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杂文 >> >> 正文
种油葵
作者: 新月 | 来源: | 日期:2017年10月10日

 


 

近年,乡亲们本着够吃就行的理念,大田作物越种越少,地里其他种类的庄稼多起来,除了为获得更多占地赔款而种的葡萄、核桃、国槐等树木外,油葵一片片增加着。

油葵生长季短,可以种两茬,可以早种也可以晚种,管理简单。于是,地里的油葵今天这片开,明天那片开,像一幅幅生动的水彩画装饰着小村庄,它带给人们的除了纯纯的瓜子油,还有更多美的享受。

母亲耕种了一辈子土地,今年再也无力耕种了。像一个犯错的孩子,母亲努力寻找补救的途径,她找到堂兄,找到表嫂让他们耕种,可是未果。见她着急的样子,我和三姐接过了土地,决定也种油葵,过一把美丽的田园生活,让心灵在土地里还原本来的面目。

四月中旬,我们把一亩多土地翻整一新,浇水、划垄、播种、抓肥,起早贪黑地干了整整一天,腿脚、腰背都抗议不止,可心始终是笑着的。

之后,我便经常回家,看看可爱的小苗们渴不渴,受没受草的欺负。油葵是有灵性的,每浇一次水,它们就蹭蹭地长一大截,一天一个样,惊喜不断。

我们地的对面,是一位远房舅舅的地,虽已70多岁,但他一直是村里著名的勤快利索人,地里种着核桃,间作油葵。一亩多地绝对没有一棵草,总是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每次见到他的地,心里边很是自惭,便努力地多拔几棵草,多出一点力,可总是相差万里。

终于盼来油葵盛开的时候,黄黄的大花苞迎着太阳羞涩地抬起头,慢慢地把花瓣一瓣一瓣展开。满目金黄碧绿,蜂飞蝶舞。一阵风儿抖落一叶金粉,扬起十里清香。我盯着你的脸,那里住着我钟爱的春天。所有的美好,在你看我时,一点点蓄满。我把一瓣一瓣的喜悦分享给朋友们,传递给孩子们。这是我播种在花芯里的爱,从每一个花芯里酝酿出晴朗的天。

七月中旬,终于我们也要收获了。早晨五点多,穿好长裤长褂,戴上帽子、手套,全副武装的上了“战场”。头天晚上我就想,是用剪刀剪?还是用镰刀割?问了三姐才知道要用锋利的刀子(菜刀或者大点的水果刀)。好吧,我拿着水果刀砍,一下、两下、三下……再看三姐,拿着刀“欻”一下一个,我顿悟,原来要割、削!好吧,我轮起刀,一刀一个很过瘾啊!可是不知不觉“一刀一个,如入无人之境,××不眨眼”之类的词一一涌出,但很快被我使劲咽下去,毕竟是收获,要喜悦!

老公和姐夫一袋袋往外背,好辛苦好累。我们咬牙坚持着,一口气用了四个多小时收完。回家啃了几根油条当早餐,劳动继续。把油葵上边的一层花苞抹去,找来机子开打,又是紧张的三个小时,终于打完。匆匆吃过午饭打扫战场,把没用的请走,把种子摊开晾晒,就到了下午四点。实在是累啊,让老妈开开空调,简单洗了洗,换上衣服,倒头就睡过去了!

就在我们收油葵的那天早上,70多岁的舅舅骑着山地车,扛着锄又来锄地,他的地里真的是“一穷二白”,一棵草也没有,可他脱去上衣,一丝不苟的从头又锄了一遍。

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好事,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是亘古不变的真理,老天永远垂爱勤劳的人。当勤劳成为一种习惯,生命就会与众不同。

 

.


编辑:新月如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