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抗战纪事 >> >> 正文
满城抗战纪事(十四)
作者: 韩金波 | 来源: | 日期:2015年7月20日


 

忆韩家庄惨案

 

斗转星移,转瞬间“七七事变”已过去了七十八年,但发生在韩家庄附近的抱阳山大庙惨案,却久久地留在我童年的脑海中,每当梦中重现那悲惨的一幕,常在恶梦中惊醒。

1937922(农历八月十八),中国军队从卢沟桥撤退下来。蒋军嫡系25师,为掩护晋绥军、西北军撤退,在韩家庄抱阳山东麓阻击日寇一上午,午后转到永安庄西山。日军先用三架飞机低空扫射、轰炸,扫清村北的前沿防御阵地后,用山炮向山上守军炮击,随后一队队刺刀上挑着小太阳旗的日军,从未收割的玉米地冲上山来,迫使守军退守永安庄西山,一直打到傍晚。

 

这是抱阳山东麓的三个山头,当地村民叫狼壳顶(音),1937922日上午,国民党部队曾在这里阻击日寇。

 

蒋军撤退后,一队队20多人的搜山队,打扫战场,这伙惨无人道的兽兵,首先把两名从保定逃来的商人挑死在山下一看山的院中,然后到半山腰的大庙,将藏在佛像背后夹道中的30来人,一个个拉到佛像前用刺刀挑死,有的当下死不了,发出阵阵惨叫,山下看山的人都能听到。数天后,日军退去,我和几个12-15岁的小伙伴上山去看,大庙一石缝中藏着一名20多岁的妇女,怀抱一吃奶的孩子,被日军从背后一枪打死母子二人,流出一大滩血。庙内更是惨不忍睹,横躺竖卧成了人堆,血流满地,尸体开始腐烂,成群的苍蝇,令人作呕的恶臭,惨状难以形容,本村罹难的有万老益、万五、韩老田及青年长工89人。

 

石墙上面是清代及民国时期抱阳山名胜风景区朝阳庵旧址,日寇在此处杀害从保定、徐水、定兴逃难百姓40余人。

 

这是朝阳庵正殿遗址,当时躲藏在佛像后面的30多逃难百姓全被日寇用刺刀挑死。

 

庙上面一石穴中,长工刚钻进出口一米多深,子弹就从腿当中穿透全身;山坡堂藏着10余名可能是定兴、徐水来此逃难的两三家人,主要是妇女儿童,也全被刺杀,无一生还,事后无人收尸,被本村外逃的两家地主养的56只大狗惨食,臭气熏天。棉被被撕咬成碎片后,挂在灌木丛上达数年之久。

 

这个洞叫躲账洞,躲藏在这里的韩庄村地主家长工也未能幸免。

 

另一队日军沿山边从东往西搜查,本村当年结婚的万全恒,因患疟疾贫血,面黄肌瘦,日军将他拉出山坡堂,母亲、妻子抱住日军小腿跪着求饶,却被日军踢到在地,用刺刀挑死,没有来得及逃走的人钻进山药窖后因为缺氧被活活熏死。

 

此处在韩庄村村南,叫滑石堂,当时躲藏在这里的韩庄村村民7人均被日寇杀害。

 

战斗结束后,傍晚我随逃难的100多人,被日军赶到村边一场院内,半夜日军将一妇女在一边草屋内强奸。事后得知本村有多名妇女被日军强奸。三日后日军退去,回村一看,两个河坑里漂浮着四具被刺死的尸体,满街院到处是鸡毛、鸡猪内脏,苍蝇成群,臭气熏天,全村的鸡猪全被杀光,每家的炕上、锅台上、有的还在锅里拉上一摊摊大便,我家院内四户的房子全被烧光。

日寇制造的韩庄惨案,有60多人被日军杀害,烧毁房屋100多间,使广大村民饱尝到当亡国奴的滋味。后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村里成立了抗日组织,许多青年参加了八路军。1940年,我不足15岁就参加了晋察冀军区第一分区杨成武部队,走上了抗日战场。

 

作者简介:韩金波,1924年生,满城县韩家庄村人,1940年参加八路军,在晋察冀一分区任卫生员、医生,曾在保定专区医院任院长。1985年离休,享受副厅级待遇。

 

附:韩庄惨案韩庄村死难者名单(20人)

万洛厅、万洛义、万五、万大恒、韩丫头、韩贵子、韩洛如、年发子、韩春子、韩洛宋、韩清顺、韩义、韩洛平、韩全妻子、韩亮尔、年生尔、韩洛田、韩洛田家长工3人(姓名不详)。

   注:名单由韩庄村韩文元、韩老区二位老人提供。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