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抗战纪事 >> >> 正文
满城抗战纪事(一0二)——满城抗战英烈朱家麟
作者: 推进办整理 | 来源: | 日期:2015年10月15日

   

 



 

    朱家麟,字国瑞,1892年出生于河北省满城县尉公村一个殷实之家。曾就学于河北省水利学校。

1922年保定军官学校八期毕业,和蒋介石是校友,与陈诚(曾任台湾当局"副总统"等职)是同桌。在校时,朱家麟性情耿直、刚烈,除了功课,平时极少与同学交往。后来,陈诚成为集团军军长,而他即便从"庐山军官训练团"毕业,也没通过同桌的关系,靠陈诚获提拔,更没有因蒋介石的"校友"关系成为其嫡系。朱家麟为人质朴、忠诚,持身严谨,驻防河南安阳时,他俘获当地两大土匪,缴获大量烟土,全部烧掉了,而那时烟土与黄金等价。平常朱家麟总穿着军装、布鞋,鞋底磨破后再做新底上旧帮,  

1922年,朱家麟自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炮科第八期毕业,投至庞炳勋麾下任下级军官,从此追随庞始终不渝。

  1933年春,朱家麟在庞炳勋四十军一一五旅任上校团长,当时日本侵略者已占领东北,不断进犯华北。日本疯狂侵华,激起朱家麟的抗日激情。当他率部戍守罗文峪,两次派营长李振清率精壮士兵百余人缒绳出长城,以大刀挥斩日军人头数百颗,全胜回营。受到军长庞炳勋多次奖励,被誉为“铁血团”。

  19377月初,朱家麟从“庐山军官训练团”高级班毕业后,升任四十军三十九师一一五旅旅长。8月下旬率部参加姚官屯战斗,92124日与日矾谷廉介第十师团血战四日,全军伤亡2000余人,击落敌重型轰炸机一架。此役困苦异常,如冯玉祥急电蒋介石所说:“天气已凉,该军团官兵多穿单衣,终日在泥水中,夜间实难支持。”

  19382月下旬,朱家麟率部和第五战区第二路游击司令刘震东共守莒县,与日军坂师团片野支队激战,由刘震东任正指挥。当时刘部仅400余人,每人几枚马尾式手榴弹,枪支很少,开战不久刘牺牲,朱家麟独力支撑全局。23日,两万多日伪军在突进临沂途中加重对莒县攻击,朱家麟被迫率部退至汤头。在不到50公里距离间,将敌人拖了12天。

  台儿庄战役基本上是由滕县保卫战、临沂保卫战、台儿庄保卫战组成,而汤头之战又是临沂保卫战的重点。33,汤头之战打响,朱家麟反复勉励部属:“今日之战乃马关条约以来,中日两国一算总账的时候了,我们要以必死的决心,争取国家民族的生存,错过这一机会我们想死也无地可死了。”为了争取这“可死之地”,他率二二九团、二三○团在汤头与日军拼死奋战六日。第一日将一一五旅一分为二,他亲率半个旅与敌相搏,一夜之后半旅人已伤亡五分之二,其中二营营长汪大章以下官兵200人壮烈牺牲,另一营长潘鸿文在垛庄殉国。战至39汤头失陷。据纽约出版的《世界日报》19951219追述:“双方主力作战是临沂北方卅里的汤头、葛沟之线,坂垣师团遭我痛击被迫后退卅多公里,后又发现日军第一○五预备师番号。日方飞机大炮掩护全面总攻,我阵地多遭夷平,日军蜂拥而入,我军所有文书、担架、伙夫、马夫俱提起枪支参战,卒将战局稳定。”在极其激烈的作战中,朱家麟始终与部下共生死,奋勇杀敌。临沂城危在旦夕,庞炳勋紧急调整部署,令一一六旅守正面,一一五旅(缺二二九团)为右翼,二二九团及补充团为总预备队,并严令各部死守阵地。李宗仁急调张自忠五十九军赴援。14日凌晨3时,张率部暗渡沂水,朱家麟旅残部始得退入堡子休息吃饭。岂料刚端起饭碗日军即发动进攻,朱家麟扔下碗又率兵与张部并肩战斗。张攻敌右侧背,朱击敌左侧背。14日夜攻占独树头、相公庄之线,并以手枪队肃清了相公庄东南残敌。15日一早又将战线推进至东、西沈杨以北,在傅家屯歼敌400多,朱旅四连连长郭清顺临终前仍下令“冲锋!”补充团李宗岱排长率“敢死队”迂回至正进攻的日军之中,肉搏十多分钟后日军溃退,抛下许多背包、器材、弹药,受到庞炳勋奖励。当时的战斗是逐村逐屋的白刃争夺战,血战四日夜后,张、庞两军共伤亡3000余人,日军亦被歼3000多人。残敌大部向莒县逃窜,一部人仍在汤头固守待援。17日夜蒋介石在武昌闻临沂大捷战果辉煌,亲自致电张、庞祝贺。

  193847台儿庄大战告捷,蒋介石不顾时势,强行调集大量部队组织徐州会战,欲再创辉煌而事与愿违:几十万中国军队装备低劣,在徐州平原被日军团团围困,最高统帅部不得已令各部分三个方向突围。几经苦战,庞炳勋率四十军转移至微山湖边沛县,全军人只剩下1000余人仓促扎营于微山湖边土堡内外,而敌军愈逼愈近。1938511日夜,月黑风高,酷雨凄风,庞炳勋令朱家麟率残部掩护全军轻装突围。霎时枪声、炮声、呐喊声以及急风骤雨声四起,拂晓时敌机又邻空射击,尸横遍野,血水和着雨水横流,此时庞已率部分官兵突围,但一一五旅被日军围困七层,朱家麟“临难不苟免”,仍率残部奋力拼杀。当手下只剩下十余人时他们抢了一辆日军吉普车,插上日军旗帜,由他一个本家兄弟凭着一星半点驾驶知识摸索着乱开。突围至第六层时因车像醉汉般在平原上乱撞,引起日军怀疑,车被打坏,日军团团围上。朱家麟领着几名部下跳下车来,大声喊杀扑向敌人,终于在密集的机枪扫射中倒下,全车人无一幸免,全部壮烈殉国。时为1938512拂晓。在突围的第二天夜里,朱家麟的一位本家兄弟朱益堂和115旅警卫营营长田玉峰重回战场背出朱的遗体,将其埋在沛县西关小李庄的土地庙背后并做了标记。193865全军才在河南漯河召开朱家麟旅长的追悼大会,官兵们都泣不成声。

    19888月底,陕西省政府决定追认朱家麟为“抗日烈士”。19881024向朱家麟后代发放了“烈士证”。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