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任新安文字作坊 >> >> 正文
新安文字作坊(39)——我读《茶花女》(读书杂谈)
作者: | 来源: | 日期:2016年9月1日

一部作品的产生,跟作家的身世和亲身经历有着很大的关系,尤其是优秀的小说作品。

九十世纪法国小说家小仲马就是通过自己的经历和感受,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一气写成了不朽的作品《茶花女》,成功地塑造了妓女玛格丽特·戈蒂埃的形象,这部作品,我是这些日子才读的,并且两遍,时刻被一个妓女无私的爱情和最后的悲剧所感动,叹服作家的妙笔神功和匠心独特。

从结构上来说,《茶花女》写得环环相扣,衔接自然。作者采用倒叙的形式,用第一人称去写这个爱情故事。语言叙述不温不火、娓娓道来,阅读起来非常通顺自然,我喜欢这种简洁的叙述手法。

在书中,男主人公阿尔芒·迪瓦尔和女主人公玛格丽特·戈蒂埃的相遇、爱情的产生写得一波三折。突变的到来和安排。悲剧来临之前的交恶再起波澜。故事写得并不单调,但是正如小说中所写的,细节朴实无华,发展过程单纯自然,这也许是这部作品最明显的艺术特点。整篇读来,小说几乎没有枝蔓,这就更加强了它朴实的特点。

毫无疑问,《茶花女》是部爱情小说,应该说,它是从生活中来,因为这是小仲马的亲身经历。又经过他的提炼,虚构,情节安排,就比生活诗意化了,或者说凌驾于生活之上。

在作家笔下,应该说男女主人公都有真挚的感情。玛格丽特为了自己心爱的人阿尔芒,甘愿牺牲自己本来拥有的豪华的生活,牺牲老公爵对自己的供养,去乡下过一种清贫但有爱情陪伴的生活,她此时处处替情人着想,不肯多花情人一分钱,为了维持两个人并不奢华的生活,宁愿偷偷卖掉自己的马车、首饰、披巾,就是这样,也不让情人去借债。甚至面对着是要自己的幸福呢还是替情人的前途着想,替情人妹妹的婚姻大事着想,最后,经过痛苦的思考,她毅然决定牺牲自己,成全情人。面对阿尔芒迪瓦尔先生背着儿子私自会见儿子的情人并摆明因为她的介入,将毁掉阿尔芒和女儿的美好婚姻时,玛格丽特毅然选择了毁掉自己,违心地去巴黎身从了那个自己厌恶的待德·N伯爵,并同时忍受着不知内情的阿尔芒对自己的误解和伤害。作者通过人物感叹道:她像最高尚的女人一样冰清玉洁。别人有多么贪婪,她就有多么无私。又说,真正的爱情总是让人变得美好,不管激起这种爱情的女人是什么样的人。

玛格丽特看中的是阿尔芒的真诚和同情心。她曾经对他说:我为什么喜欢你呢,因为你看到我咯血时握住了我的手,因为你哭泣了,因为世界上只有你同情我,而且,你爱我是为了我,不是为了您自己,而别人爱我纯粹是为了他们自己,这样写,一个风尘妓女信任和迷恋一个男子就毫不牵强附会了,他们的爱情不仅有了可靠的基础,而且真实可信。

比较而言,玛格丽特是最为丰满的形象。一方面,小仲马并不忌讳她身上的妓女习性:爱过豪华、放荡的生活,经常狂饮烂醉,羡慕漂亮衣衫、马车和钻石,因而愿意往火坑里挑。另一方面,小仲马深入到这类人的内心,认为玛格丽特自暴自弃是一种忘我的需要,她过寻欢作乐的生活是并不打算治好她的肺病,一边是病情恶化,尽快舍弃人生。但她对社会也有反抗,例如她喜欢戏弄初次见面的人,因为她们每天不得不忍受每天跟他们见面的人的侮辱,这无疑是她对那些侮辱的一种报复,但是,这种报复是软弱和无奈的。玛格丽特曾经愤愤不平地说;我们不再属于自己,我们不再是人而是物。那些男人讲自尊心的时候,我们排在前面,要他们尊敬的时候,我们却降到末座。这是对妓女悲惨命运的血泪控诉。

法国评论家雅克·沃特兰从两方面分析了《茶花女》的成功奥秘,他指出:一、这部小说如此突出的反响,必须同时从一个女子肖像的真实和一个男子爱情的逼真中,寻找深刻的根由;二、这位小说家通过行文的简洁和不事雕凿,获得叙述的逼真。

 爱屋及乌,我看了两部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电影的结尾处理的比小说更加人性化,同时也更加浓厚了悲剧色彩。小说中,男女主人公最终没能相见,以倒叙的形式叙述全篇;而电影的处理是两个人终于相见了,哪怕只有几分钟的时间!

                                              


编辑:任新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