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学会动态 >> 诗词点评 >> 正文
说唱寓评皆是诗——序高占林第二集诗选
作者: 张志明 | 来源: | 日期:2016年2月16日

唱寓评皆是诗

——序高占林第二集诗选

张志明

    高占林先生的第二部诗集《水声》又要出版了,作为诗友、老乡向他祝贺!

    占林先生大半生从事教育,与三尺讲台相伴。原先未见他有过诗词作品,可他在教学生涯中积累着诗的潜旨。如种子埋在土壤中,遇到适合的温度和水分,就生根发芽并迅速成长为“叶茂花繁果累枝”的大树。他从教育一线退下来后恰逢满城县创建中华诗词之乡,这就诱发了他的创作灵感和积极性,也就是三年多的时间,他写诗词竟达一千余首,可谓一天一首。更可贵的是,他新体,旧体一起写,左右开弓,何种题材适合何种体裁就量体裁衣,很是得心应手。比如,他《怀念父亲》那沉重的抒发内心深处情感的诗,就选择新体诗;一九八六年元旦,/本应是喜庆的一天。/对我而言,却是天塌地陷……紧接着作者写道:.....爸爸——你回来吧。/但无论怎样呼唤,也未能将父亲唤醒,/老人家慢慢地慢慢地闭上了双眼......./如果用旧体诗描写,就难以产生打动读者的效果。作者用了两个“慢慢地”,这其中就产生了老人家难以与家人割的情怀,也包含了家人与老人在生死离别的刹那间的感受。只有感同身受的人才会体察得到的。老人走了以后,作者接着写道:“市县领导来了

亲朋好友来了,都深深地鞠上一躬,/以示深切悼念......”一般干部去世了,能惊动市县领导亲临,肯定是为社会有过重要贡献的人。这样的老人当然是可敬的。看,老人临终前竟然提出的是“死后火化,不要向组织提任何条件”。只有无私的胸怀,才能留下这铮铮作响的遗言哪!作者的老父亲是一位从事50年工作的老公安,为了党的事业,一方百姓的安宁,忠于职守,无悔无怨。真的是伟大源自于普通之中啊!作者一家人仅靠父亲微薄的工资维持生计,自己更得紧衣缩食,“……窝头咸菜吃得那么香甜/一双掌子鞋钉了又穿……”作者的老父亲就这样守着清贫,“从不向组织申请,/再苦再累总是欢颜。……”这也许是革命的乐观主义在他身上的体现。老人家走了,他为家人留下的遗产却是精神,让人永远怀念的精神。

就我所知,占林先生是位孝子,对父母亲生前是尽了孝道的。当然作为子女永远报不清父母的恩情,但你尽其所能了,聊以慰籍。占林先生在《慈母逝世周年祭》中写道:“心情沉痛祭周年,悼念慈母叩墓前。残雪银灰风伴泪,青烟袅袅对空旋。”这首小诗情景交融,写出了为人子者对母亲发自内心的思念之情。

占林先生也是一位善于交友之人。看他的一首[相聚情]的小诗:“挚友相聚感慨多,互谈经历叙蹉跎。人生一世谁无过,忘却忧烦是快活。”朋友们到一起海阔天空一番七嘴八舌无主题,其实“无主题”就是主题。往往在聊天中聊出富有哲理性的话题,有心人可能从中悟出一番道理,诗人们在“无主题”中打开“灵感的闸门”,爆裂出发人深省的警言警句。占林先生在感慨中写出了“忘却忧烦是快活”这句虽然不那么深奥,却道出一个非常朴素的理性之言。古人说;诗贵在平淡中出奇,作者笔下正体现了“平淡之奇”。我们的国家号称“诗国”,有过[诗经],骚体诗,唐诗,宋词,元曲等,其浩瀚如海。我们翻开诗史,让今人能继续传诵的都是那些易记易懂朗朗上口的诗,念着都绕嘴的诗谁有心专门去记它呢?话虽如此,真正能写出平淡中的奇句,是非常难的。请不要误解,“平淡”绝不是直白,比如“大团结万岁”这是口号而不是诗。故意翻词典找出今天很少用的字入诗,那是有意不让人读懂,人们都读不懂了,诗的存在还有意义吗?诗与其他艺术一样,是随着社会发展而前进的,失去社会性,就失去读者(观众),就会走向没有人烟的沙漠中。

占林先生批评一种社会陋习的《给酒仙画像》的现代诗很有韵味,请读者与我一起欣赏:“某饭店雅间的餐桌旁,/围坐着友朋一帮。/美味佳肴摆满桌面,/晶莹的玉液,/散发着浓郁的馨香。/频频相碰的杯声,/发出清脆的声响,/三番五巡奈我若何?/杯杯琼浆进肚穿肠。/醉了,撑着,/倒了,站起。/酒逢知己千杯量……”作者为醉酒者画出了惟妙惟肖的形象,尤其是公款吃喝的那几年更是如此。任何时代任何事情都有不和谐的现象出现,这就是社会的多面性。诗人,作家,文艺家就要找准应该抨击的“点”去揭露,去批判。揭批丑陋,弘扬主旋律是我们永恒的主题。

    再请欣赏占林先生的小绝句《春》“弱柳垂新嫩,娇杨摇絮飞。裁出云一片,紫燕当衣披。”生动活泼是这首小诗的特点。首句“垂新嫩”点出了春的主要特征,“嫩”字在这运用得好,含蓄而贴切。如果写成“摇新绿”也可以,但新绿用者较多,多就显得俗。第三、四两句非常俏皮,也许这里说的是雨后的“闲云”。是谁裁出一片?应该是燕子,看她当衣服披在身上了。好一个“紫燕戏云图”,多么美妙春天啊!他的《元宵晨曲》这首七言绝句也很有趣味:“元宵礼炮饰长空,喜鹊喳喳振翅鸣。天籁童声溶一处,老农欢笑入杯中。”全诗充满欢快的动感。元宵节是中华民族继春节之后的又一重大传统节日,我们这一带,元宵节过后才算春节结束。恰恰此时是北方农闲季节。尤其是农村,把元宵节看得和春节同等重要。占林先生这首小诗就把元宵节欢快喜庆的序幕拉开了。礼炮声、喜鹊振翅的喳喳声、天籁声、清脆的童声、老农碰杯的欢笑声交织在一起,好一派农村富裕景象。老农在过节时早晨也喝点小酒了。看他们的欢笑映在了酒杯中,多么形象的描绘。

我要说,占林先生的诗的确大有进步了,多而快更是他于诗的特点。

    看着他的每一个进步,做为诗友当然高兴。在这里还要特别指出的是:作者的硬笔、毛笔书法也有一些功底,龙飞凤舞,主要体现在一个“美”字上。

    在这次出版诗集的同时,还将出版毛笔自书的诗集。诗书于一身,更不简单哪。

    占林老弟将诗稿交给我,让我写几句话放在前边,唠唠叨叨的有两千言了,作为比他长几岁的我再要说一句:望占林老弟还要努力进取!

                      

                          2015年4月21日于满城

 

 


编辑:方保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