

诗的押韵合辙,关键在于韵脚。韵脚具有系联意境、系联词语、辅助思维、赏会功能、美听和便于记诵等功能。传统诗词对韵脚的平仄要求严格,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平仄韵脚在同一首诗词中不能混用,格律诗更是如此,混用就乱套、错韵。这里需要说明的是,长诗的韵脚可以转韵,有些词牌的词在韵脚上有特定要求,则不能等同视之。二是传统诗词韵脚的音韵与新诗韵脚的音韵有一定区别或不同。传统诗词一般用平水韵居多。有些汉字的声韵在传统诗词和在新诗中其平仄不同。如白、杰、压三个字,现代韵为平声字,可分别与来、斜、花等有关字在同一首诗中一起作为韵脚,也可在诗中作为平声字使用,但如在传统诗词中这样使用,哪就错韵了,因为白、杰、压三个字在传统诗词中是为仄声字。诸如此类的还有说、佛、绝等字亦是如此。再如青、庆、影在一首散体诗中可以同为韵脚字,而在一首传统诗词中也如此而用,哪就犯忌错韵。类似的情况必须注意,以保证诗的韵味。三是传统诗词音韵标准严格,不能凑合着用韵。举个例子:在传统诗词中,云字为韵,程字为韵,滕字为韵,如将这三个字在同一首诗中一起作为韵脚字,哪就失韵,即使诗写得有板有眼,但细一推敲,那么诗既不押韵,更欠工稳。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诗韵是一个历史流程,随着时代发展,诗韵也要与时俱进,诗依古韵还是用新韵,这是已经研讨多年的学术问题,本文不作学术研讨。但有一点必须明确,无论是旧瓶装老酒、旧瓶装新酒,还是新瓶装老酒、新瓶装新酒,在同一首传统诗词中,不能古韵与新韵混用打组合拳,打组合拳混韵就不能称其为传统诗词。新诗、散体诗、顺口溜等则当别论,不受此限制。

传统诗词的押韵合辙,语句中的平仄音韵,是诗韵的节拍,必定的平仄不能凑合,有的字的位置可平可仄,而不能随意平仄。就像歌曲一样,不可能总是低音,也不可能总是高音。总是低音,就没有了情绪;总是高音,那就成了干嚎。没有强弱音不变的音乐,也没有不变平仄音的传统诗词。诗词语句中的平仄音韵,使句式富有变化,跌宕多姿,参差错落,节奏明快,音韵悦耳动听。王之涣《登鹳雀楼》、孟浩然《春晓》、王昌龄《出塞》等名篇,品赏中给人以美的享受,正是音韵的魅力所在。再如白居易的《琵琶行》中,韵味十足的语句美不胜收: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转轴拔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滩。……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其韵味何其优雅、婉美,让人如临其境,如见其人,如闻其声。

总之,诗要有滋味,意味、情味、兴味、韵味不可或缺。诗人应深入生活,从形象思维入手,加强创作实践,不断提高思想素质和艺术素质,融入真、善、美的情思,创作出更多更好的诗词作品。

诗味,看似简单,实则是个大课题。笔者乃一孔之见,只能是浅谈。需要说明的是,拙作参考了相关资料并有幸得到有关方家指点,在此真诚揖谢。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