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杂文 >> >> 正文
段旺村的变迁
作者: 李凤岐 | 来源: | 日期:2016年8月28日

 

    紫珍珠香传千里, 红玛瑙致富万家。

以上联句说的是段旺村葡萄。

每到初秋时节,外地的小商小贩开着三马、汽车便陆续向段旺村涌来。一些大的商贩客户便入住在村中,联系场地,购买果箱,组织人员,做前期收购准备。七月上中旬,一些早熟品种便开始陆续上市。到八月底九月初,段旺村的主要葡萄品种——巨峰进入成熟期,全村果农和收货的客户便都忙了起来。九月中旬进入高潮,那时,你如果来段旺村,从村东路口往西,顺着水泥公路,一直到村西头三四里地长,凡有场地可停车的地方,都有收购点。每个收购点都有几辆卡车停在旁边,四周围着等待过磅交货的人群。交货的果农大多开着农用三马载货车,车厢里装着从收货客户处领的果箱里装满的葡萄。果箱一般两种,带有葡萄商标的可封顶的纸箱和像大托盘一样的木板定制的敞口果箱。纸质果箱装货较少,可装二十多斤,便于市场销售。木质果箱底盘大,装货较多,边框矮,只能装两三层,果穗外露,一眼看透,很难掺假,便于发货。段旺葡萄远近闻名,不但口感好,甜度浓,而且串紧粒大,外形美观。载有装满木质托盘敞口果箱葡萄的三马车厢上,看上去,就像装了一车晶莹剔透的紫色大粒珍珠和玛瑙,没有叶,看不到梗,甚是馋人。交货的人们按先后顺序卸车、过磅、装车。前边的人走了,后边又有三马车从远处奔来。交货的果农除本村外,还有周围村的乡亲们。全村十几个收货点各自抢着收货,人来人往,一片繁忙,横贯东西的村中大道几乎被收货的汽车和交货的三马以及过往行人所填满。

每到这个时节,人们是兴奋的、喜悦的、忙碌的。人们根据自家哪块地葡萄生长状况,算计着哪天摘袋儿,再过几天颜色上透,哪天下剪,一剪能剪多少斤果,根据收购竞争价格,交哪个收货点合算,哪天去登记,哪天去领果箱,需领多少个。家里这些农活靠本家人能不能忙过来,用不用找邻里或亲戚帮忙,找不到人怎么办?用不用雇工?全村大人小孩都在忙着,忙得没时间做饭。每到这个时候,全村所有小卖部都开足了马力,进啤酒、馒头大饼、熏肠熟肉、烤鸭卤煮鸡,不到中午,几乎全部卖光。村中大街两侧也有多处临时小吃摊,果子老豆腐,小笼蒸包等。每个小吃摊也都坐满了吃饭的人们。

收货客户装满汽车,马上拉走到冷库冷冻,余下的人继续收购装下一个车。葡萄经过冷冻降温,可以运得很远。段旺葡萄不但销往北京、天津,上海等大城市,还销往岳阳、长沙等地区,很受人们欢迎。到九月下旬,货源逐渐减少,而国庆、中秋两节将到,价格往往上扬,很是抢手。因为各收购摊位都有本村中介人,当下交货记账的较多,五六天后货发完放款。这是收获的季节,人们辛苦劳累一年,付出了太多汗水,要得到丰厚回报,几乎家家在数钱,家家在存钱。2014年卖了好价钱,平均每斤两块多,平均每亩能卖一万多元。段旺村现有1025户人家,3500余口人,5511亩地,葡萄栽植5000余亩,仅此一项,2014年全村收入达5000多万元。近年来,周围村如大固店、韩村、南辛庄、大贾、宋屯,甚至西边顺平县的五侯、唐兴店等村在段旺村的影响下,也都有大面积的葡萄种植。段旺村在葡萄管理过程中,如套袋、埋土,去副梢等环节,用工较多,往往需要雇工,为周围村的闲散劳力提供了打工机遇,帮他们增加了收入。

为了村民的发家致富,村党支部和村委会加强了村经济基础建设。先是将横贯东西的村中大道修成水泥路,阴天下雨人们不怕了,车辆行人不再担心陷入泥坑,可以随时进村出村了。将村中小学的破旧教室全部拆掉,盖起了坐北朝南的四层教学楼,窗明室亮,图书阅览室、仪器实验室、微机电脑室等功能齐全,人人有课桌凳,彻底告别了土台子,泥孩子的尴尬境况,实现了6年义务教育。随后将村北横贯东西三四里长的农道加以硬化,又分两次将村内所有大街小巷全部硬化,下雨不用再担心出门黄泥沾鞋了。经过两次改造,实现了家家有自来水,并做到全天有水。经多年努力,早已实现了全村水浇地。由于地下水位不断下降,机井废了一茬又一茬,由过去的浅水离心泵到今天的百多米的粗口深水泵。为了节约水资源,将水流沟由土明道全部改造成地下管道。村民有了钱,几乎家家将旧房进行了翻新,变成了砖瓦房,铝合金门窗,大客厅,卧室有明有暗。室内电视机、电冰箱、电磁炉等一应俱全,出门时,手机、手表随身。不少家庭有了电脑,利用网络了解信息,并利用网络购物销售。家家有农用三轮车,较富裕的人家买了汽车。全体村民享受到了党和国家富民政策的恩惠,不交公粮,不交农业税,种地有补助,买电器有优惠,年过60有养老金,鳏寡孤独有低保补助,治病有医保。其实,村中的道路硬化以及水流沟的地下化等工程也都是在国家的政策支持下完成的。村党支部很注意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有大事难以下决心的时候,总要召开党员大会争取意见。全村120余名党员是人们的主心骨。

段旺村的发展变化经过了漫长的渐进过程。

段旺村地处满城区政府所在地往南偏西7.5公里处,东有大固店村,南与韩村接壤,北与顺民村、南辛庄相连,西部则是顺平县的五侯和唐兴店村。西北望10余里便是抱阳和尉公山,东南两面便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在上个世纪的文革以前,段旺村还是一片破败景象。横贯东西的村中大道原是一条大道沟,深有丈余,宽窄10来丈不等。这条壕沟在村东头向东南拐了个活弯通向大固店,在村西头向西通唐兴店。村中这条东西大道沟南1000余米有一条与之平行的东西道沟,东通大固店,西通唐兴店。村北也有一条东西向的道沟与村中道沟平行,相距也近千米,不过这条沟显得更深更宽。村南有两条沟通韩村,两条沟相距千余米。村北有三条南北方向的道沟西侧的那条向西北通两分庄,中间这条向北通顺民村到满城,人们叫做十八里沟。这两条沟深且宽,很像山根脚下的沟壑。十八里沟是通往县城大道,沟底丈余宽是人行大车道。从高往下看,段旺村分布在村中东西沟南北两侧,村南村北两条东西方向沟的中间,而村南村北南北方向的几条沟又都和东西方向的三条沟相通联,很像棋盘上的格子,各农户分家族散居在格子高地之间。从各道沟的沟壁土层看,除最上有一层褐色土外,往下几乎都是立状红黏土。段旺村的这种地貌结构显然是千百万年来西部山区山洪无数次爆发冲刷而成的,这里曾是古河道,

有人说段旺建村于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巡国,驾崩于段旺,故名断王村。那时村落已成规模,建村必然早于西汉。后觉村名不雅,改名为段王村。清代乾隆年间《满城县志》寺庙志部分说:“石佛寺,在县南十五里段王村。”后来村名演变成如今的段旺村。村落建于西汉,毕竟是传说,但坐落于村西北角的石佛寺就成为建村于唐以前的物证了。清代乾隆年间《满城县志》收有县署教谕冯日望于明正德丙寅(1506年)写的《石佛寺碑记》。碑记说“盖满城之西南隅十五里而遥为段王村,村有寺为石佛寺。无故碑记,其肇建日无可考。迄明兴百五十年,为正德丙寅,本村省祭官李景芳,深崇其说,视所倾圮,捐资重修之。得砖于殿垣间,砖型十字曰:贞观元年建立,敬德监造。此砖果出敬德之时,则寺已千百年于兹矣。”碑文又说:“寺正殿二楹,东西殿各一楹,东南隅有钟楼,山门内有萧墙,正殿门前有石香亭一,殿后有小路一,东廊僧房三间,西廊僧房三间,计南北长二十二步,阔如之,约三亩计。垣外香火地三亩,东至谢家园,北至王家园,西、南至道。外,主持僧广宣买到香火地二段,共十六亩,四至不仝。”现在寺庙已毁,成了民宅,此碑已无存,唯有碑文存于古县志中。清道光十五(1835年)年重修寺庙,夏立《重修石佛寺记》石碑。此碑随着寺庙的毁塌被村民用来做铺路石。村党支部书记袁大庆经人提醒后将此碑移到村委会院内矗立在一角保护起来。

姓李的为村中大姓,另有王、田、尹、毛、袁、张、焦、解等。据传在明代洪武、永乐年间大移民时,姓李的三兄弟从山西洪洞老挝村搬来,一人落脚于段旺村,繁衍到今天的规模。从历史上看,满城保定一带战乱频仍,宋元时期更甚,乡民多时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人们饱受战乱之苦。人口和经济发展都极为缓慢。

段旺村在合作化以前,基本没有水浇地。全村有几眼水车井,也只能浇少许菜地。全村乡民种地基本是靠天收,有时遇到春夏大旱,安不上苗,只能秋天种茬棱子。种的庄稼主要有小麦、玉米、谷子、高粱、黍子、稷子,山药、绿豆、黄豆、棉花等品种。风调雨顺时,一亩小麦能打百八十斤,遇到春旱,往往绝收。解放初期,玉米、谷子、山药是人们的主要粮食品种,这些品种主要生长在夏秋季,雨水充沛,收成较有保证。千百年来,段旺村的乡民基本是以种地为生,种啥吃啥,旱涝半年粮,没有经商的习惯。每到冬春,总有外出和来村讨饭的人群。

生产工具和手段比较原始,民风淳朴。运输主要靠筐背,肩挑,小车推,人或牲口拉。生产农具主要有钎、镐、耙、镰、犁、鉌子、种埘等。人们基本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模式。穿衣靠自己种棉花,自己纺线织布,自己做单衣棉衣。穿鞋靠自己抹夹纸,搓麻绳,纳鞋底,上鞋帮。几乎家家有自己的饮水井,水深两三丈,上有提水的辘轳和井绳,盛水有水筲和水瓮。家家几乎有毛驴,用来做脚力拉犁拉车等。各家养鸡,都是散养,鸡蛋主要是自家吃,有时也将多余的拿到集市卖几个钱好买油盐。家家养猪,有猪圈,厕所和猪圈连在一起,猪圈的粪肥种地用。家家种麻,耨麻,剥麻,搓麻绳。妇女的主要工作除带孩子外,成天围着锅台、井台和碾台转,剩余时间就是纺线织布纳鞋底,没有闲暇。家家房屋较低矮,土坯墙,木檩、木椽、苇笆、泥灰顶,富裕人家石板顶,木格子窗户糊白纸,贫穷人家建团摽或住地窨子。做饭烧柴禾,即麦秸、玉米秸、豆秸、干草、树叶等。家家有柴禾垛,柴禾棚 。人们最怕连阴雨,屋漏没处躲,柴禾湿了没的烧,碾子不能推。村有几个河坑,是夏天孩子们嬉戏的地方。人们的吃食样式主要是山药玉米粥、烀山药,贴饼子,饸饹、蒸馅包子、捞水饭,烙饼、擀面等。白面是很少吃的,除非老人、小孩病了,吃碗疙瘩面。再穷,大年初一五更也要尽量吃顿白面饺子。走亲串友往往带蒸馒头。过冬取暖主要是用烂柴禾搙土坯炕,全家围着木炭盆,很少有买得起煤的。不管穷富,人们都很看重过年。做母亲的拆旧翻新要让全家每个人穿上新衣新鞋。不管大小杀一口自己养了一年的猪,正膘正肋盐起来备明年用,其余过年改善生活。过年除吃少量白面馒头外,豆腐渣饼子和黍面年糕是主要食品。五更饺子吃过后,邻里和本家之间晚辈向老辈拜年,有时一二十号人碰在一起,小孩子们跟在大人后边取乐,很是壮观。                                

段旺村的先民们为生存挣扎在水深火热之中,也有自己苦中乐的文化生活和道德准则。清乾隆十六年《满城县志》载“王琚,号昆所,段旺人。明万历癸卯、丙午、已酉武举。(1603,16061609年)”段旺村当时很可能有少林会,有习武之风。人们的思想受当时封建伦理意识影响较深。清乾隆十六年《满城县志》贞节志载:《孙氏,邑之东原社段王村人,省祭官李章妻也。方二十岁,章卒,遗一子邦臣方一岁,誓死靡他,坚贞守义,抚育成立。娶妇张氏,邦臣未二旬,亦早逝矣。妇张氏年方二十六,孙氏倡之同甘苦,纺绩度日。勤俭理家,家道益丰。及孙稍长,遣就外傅,早游泮宫。乡里称其双节。事闻有司,相继旌表门闾焉。》村北十八里沟西沿上侧曾立有一高大白色石碑,人们说是为旌表“一女子看到两狗交配羞臊而死”的贞节碑。人们崇尚文化,重视教育。清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续修《满城县志》载有当时县令皮殿选撰写的《清查紫口村、段旺村、方顺桥北头三处义学碑记》载:《段旺学乃村民私捐所置,地少租薄。余令缓延师数年,取租置地,而馆谷遂充裕。》当时全县已有义学十七所,再加又清查出来的三所计二十所,可见段旺村民是比较重视子女教育的。据民国二十年《满城县志》载:《段旺初小建于光绪377月(1907年),男生61,女生5,教室3间,教员室2间,厨房2间。》满城县各村小学均建于清末民初,段旺小学的建立在全县是比较早的。段旺村有为红白事服务的吹打班子,有河北班子剧团,有冬冬镲打击乐。村中每个道口有庙宇,内有神像。有三个招魂庙,供人死后招魂活动。人们说有一处鬼集,证据是说有人撒尿,忽听有声音说:别尿到饸饹锅里。人们大多不信,反正吓得小孩子们晚上不敢出门。

村有叫马成的说书艺人,有时也招来外地说书艺人来村说书。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有个叫蔡宝光的艺人来村说西河大鼓《杨家将》,村民敛些钱和吃的做报酬,每天晚饭后鼓一敲,人们自动带着凳子围了过来。鼓点冬冬,三弦悠扬,艺人说唱结合,声情并茂,那时虽然没有麦克风,在夏天宁静的夜晚能传得很远。从村这头说一段时间,又到村的另一头说,整本联唱,人们跟着听。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农村刚有电视,电台放《射雕英雄传》、《武林志》,几乎万人空巷,人们疯了似的看,成了当时文化生活的主要内容。

段旺村人具有浓烈的爱国情怀,向往美好,追求进步。据《中国共产党河北省满城县组织史资料》载:“192710月,经中共顺直省委批准,成立了中共满城特支。王茂臣任书记,主要活动在满城王辛庄一带。到192712有,满城党员有:王茂臣、刘宁一、王永昌、王永谦、陈观民、毛兴武、何厚之7名。”毛兴武,段旺村人,他是段旺村第一名共产党员,也是满城县当时仅有的几名共产党员之一。他以教书为掩护,从事党的活动。毛兴武于19297月至9月曾任中共满城特支书记,同时兼任中共城内小学支部书记。段旺村东南角原是地主的场地,故名东场,是段旺村党的力量发展集中的地方。李姓弟兄几乎都是共产党员:老大李进财1938年入党,老二李振财1938年入党,老三李忠贤1938年入党,老四李遇春1936年入党,1937年与王雪年、尹仁仲离家投入革命,老五李大群青抗先,被日寇抓走前也是共产党员,姐姐李桂兰1941年入党,妹妹李玉香1943年入党。在东场,李德庆1938年入党,李牛子(尹忠)1938年入党。当时人们把段旺东场称做小边区。段旺村1940年左右属满城第三区,1938年前就建立了党支部,第一任书记田世昌,第二任书记李振财。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发动群众,挖地道,破交通,送公粮,当向导,除汉奸,掩护过往干部。1944年,县大队在段旺村驻被敌人侦知,突然包围段旺村,于是县大队及大部分村民钻入地道,敌人围了四五天,毫无收获,无奈撤走。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段旺村的人民为新中国的诞生作出了巨大牺牲。19417月县边区政府立于寺角村西山脚下的《抗战烈士纪念碑》载有:“郑保田,段旺人,基干队员,于1941年在五区与敌作战牺牲。”县政府于19494月立于抱阳山腰华严寺西侧的《满城县烈士碑》载:“宋选才,三十团团长,满城段旺村人。区级干部,李德庆。连级干部,李忠贤。”1943年,日寇包围段旺村,抓走李大群、李常瑞、李长河等20余人,至今不见尸骨,不知下落。乡亲们为躲避敌人杀害,几乎每到傍晚都要到西部五侯、唐兴店、尉公一带躲藏。

新中国建立后,人民过上了安定幸福生活,并在党的领导下,组织起来,走社会主义道路,段旺村逐步发展,发生了巨大变化。1956年,县里的东方红拖拉机第一次到段旺村耕地,引来本村、周围村民及腰山中学的师生参观,遍地是人,人们兴奋。1958年,人们大搞技术革新,村买来了第一台锅驼机带水车浇地。1961年通了电,人们点上了点灯,随后用电动机带水泵浇地。尽管地下水位急剧下降,经多年努力,全部实现了水浇地。小麦由亩产百十斤增到近千斤。1965年,在农业学大寨的浪潮中,党支部书记王效力带领支部一班人统筹规划,调动全村之力,大战冬季三个月,靠小车推,硬是将村中东西二里多长,平均三四米深,二十余米宽,经千百万年形成的土沟壕堑全部垫平。这是一个壮举,在旧社会是不可想象的。只有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又在党的领导下,才能实现这翻天巨变。随后将道路重新规划,全部改成上路,改变了段旺村几千年来走道沟的历史。19711972年,聚全村之力,利用冬闲时节,将全村沟壑整理,变成良田,扩大了耕种面积。又将不平的耕地取高填低,以利水浇。这是一项基础性工程,为后来的高效农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中华民国大改良,拆了庙宇盖学堂。段旺村也不例外。段旺小学现在校址原是一座庙宇,北临东西道沟,又正对南北向的十八里沟,庙有小门东向,需经几十个台阶方能到沟底。庙青砖青瓦,檩木粗大而结实,四合院,高台阶,南北房各三间,东西房各两间。有段时间,男女分校,女校设在村中偏西的另一个庙里。后来,南房、西房拆除,北房翻新,齐东房南侧又盖面南三间教室一个。1968年,在现在的学校南侧建北、东、南三面教室七个,教师办公室三个(各一间),及教师厨房一间。1970年前后,段旺小学曾有带帽初中,一二班在村北原县办初中旧址上课。1986年,段旺小学有10个教学班(五年制,每年级2轨),460名学生,另有学前班2个,110名幼儿。有教师13人,其中民办7人。1996年至1997年,乘满城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东风,党支部书记张福祥盖起了如今的教学楼,并就势将村中东西向大道水泥硬化。在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段旺村连续出了十几位大学生:李慧仁,河北北京师范学院;李金祥,西安交通大学;田秋战,唐山矿业学院;李秀英,包头钢铁学院;李秀娥,天津工学院;田玉祥,天津工学院;袁慧芝,北京矿业学院;尹兰婷,北京石油学院;尹庚辰,唐山铁道学院;李洪生,北京矿业学院;李凤祥,南开大学中文系;孙志远,军校;宋士魁,某大学;李兰亭,某学院。为国家输送了建设人才。在段旺村的历史上是一个奇迹。

自从旱地变成水浇地后,种植品种和种类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小麦不再人拉种埘播种,人拔镰割,而是机播机收,把麦粒直接从地里装袋往家运,晒干入库。夏季只种茬玉米。过去大面积种的谷子、棉花、黍子、荞麦、山药以及玉米地里间作的绿豆,地头地脑种的高粱、黄豆,棉花地里带的芝麻几乎都不见了。段旺村人头脑灵活,思想解放,极易接受新事务。改革开放以后,在党的富民政策指引下,为发家致富进行过多种尝试。1965年,村集体在西北建了一个几百亩地的果园,后来13生产队、15生产队和16生产队也建立了果园,社员的收入明显提高。开始有人种蘑菇,成功后带动了多人种植。蘑菇孢子粉极易刺激人的呼吸道,对人体造成伤害。加之蘑菇场地消毒不严,造成污染,菌体坏死,造成绝收。1980年,有人引进草莓。先是小块地少数人种,后是大块地多数人种。先是平地,后盖冷棚,再后暖棚,温室大棚。一个温室大棚长达七八十米,宽十几米。一块地种草莓几乎家家种。从育苗,管理,移栽,打围墙,帮骨架,盖塑料布,盖草帘,掀草帘,冬季生火加温,棚内浇水,除草,花期放蜂授粉,摘果,外销这一流程,从头年秋天开始一直到第二年春天结束达近10个月。为了提高收益,草莓采摘之前,就栽上西红柿小苗,等到草莓采摘结束,西红柿就要开始采摘了。一个大棚,全家忙,何况有的人家搞三四个。冬天刮风下雪,果农更是辛苦。别人往被窝钻,而果农却要往地里跑,扫雪、压棚,只怕发生意外。一个大棚一般能卖两万余元,段旺大棚多时能达500余个,仅这一项,段旺村能进一千万元。

1985年,段旺有人引进葡萄,即县林业局从昌黎引进的巨峰、玫瑰、龙眼等品种。种葡萄,过去只是个别人家庭院栽植,田园大面积尚数首次,人们比较陌生。当葡萄开始产果,在市场销售时,因少而新鲜,卖了好价钱。李大铁卖葡萄在段旺村盖起了第一座小楼,又临大街,引起全村轰动。人们纷纷仿效,种植葡萄之风在全村逐步蔓延开来。巨峰葡萄,属从日本引进品种,粒大,成熟后紫红色,美观好看,抗病率中上等,花芽成果率高,加之段旺土壤特征,含糖率高,酸甜可口,口感极佳,市场销售抢手。经过选择,巨峰葡萄成为段旺村主要栽植品种。在河北农大教授的指导下,科学施肥,施药,掐穗尖果穗整形,果穗套袋预防病害,并可整体控制果穗着色期,以便整体下剪外销。每年七月开始,一些商贩便来联系货源,全村果园乱转,有的预先订货商讨价格。由于全村葡萄种植形成规模,产量巨大,有货源,形成销售市场。再加葡萄经冷冻降温后能外运很远,能销往江南很多城市。一些大的商户实行收——运——销一条龙,只要果品质量好,果农不愁销售。人们手里有了钱,首先想到的是将祖辈留下的低矮破旧房屋翻新。到目前全村所有旧房,几乎全部翻新,有的已经翻新两遍,二层楼房增加了不少。有了房,买汽车,还有的到县城买楼房,让孩子到城里去读书。

段旺村人在欣喜背后,也不时有隐隐的烦愁。农药化肥价格不断上涨,自然灾害时有发生,受市场大潮的影响价格不稳等因素也时时牵动着人们不安的心。正是:

               无闻默默几千年, 雨苦风寒话旧缘。

               幸遇骄阳无限好, 花红柳绿在今天。

 

               

 

 

                                 2016818于满城永乐园


编辑:凤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