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学会课堂 >> >> 正文
求正容变 邻韵通押——开创广阔而美好的诗韵新天地
作者: 晨 崧 | 来源: | 日期:2017年2月20日

求正容变  邻韵通押

——开创广阔而美好的诗韵新天地

中华诗词学会于20 世纪19875 月在北京成立。是由毛泽东时代的钱昌照、楚图南、赵朴初、周谷城、江树峰、周振甫、马万祺等一批全国著名的诗词大家发起,经中共中央宣传部批准、由国家民政部登记注册,而挂靠在中国作家协会的全国性的民间社会团体。成立大会上,国务院副总理习仲勋代表中央来祝贺。接着,各省、市,各地、市、县,以至许多乡、镇、村,都根据自己当地的情况成立了相应的诗词组织。这个时期,许多中央国家机关各部、委、局单位,也相应成立了诗词学会或诗社。不到三年功夫,全国即呈现出一个气势磅礴、波涛滚滚、汹涌澎湃、势不可挡的大好局面。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发展到了近万人。如果连各省、市,各地区、机关、学校算起来写诗词(这里指的是写中国传统诗词,即古典诗、格律诗)的人有上千万人。各种诗刊、诗报、诗书、诗集应运而生。各诗词组织的活动,诗词吟唱会、诗词研讨会、诗词交流会、诗词学习班、诗词培训班、诗词讲坛、诗词比赛会等诗词活动十分红火。

诗词是情,是诗人的感情的表达,是诗人感情的抒发,是诗人感情的宣泄,是诗人生活经历所构成的心灵画图,是诗人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社会、热爱生活的经历及其品德、修养、学问、素质等水平的表现。这股潮流,成为社会文明、构建和谐社会的积极因素,是弘扬祖国优秀传统历史文化、传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美德、促进社会发展的正能量。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做着贡献!

诗词是文学艺术,艺术是可供人欣赏的!在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正是古典传统的格律诗词,和“五四”运动后兴起的新体诗歌,都十分兴盛、兴旺,繁荣。尤其是新体的自由诗歌,和中国的传统楹联十分普及。当时“中国诗歌学会”和“中国楹联学会”都诞生了。而且写自由体的诗歌,使用国家推广的普通话文字声韵成为主体、主流。更兼写新体诗歌,在诗体及用韵的讲究上,十分宽松、自由,这对中华诗词学会所坚持的古典的传统诗,即格律诗的严谨规则,形成显明的对比。特别是在“用韵”方面,出现了五花八门的乱象。许多老年诗人,写诗词,所使用的格律规则和词谱,是北京大学教授王力先生编辑的《诗词格律十讲》,和清代万澍编辑的《词谱》。用韵多是以“文革”前,由上海古典出版社出版的《诗韵新编》为工具书。这部《诗韵新编》虽然把新声韵规纳为18个韵部,比较简明简易,但由于保留了古“入”声字,所以成为了实际上用古代“平水韵”和用普通话“新声韵”相结合的、十分规范的一本韵书。因此,那些年代的人写诗,多是以此为标准诗韵。但各地诗人由于用新韵文字、说普通话、和地方方言均有差异,又有的地区根据普通话加地方“土”语、方言,印行了自己用的《韵典》,《韵书》,这就造成了全国诗韵十分混乱的局面。(这种各地区或各诗词组织自行编印的《诗韵》小本本,我手上就有20多种样式)。

1998年,我到海南岛,在苏东坡被流放的儋州讲学,讲到“诗韵”时,提出:由中华诗词学会和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联合编辑一个《中国诗词新声韵》的范本,报请国务院批准颁发,成为《钦定韵典》,让全国的诗人遵照使用。(这个建议,后来还在国家发改委诗词学会讲诗课时,和2013年在中华诗词学会和中华诗词研究院联合举办的研讨会上,直接向马凯同志提出过。)这样就可以使全国各地的方言、土语、哩语,不论何种语言,只要用汉语文字写格律诗词,就有了一个统一的用韵标准了。

    2000年,中华诗词学会,曾提出可用新韵、旧韵“两条腿走路”的办法写诗,但两韵不可“混用”。并且委托广东省诗词学会,编制一部《新韵韵书》样本,在全国试用。这期间,新疆师范大学教授王星汉先生也编辑了一个《新韵》样本。于是,中华诗词学会将这两个样本一起公布试行,向全国征求意见。一时,各地诗人议论纷纷。因为有的文字,尤其是把“入声”字分别分派到阴平、阳平、上声、去声里去,有的分派不准确,提出了许多意见。后来中华诗词学会集中了这些意见,又让《中华诗词》杂志社的赵京战同志在两个样本的基础上,再进行规范整理,最后编制出了一个十四个韵部的《中华诗韵》样本。虽然不是十全十美,仍有个别入声字分派不准确,但终究可以为大多数诗人接受,可以通用。不管如何,因为是中华诗词学会推行的范本,这就使全国各地诗词组织、诗社、或诗人个人有了“统一”的、有所遵循的“韵书”了。

已经好几年了,全国诗人,在新韵、旧韵“两条腿走路”的诗词创作中,比过去的混乱现象好多了。但在长期的创作中,又发现了新的问题,这就偏偏是“新、旧两韵混用”的现象多起来了。更有南方许多省、市用新声韵发音,“eng”、“en”不分,用韵是“京、津”不分,“红、魂”不分,“成、晨”不分,“明、民”不分,“星、新”不分,“情、亲”不分, “朋、盆”不分,“冲、村”不分,等等等等。而在新声韵里,有的韵书合并了“庚、青、蒸”韵,“真、文、侵”韵,如用“eng”、“ en ” 不分,这就把这六个声韵通用了。2005年,秋枫同志编制了一部《中华实用新韵》,把“东、冬”二韵,和“庚、青、蒸”三韵合并通用。如果南方诗友的“eng”、“ en ” 不分,加上此二韵,就等于将“东、冬”,“庚、青、蒸”,“真、文、侵”八个韵通用了。如果再加上《佩文韵府》的十三“元”韵的“(半)”,把“村、轩”通用,“根、原”通用,“垠、鸳”不分,“门、掀”不分,等等。使全国的格律诗韵,混乱到无可遵从、处处都可挑出诗韵“毛病”的地步。

所谓“新韵、旧韵混用”,即古人用韵是“唐韵”、“广韵”、“平水韵”。我们现代人写诗,习惯用普通话的“新声韵”。而当代人也应当使用新声韵。因为时代的不同,语音的变化,入声字,我们现在读不出古代人的那种“音调、韵味”了。诗韵改革,用现代声韵,说现代的事,唱现代的歌,势在必行。这个倡议,我早在1998年就提出来了。多年来,我写诗就是依据“上海古典出版社”的《诗韵新编》,采取古人“邻韵通押”的用韵方法来用韵写诗。而且把“元(半)”韵分用,对“eng”、“ en ”两声坚持不通用,“eng”就是“eng”,“en” 就是 “en”,分得清清爽爽。这样用现代语读起来,既顺口、顺畅、顺耳,又能使所有读此诗的人,都能不走调、不串韵、不“拐弯”,轻轻松松。

邻韵通押,从古代人使用《广韵》——即《 词林正韵》填词就有了。自古至今,从未间断过,已经成为诗人灵活用韵的最佳方法。可通押的声韵,最常用的诗韵,如:

“东、冬”通押,“庚、青、蒸”通押,“真、文、侵”通押,“寒、删、元(半)”通押,“江、阳”通押,“波、歌”通押,“齐、微”通押,“姑、侯”通押。这就是说,完全按照现代语声的“新声韵”通押。

有的诗友会提出:为什么要按新声韵通押?

这里我用几个“同音字”列一个简单的韵字表,说明一下:

存、村——属阴平(十三元)韵。

春、纯、莼、淳、谆、醇——属阴平(十一真)韵。

辛、新、薪——属阴平(十一真)韵。

欣、昕——属阴平(十二文)韵。

心——属阳平(十二侵)韵。

垠、因、茵、狺、寅、银——属阴平(十一真)韵。

垠、龈、殷、狺——属阴平(十二文)韵。

垠——属阴平(十三元)韵。

音、吟、阴——属阳平(十二侵)韵。

秦、亲——属阴平(十一真)韵。

、芹——属阴平(十二文)韵。

琴、侵、禽、岑——属阳平(十一侵)韵。

就所列以上这些同音、近音字,在过去,甚或就是现在,可能还有些人主张有的不能通押。尤其是古韵“侵”韵,过去是不能和任何一个韵部通押的,只能“独用”。那么现在用新韵读起来,这些邻韵通押,不是很“和谐”吗!有什么不可呢!像“垠”字,在“真”“文”“元”三个韵部里都有它。若不能“邻韵通押”,那你在哪个韵部里用呢?“风”字在古韵里属于“东”韵,在新声韵里属于“庚”韵,如果放在“东、冬”韵或和“庚、青、经、盟、城”等字同押,不也是很“顺畅”很“和谐”的吗!

从以上这些字的声、韵来看,在实际应用中,新韵、旧韵都是可以 “邻韵通押”的。按照马凯同志“求正容变”的精神,如此通押,既“容变”了,更“求正”了。这为诗词用韵开辟了一个十分广大、十分宽阔、十分美好的诗韵新天地。

其实,这个“邻韵通押”的用韵方法,不仅古代许多诗人应用,而且当代许多诗人都在应用。我们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和董必武、朱德、叶剑英、徐特立、赵朴初、周振甫以及前辈的许多诗人都这样用了!都用得十分的和谐美好!

现在,我高声呼吁、大力提倡,大家都摒弃过去那种专押过时的、现在用来不和谐、甚至变了声调的“旧韵”,破除不能“邻韵通押”的老规矩。而积极大胆地使用当今大众化、所有中国人都能听得懂、十分明白、十分顺畅、十分顺耳、十分动听、又十分美好声韵的“邻韵通押”,创作更加美好的诗词作品、精品。为更好地发扬、发展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更好地为社会文明,为构建和谐社会,为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尽力作出我们诗人应有的贡献!!

最后用一首“邻韵通押”的七律,表达我的心意。

盛世好诗多

九州盛世好诗多,华祝吟声涌浩波。

北爱红梅南赏桂;你吹笙笛我鸣锣。

幕天笃志风云醉;席地潜心霁月歌。

最是神龙谐彩凤,扬旌舞梦震山河。

      晨 崧   201722日于北京


编辑:刘宏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