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唐风宋韵 >> 鉴赏 >> 正文
从李文学诗看表现“自我”
作者: 雷海基 | 来源: | 日期:2016年6月13日

《柏坡风》编辑部高金生先生给我寄来贵刊数册,待读到2015年第四期《闲雅趣》栏目的李文学先生四首绝句时,眼前一亮。之所以心头触动,缘于李先生四首诗皆有强烈的自我意识,且表现“自我”的方式自然而多样,读来倍感亲切,不知不觉进入作者营造的诗境。为叙述方便,先列出这四首诗。

雨后垂柳

浴雨浓丝散漫披,风梳燕抚竞芳姿。

痴夫欲赏娇颜色,手把笙箫可劲吹。

笑陀螺

足尖皮厚腹便便,镇日逍遥拟醉仙。

纵是鞭声鸣不已,犹然就势转空圈。

秋日霪雨

丰隆何事恁多秋,涕泗涟涟意未休。

疑汝蓬瀛逃燠热,故将积雨泄金秋。

中秋望月

欲偷秋月满时光,牵我诗情到上苍。

碧海淘来清丽句,夜吟应带桂枝香。

其表现“自我”的方式多种。

其一是用人称。又分几种,直接用第一人称--我,如第四首“牵我诗情到上苍”,第一首用我的代称“痴夫欲赏娇颜色”。用第二人称的,如第三首“疑汝蓬瀛逃燠热”,是我与你对话方式,将我隐藏在“你”的背后。这种将“我”置于字面的方法读来易生亲切感。

其二是省略我,用动词表示。第二首题目《笑陀螺》的“笑”字,是我笑,我字省略了。第四首“欲偷秋月满时光”,偷是我偷,也省略了我。这种省略了“我”字的方法,具诗家语味,诗似有无我之境。而无我之境在艺术手法上胜于有我之境。

其三是将动词置于题中。如第二首《笑陀螺》的笑字,是我笑,我字省掉了。第四首《中秋望月》,也是如此,望月的是我。在题中用动词代表我的方法既具诗家语味,又读来亲切,使读者一开始便入诗境,是博取亲切感高效之法。

李先生四首诗首首有“我”,且用了这么多不同表现方法,足见其功力不凡。

“诗言志”,则诗中必须有我,无我则无物无情,则空泛而不成诗。我之情愈烈,则诗愈感人。否则不如白水一杯,如某刊有诗无题钓鱼岛海滚风雷,狮醒急闻战鼓催。甲午英魂翻雪耻,秦唐勇士剑东傀。”从题到诗既无“我”字或我的代称,也没有省略了“我”的动词,没有一点我的痕迹。又如《八一抒怀“八一军旗映彩虹,峥嵘岁月建奇功。兵强民富国威振,钢铁长城卫和平。”题中虽有动词“抒”字,表示我抒怀,但诗中无怀,没有情怀,这个“我”事实上也就不存在。这两首诗都没有“我”,也就没有情,没有意,就谈不上什么感染力了。故善作诗者,无不在“有我”方面下功夫,将我置于诗中,且讲究将我置于诗中的方式方法,以取词淡意浓之效。上述李文学先生四绝句不仅诗中有我,且方式变化,皆语浅意深,读来亲切,余味无限。

                 2016.03.23于北京


编辑:刘宏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