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任新安文字作坊 >> >> 正文
关注底层的叙事者——评任新安小说《面馆儿》
作者: 许城 | 来源: | 日期:2016年12月21日

关注底层的叙事者

      ——评任新安短篇小说《面馆儿》 

                         许城

短篇小说《面馆儿》《鉴湖》(双月刊》3  作者:任新安  读任新安的小说,像一个人早晨起来去路边欣赏一朵滴着露水的花,那是新安早先的小说。那时候,新安还是很年轻,小说写得原生态,也很清纯,对生活或生存没有太深的思考,却透着不凡的文学气质,才有了今天的任新安。也许是任新安上了几岁年纪,经历了世事,人到中年家事缠身,对生活或生存的思考重了,像《东风桥旅馆》、《常去火葬场的老于》……《面馆儿》却还保持着清新的文风。

底层文学或小说大概是从2005年开始的,时下人们对底层文学还情有独钟,大有趋之若鹜的趋势,好事!关注民生、关注百姓是政府的治国方针,文学反映大众从来都是主流。早年,许城没少和新安一起参加文联举办的文学会,也不少次见到老作家韩映山,他老人家不少告诫我们,一定要写自己熟悉的,自己的知道的……新安老实本分,听韩老的话,每一篇小说都不离奇。新安在《面馆儿》里写了一道街,那道街是我们那座小城里的,说不定我还在青儿家开的拉面馆里吃过面,看见小说里的青儿,也能找到现实里的青儿……这样的小说读起来清新,也亲切,看来写熟悉的没错!

可小说写到今天,好像也没多少可以突破的了吧?先锋作家做了好多努力,当代的网络写手也各出奇招,魔幻、穿越,要不就是那些美女作家折腾出的身体写作、零度写作……说来说去留下的还是读者们熟悉的、清新的,也就是亲切的,一些耕耘在小说乐土里的作家们也在呕心沥血,小说园里才百花齐放。

小说最终要的还是功夫,短篇小说除了无数个细腻又生动的细节,还有一个或几个很有寓意的意象或细节,比如青儿,不想读书了是厌烦了自己是生存环境,从老家跑出来找到在外地城市里开面馆儿的父母,也走进了她眼中的大世界,有能唱黄梅戏的石头,有亲和她的兰姐,还有贵夫人”……这就是世界,可要让你在现实生活里找到青儿,作家必须让青儿在纸上站起来,比如青儿那口黄牙,新安交代说是青儿老家的水土造成的,令人回味;再比如,青儿突然想去卖安徽板面的石头那里吃碗板面,目的就是也当一回上帝……尤其是兰姐送给青儿的那个物质也精神的世界,是诱惑的,也是迷人的,却是恐怖的,也是紊乱的,最终被青儿遗弃了。小说最后是一个很阳光的结尾----几年后,街上出现了一家夫妻面馆儿,含蓄不是模糊,青儿一下子变成了青儿们……好!吃透了《面馆儿》,也看到了底层小说的阳光,像裘山山的《致爱丽丝》(《作家》2009年第10期)),异曲同工!

 

 

许成,小说家,在省内外文学刊物发表小说一百多万字,曾获公安部文学奖。


编辑:任新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