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任新安文字作坊 >> >> 正文
新安文字作坊【1】——我的幸福生活(散文)
作者: 任新安 | 来源: | 日期:2015年7月11日

记得央视曾经策划了一个“你幸福吗?”大型群众采访活动,并在每晚的《新闻联播》中播出。由于采访是随机的,被采访者事先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因而出现了各种真实的回复:工人说再长点工资就是幸福,农民说能过上跟城里人一样的日子就是幸福,打工的说能开清工资就是幸福…… 众说纷纭,不一而足。可我认为,幸福应该是一种心态,一种心理感受,一种自我安慰,一种满足感,一种成就感,一种享受其乐的精神状态。一个人幸福不幸福,或者说一个人幸福的体验,只能是感性的、具体的,来自于实实在在的生活。在这里,我也说说我的幸福生活。

我是冀中的一位普通农民,在种好我的十亩地的同时,我不打牌不养鸟不钓鱼,唯一的爱好就是读书,可以说是一个“书迷”吧。并且,我读的并不是什么关于种菜养羊之类的实用书,而是在乡亲们看来一无是处的“闲书”,不仅有曹雪芹的《红楼梦》、老舍的《骆驼祥子》等中国作家写的“闲书”,而且还有国外的呢,比如托尔斯泰的《复活》、斯坦贝克的《愤怒的葡萄》、海明威的《老人与海》等等。在乡亲们眼里,这些个“闲书”,你就是一个字一个字抠下来吃在肚里消化到血液中又有什么好处呢?是能多打几车麦子?还是能多收几筐苹果?

尽管乡亲们不理解,那眼光有的近似嘲笑和鄙夷,但结婚成家二十年余来,我不仅打了那么多麦子,收了那么多玉米,而且还在劳作之余读了那么多的书,也写了那么多的字。可对于大多乡亲们来说,有钱、有楼、有车才是真真正正的成功,才是人人向往的幸福生活,而对于我的那些整箱整箱的藏书和发表在报刊上大块小块的文章,还有那些红色的紫色的荣誉证书,还有什么作家证等等,他们向来是不理解也不屑一顾的。

所以,多少年来,我和妻经常会有下面或类似下面的对话——

妻羡慕地说:你瞧张三家盖上新房了,连装修花了三十万呢。

我则欣喜地说:你看我的中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了,而且还是头题呢。

妻羡慕地说:李四家买奔驰轿车了,锃光瓦亮的,好气派好威风啊。

我拿出作家证欣喜地说:我加入作家协会了,省级的。

妻羡慕地说:老孙一家六口今年夏天去澳大利亚旅游了,还坐了飞机轮船呢。

我欣喜地说:我今年又成为省文学院签约作家了,是三十来名签约作家里唯一的一位农民。

妻羡慕地说:前院赵六指上月那批铜货一出手一天就挣了好几万,他请乡亲们下馆子了。

我平静地说:凤霞,我们不要和人家比,我们要比我们从前,你看,我们的生活不是也比以前好多了吗?我们的儿子不是也上大学了吗?我们虽然不能挣大钱,但也足以供儿子上大学,足以维持我们三口之家的生活啊!

灯光下,妻轻轻叹口气,然后就安静下来,呆呆地看着我读书。多少年来,她已经融进了我这种晴耕雨读的生活当中了,她也已经习惯了我们这种小富即安的平淡日子了。当初,她常常因为我的名字频频出现在报刊上而骄傲和欣喜,我想,谈恋爱时她那么痛快地答应嫁给我,可能与这有一定的关系。可后来,当她发觉读书与写作不能买楼置车不能给她带来所谓幸福的时候,她好像也和乡亲们一样不屑于我的那些书本和文章了。但她依然容忍我的读书和写作,而且平日尽量多揽些家务多照顾孩子,以便给我创造宽裕的读书和写作时间。在这里,我还是要真诚地对妻说一句:凤霞,感谢你的容忍!感谢你在迁就,感谢你给了我这种晴耕雨读的幸福感受!

我常常想,假如有两个选择摆在我的面前,一个是给我一百万的金钱,从此过安逸豪华的生活,但前提是以后一本书不许读,一个字也不许写;而另一个选择是,过平常的日子,可以读书和写作。那么,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因为,我热爱读书,我喜欢写作,读书和写作,就是我生命中的一半,就像我的妻子和儿子是我的另一半一样。

这种幸福的生活感受,真好!

20157月修改(1499字)


编辑:刘宏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