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杂文 >> >> 正文
棕色的花
作者: | 来源: 原创 | 日期:2015年4月12日

    花有红、黄、紫、粉等多种颜色,自然也包括棕色,要不怎么叫百花争艳呢。当然,从色泽上看,一贯是红的耀眼、紫的夺目、粉的娇嫩,而且总能引人驻足。可是又有谁注意过棕色的花朵呢?
    每年冬末我就开始期盼,春天要来了。裹挟着风,裹挟着雨,滋滋的,然后突然间就会在某个清晨,像魔术般使百花齐放。急的那些蜜蜂啊,蝴蝶啊,飞上飞下,嗡嗡直叫:怎么就一下子全开了呢?我不急,我要等着我心中的那朵小花绽放。黄豆般大小,又有些龟裂,站在高高树梢还没有华丽的外表。一天一天,等着,等着,在不经意间,猛抬头,瞧去,一串一串,肥嘟嘟、绿莹莹的果实便挂满树枝,远远看去,犹如一条飘在空中的绒带,几个人正攀在带子上采摘。真真一座海市蜃楼,仙境般在空中荡漾着,荡漾着,荡绿了天空,荡绿了小巷,一路向远方延伸。
   不错的,这是榆钱。然而保护他们在空中舞动的却是些不起眼的棕色小花,它们开的总是那么沉稳,不急不躁,天气完全暖和后,才张开手。即使完全被榆钱覆盖,也依旧像母亲一样双手紧紧揽着,一任这些调皮的孩子肆意玩耍,从不抱怨。即使有一天,他们必须落地生根,也依然执着的默默守望。
    这就是榆树的花!
    人们知道榆钱,知道榆钱曾作为食物养活了一代人,可还记得养育榆钱的这微小的花,如何几经风雨侵蚀,无怨无悔呢?每年榆钱丰满时,我都会不自觉的提着兜子,捋下,装满,回家用清水洗净,然后裹上玉米面,放在锅里蒸熟。此时,花被水一遍遍洗掉了,粘在榆钱上的还有些不好看,却也只有这样了。榆钱和着花嚼在嘴里,那味道,粘粘的,柔柔的,虽没有大鱼大肉的霸气豪爽,却清新甜蜜,总能让人荡气回肠。因为那是母亲的味道,每一瓣榆钱上都粘有母亲的气息,透着母亲的音容笑貌:过得好不好,遇事要放宽心。
    春去春又来,日子就这么普通而寡味的过着,有时也难免被外面的世界诱惑,当一隅独处时,忘不掉的总是母亲,总是那朵棕色的小花,她微小,却坚强的保护着自己的孩子,使他们吃得饱,穿得暖。从没有想过自己的冷与热。
    这就是母亲!
    愿天下所有母亲平安长寿!

编辑:禅意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