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任新安文字作坊 >> >> 正文
新安文字作坊(36)——保尔的爱情(读书杂谈)
作者: | 来源: | 日期:2016年9月1日

 

在闲暇的时候,我重读了前苏联作家奥斯托洛夫斯基的长篇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细数那些文字,让自己飘忽的心灵寻找到片刻的宁静和安慰,而且还有对人生的鼓舞与激励。因为,这部著作创作本身,就是一场战斗!作者在疾病缠身双目失明的情况下,一直保持着乐观主义精神,他强忍剧痛不让别人发现,与死亡作着坚决的斗争!他说:“只要我身上的细胞哪怕还有一个能活着,它就可以抵抗,而我也就不会死,我要抵抗到底……只有在彻底被摧毁的情况下,我才离开人世!”奥斯特洛夫斯基以乐观的精神迎接自己肉体的死亡,他始终相信的是,自己的精神永远不死!

看罢最后一页,我合上书后就陷入了沉思,我想我们现代人所缺失的,不就是保尔他们的那种意志和精神吗?不就是那种在困难面前乐观而向上的顽强斗志吗?不就是那种忘我的为了一个目标锲而不舍的勇气和韧性吗?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一部自传性长篇小说,在本书中,作者对自己一生的经历加以概括和提炼,以自己为原型塑造了保尔·柯察金这个平凡而伟大的英雄形象。多少年来,无数的火热青年受到这本书的感染,以保尔为楷模,勇敢地投入生活和斗争,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去完善自己的人生。

在本书中,主人公保尔和三个女人产生了爱情,但各有不同的结果!我着重试着分析一下主人公和这三个女人的情感纠葛,这样,可能于我对这部作品的理解有所帮助吧。

保尔的初恋对象,是一个林务官的女儿,她叫冬妮娅,这个姑娘纯洁、美丽、动人,待人和善友好,彬彬有礼,说话的时候柔声细语,不会拘谨,让人感觉温暖而舒适,非常容易接近,有时又有点调皮,体现出女孩所特有的活泼可爱。冬妮娅生活安逸,喜爱恬静地读书,平时总是拿着一本书学习,对待朋友真诚友善,无拘无束。她在和保尔的相处过程中,头脑中没有什么森严的家庭等级观念,为人勇敢,敢做敢爱,也敢于向自己所爱的人表达自己的爱意,而且她做事细致入微,真诚关心自己的朋友,不顾自己的安危无私地帮助朋友。开始,保尔对冬妮娅抱着不信任的态度,甚至他在想,只要这个美丽的和受过教育的姑娘对自己有一点看不起的举动,他就准备给以断然的行动还击。后来,通过参观冬妮娅的书房和卧室,并见到了冬妮娅的母亲,一个可亲可爱的老人,保尔对冬妮娅的态度就变得有些自然了,和冬妮娅一起度过了好几个小时后,彼此都感到很愉快,并且,保尔开始喜欢上了冬妮娅的母亲。冬妮娅怪保尔头发太乱,在自己的卧室给他梳头,“冬妮娅笑着从梳妆台上拿起一把木梳,很快就把他那蓬乱的头发梳的整整齐齐。”在冬妮娅的影响下,保尔第一次进了理发馆,并用工资买了一身廉价的衣服,当他再度出现在冬妮娅面前时,保尔是这样的形象,不能说他不是因为冬妮娅而改变的,“他今天穿着新的蓝衬衫、黑色的裤子。皮鞋也擦得发亮。她的头发-------冬妮娅一眼就注意到了------也剪过了,不像早先那样蓬乱,这黝黑的小火夫完全变了样儿。”保尔此时的形象是因为冬妮娅儿改变的,因为,他已经把这个女孩子当成一位知心朋友,并把自己偷枪的秘密告诉了她,还把对她的称呼改了,就是把“您”改成了“你”。

后来,保尔被监狱错放出来无意间逃到冬妮娅的院子里,冬妮娅说:“保尔,亲爱的,怎么是你?”此时,这个姑娘心里交织着惊喜的感情,一股无限的怜悯和温柔席卷了她,当她握住保尔的手时,冬妮娅说出了心里的话:“我亲爱的保尔,我的心上人……我爱你……”

在两个人分别的那个夜里,他们互相搂抱在一起,他们接了吻。在黑暗中,保尔闻到了冬妮娅的发香,似乎也看到了她的眼神。保尔动情地说:“冬妮娅,我是如此地爱你!我说不出多么爱你-----我不知道怎样对你说。等和平了,你要愿意,我就做你的好丈夫,我永远不欺负你,要是我欺负你,你就让我死。”

保尔说出了肺腑之言,看来,他是真的爱冬妮娅,并且爱到骨子里去了。

在保尔和冬妮娅暂时分别时,作者有这样一段描写:“屋子很静。只有时钟在滴答地走着。两个年轻人都没有心思睡觉,因为再过六个钟头他们就要分别了,而且可能永远不能再见。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两个人心里的千言万语怎能够说的完呢!”“啊,青春,无限美好的青春啊,当情欲还只是从急速的心跳儿隐约被感到的时候;当无意间触及爱人胸脯的手像触电一样迅速移开的时候;当纯洁的青春的友谊被看得高于一切的时候;还能有什么能比爱人搂着脖颈热烈的亲吻而甜蜜可亲的呢!”

两个人拥抱接吻了,显然,他们已经不知不觉走进了爱的港湾。

但是,冬妮娅最终还是没有能够从她那个资产阶级小姐的出身跳出来,对于世界了解不多,不深入,不能彻底的改变自己对于各种事物的错误认识,随着年龄的增大,变得越来越自私,个人主义,爱出风头和骄傲,与保尔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有一次,保尔曾告诉冬妮娅:“如果你要求我把你放在党的前头,我不会是你的好丈夫。我首先是属于党的,其次才是属于你和别的亲人的。”然而,冬妮娅不理解保尔,更不能接受他的革命思想。后来保尔意识到,冬妮娅不是“自己人”,“不能钟爱工人阶级的主义”,就已然和她分手了。在筑路工地上,两个人相遇了,冬妮娅穿着漂亮的长筒雪靴,戴着翻皮海豹帽子,她早已结了婚,丈夫在铁路管理局担任要职。她看见保尔“穿着又破又旧的短褂,一只脚穿着破靴,一只脚穿着一只古怪的套鞋,脖子上围着一条脏毛巾,脸好久都没有洗过”禁不住说:“老实说,我真没有想到你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难道你不能在政府里找到比掘土更好一些的差事吗?我还以为你早就做了委员或是什么同样的职位呢,你的生活怎么搞的这样惨啊……”保尔非常坦然地说:“你不用担心我的生活,我的生命倒是过得蛮好的,只是你的生活已经变得比我想的更坏了,我也没有想到,你变得这样……酸臭。”这场对话,体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保尔和冬妮娅算是彻底了断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他们各自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

 

保尔真爱的对象是丽达,“丽达·乌斯季诺维奇是一个十八岁的姑娘,一头乌黑的短发,穿着茶色的制服,腰里束一条窄窄的皮带。”丽达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她漂亮、机智,打扮简单,干练而勇敢,心地善良而言语坚定,有着顽强的革命意志,她的内心思想丰富,酷爱工作,善于出谋划策,能够积极应付突发事件,使事件向好的方面发展,而且绝不会让私人的感情影响自己的工作,很好的处理好了自己爱情和工作的关系。她工作积极,仔细认真,富有创造性,能够很好的理解别人,不会怨天尤人,在工作上为自己信仰的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她爱憎分明,热爱自己信仰的共产主义,非常憎恨剥削阶级,与保尔志同道合,配合默契。同时她还能够真诚地为他人祝福,帮助他人进步。

“在保尔心目中,丽达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她是他的志同道合的朋友和同志,他的政治指导员。但它究竟还是一个女人。”这就是保尔心目中的丽达。丽达经历过爱情的欢乐和失掉爱人的痛苦。她曾经把她的爱情献给两个布尔什维克,而这两个人都先后为国捐躯了,一个是仪表堂堂、身材高大的旅长,一个是生着明亮的蓝眼睛而青年。丽达是个成熟而稳重的女人,她经历过幸福与痛苦。当保尔把丽达的哥哥误认为她的丈夫时,保尔难过了,这证明他是真心爱着丽达。

保尔始终在默默爱着丽达,但由于革命工作,没有向她表达自己的爱。

在筑路队,保尔不性染上了伤寒,而且昏迷不醒,大家都以为他死了。当丽达听到这个消息时,她在自己的日记中表达了自己的痛苦心情:“为什么我会如此难过呢?在我动笔之前,我痛苦了一场。谁能想到丽达竟会哭。而且还哭得这么伤心!难道眼泪永远是意志薄弱的象征吗?今天流泪是因为一种无法忍受的伤痛。为什么我会感到悲痛呢?今天是胜利的日子,寒冷的恐怖已经被克服……这是胜利,但是已经有两个人为它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克拉维切克和保尔·柯察金。保尔的死使我发现:对于我他比我原先想的还要亲爱和宝贵。”

后来,保尔在乌克兰代表团会议上遇到了丽达,保尔的“死而复生”让丽达吃惊,丽达颤抖的声音说:“你还活着?”此时,保尔终于要表达自己对丽达的爱情了。保尔问:“还来得及吗?”丽达微微一笑,解释说:“我现在已经有一个小女孩了。她的父亲,也是我的好朋友,我们生活得很和谐,照现在来说,是三位一体不可分割。”读到此时,让我感到非常遗憾和震撼,而保尔却平静面对。分别以后,丽达留给了保尔一封信,那封信感人至深,丽达在信中说:“我本想偿还我们的青春宿债,但是,我还是把最初的愿望打消了。因为我觉得那样做并不会使我们得到很大的快乐。在我们生活里不光有战斗,而且还有美好的感情所带来的欢乐。紧握你的手,丽达。”

当保尔把这封信撕成碎片时,他心中对丽达的那种爱恋也就完全结束了,但他没有痛苦,马上又投入了新的生活之中。

 

达雅是保尔身患重病时结识的一个女工,“达雅已十八周岁,虽然不算漂亮,但那对淡褐色的大眼睛、有点像蒙古画上那样的细眉毛、端正的鼻子和丰满的嘴唇,使得她显得非常动人;那件带条纹的短工作服紧紧地绷着富有弹性的充满青春活力的胸脯,”这就是达雅给保尔的第一印象。他帮助这个女工读书学习,提高他的思想觉悟,使她摆脱了庸俗的家庭,加入了党组织,后来,达雅成了保尔的妻子,当时,虽然保尔非常需要照顾,但还是支持妻子做更多的工作,并为她的进步而高兴。

当保尔的两条腿完全瘫痪时,达雅勇敢地隐藏着她的失望和因无力帮他而产生的痛苦,可保尔却抱歉似地微笑着对新婚不久的妻子说:“达雅,亲爱的,咱们俩只有离婚了。在们在约定的时候并没有说可以这样生活下去呀。亲爱的,今天我要认真考虑这个问题。”而达雅去失声痛哭起来,并把头紧紧贴在丈夫的胸脯上,以这样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真爱和锲而不舍,这是多么让人感动的一对夫妻啊!

后来,达雅在政治上成熟了,并且入了党,还被推选为工厂委员会的委员,同时,由于忙于工作,陪伴丈夫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但当时已经双目失明的保尔为妻子能成为布尔什维克而感到自豪,这也大大减轻了疾病对他折磨产生的痛苦。

 

最后,让我们重温奥斯特洛夫斯基的这段名言吧,尽管这好像已有些过时,但它的精神永远会激励着我们。“人最宝贵的是生命,这生命,人只能得到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的精力已经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编辑:任新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