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杂文 >> >> 正文
老开爷爷进城
作者: 陵山老翁 | 来源: | 日期:2018年7月26日

       老开爷爷今年七十有三,常言道,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到。

    老开爷爷可不信这个邪,他说,我老人家活了一辈子,苦了一辈子,这两年政府搞精准扶贫,帮着村里搞宜居小镇建设,还开发了旅游,我刚过上几天好日子,别说阎王爷不请,他就是请俺也不去,再说,以前的日子和今天比,那算白活了,所以啊,我的岁数阎王爷得给打个折,俺老开头儿也不能太小气喽,就打个四六折吧,什么什么,您问谁六,咱可不能让阎王爷笑话咱,我就占个六吧,六七四十二,再加个三,就四十五岁。打这儿起,老开爷爷逢人就说自己四十五岁了。

    老开爷爷是石头沟人。说起这石头沟村,怕也没几个人知道,也是,没事您说谁往这大深山里头跑啊,当年小鬼子要到石头沟扫荡八路军指挥部,起了个大早走到天黑,愣没走到石头沟村。村里老辈人也真没几个人走出过这大山,这回好啦,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一下子修到了村子里,上个月还通了小公交车,村里的人们也开始结束了“背小筐儿晒老爷儿,叼着烟袋斗小牌儿”的生活习惯,试着走出大山,看看外边的世界。这不,老开爷爷摸摸鼓鼓的腰包,有点坐不住了,他要到大县城里下下馆子,逛逛大商场去。

       老开爷爷还真像四十多岁的年轻人,说走就走,毫不含糊,这不一大早就赶个头班车出发了。

       老开爷爷骑过毛驴,坐过牛车,要说汽车,还真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这不吗,老开爷爷坐不住,跑到前头问上司机了,我说小伙子,您这车咋这么快哩这路边的柿子树向往后飞似的。

       大爷,这还快啊,才四十多迈,这要在高速上,能跑一百迈哪。司机解释着。

       四十多迈?那他这一迈得多大步子,再说我也没见它迈啊。老开爷爷的话可把司机和一车人给逗笑了。

       说着话这汽车可就出了山了,用老开爷爷的话说,这车“迈”的可是更快了啊。还不到九点就到县城了。

       老开爷爷以前听街坊二狗子媳妇说城里的商铺子比村子里的小卖部少说也要大一万倍,一万倍是多少啊,老开爷爷心里没底儿,所以他就打定了主意先去逛逛城里的商铺子,看看二狗媳妇是不是在糊弄人。

       老开爷爷打听了好几个人,都说是县城中心的新时代商厦是最大的,老开爷爷就毫不含糊的决定先去新时代商厦看看。

谁知等老开爷爷见到商厦大楼,心里话,一万倍是多少,俺老头字不知道,不过这家伙总得和村头的小山包子的高度差不多吧,都顶着云了。等老开爷爷走进大厦,那简直就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十八层的大楼,玲琅满目的商品,一声声像鸟叫一样好听的问候“大爷您好,您需要点什么?”,“欢迎光临”,老开爷爷想,这肯定是跟那录音机学的,咋听着都是一个味儿呢。录音机老开爷爷见过,还是在村支书家老二结婚的时候。

     老开爷爷转着转着就有点分不清东西南北了。但老人家心里明白呀,咱乡下人决不能让城里人笑话,人家这么热情,咱也不能干转悠,咱得买点什么,让城里人知道咱乡下人兜里也有钱了。可老开爷爷转了半天,觉得城里商场的东西都是花里胡哨的,咋看着那个买回村子里都用不上哩。

     终于,老开爷爷相中了一款电动玩具小汽车,心想这玩意儿给小孙子一定喜欢。谁知道一问价,四百八,老天爷,这要在过去一家人忙活两年也挣不了这么多钱啊,现在不同了,现在咱山里的青山绿水,都是金山银山,咱花不清啊,再说,既然问了价,就不能给小康村的人丢脸,于是老开爷爷一下子觉得腰杆子的更直了,大声说道:“四百八,不贵,这小汽车俺就给俺孙子买了”。

     老开爷爷抱着给孙子买的小汽车从商场出来,感觉这城里的天咋一下子变得和咱大山里的天一样的蓝了呢,他就想啊,反正也是进城了,自己也就好好享受一下子,找个大饭店,要他几个大菜,美美的喝他两盅,上回石头老硬进城吃了一碗刀削面,回村那个劲的吹,什么那面碗里还飘着一层的油花花,那油花花上还放着好几块牛肉,我老开这回说什么也得盖过他去,回去见着牛儿老劲、根儿老立几位老哥们,还有凤儿奶奶他们咱也好有的说。

       在路人的指点下,老开爷爷进了一个叫“皇家上苑”的大饭店,要说这饭店起的这名字,那叫一个不虚啊,听说这里边的菜都是皇上过去吃的菜,老厉害了。

     老开爷爷还没进门就见到足足有十多米高的大牌楼,贴金挂银的让太阳一照,刺得人都睁不开眼,进了牌楼是饭店正门,门两边一边一个金色大狮子,那狮子的个头儿,恐怕有自家毛驴三四个那么大,大瞪着得两只眼珠子,比村委会里的大灯泡子还大,真是威风。

      走进大厅,一盏大吊灯老高老高的垂了下来,一闪一闪的就和山里的星星差不多,老开爷爷愣是没数清有多少个小灯泡。

      等服务员领着老开爷爷落了座,老开爷爷接过菜单本,从头到尾,又从尾到头来回翻了两遍,感觉哪个菜都很新鲜,可一个也没记住,他只好说,麻烦您给报一下吧。

      老开爷爷听着服务员报的菜名,先后点了三个大菜,还要了一个汤。

      不一会儿,服务员就端来第一道菜,只见白白的镶着兰花花的长方条磁盘里码着整整齐齐、白白嫩嫩的东西,老开爷爷端详半天,也没看出是什么菜,只好问了问服务员,服务员告诉他,这叫“烹银针”。

烹银针,还真像,老开爷爷夹起一口放到嘴里一嚼,他顿时明白了,妈妈的真是上当,十几块钱买了一盘炒绿豆芽,不过就是把豆芽的头和尾给掐掉了。

    等第二道菜上来,服务员小姐没等问,就甜甜的报上了菜名,老人家这道菜是一道汤菜,叫“一苇渡江”。老开爷爷看了一眼,不由得哈哈笑了起来,心里话,还真他妈的是那么回事儿,一小盆子汤里有几个小虾皮,飘着一根小葱,可不就是一根苇子渡江吗。

      紧接着上来的两道菜,老开爷爷也懒得在琢磨菜名了,倒是服务员小姐甜甜的都报了一遍,“天山雪莲”、蝎子上树,什么天山雪莲,不就是一盘鸡蛋清蒸熟了上边插了一朵萝卜雕刻的花吗。  

      老开爷爷心里这个悔啊,这城里人咋这么不实诚呢,这都是我们乡下普普通通的东西,取他一个好听的名字,就成了糊弄皇上的菜啦。

吃完饭一算账,八十多块,老开爷爷这个憋屈啊。

      回来的路上一直念叨着:“这城里人咋这会整呢,俺山里人可享受不了这个,您城里人喜欢,看俺不给您们弄一个。”

      后来,听说石头沟村头上建起了一个专门接待城里来旅游的人的饭店,还听说那菜品个顶个的土,那菜名儿个顶个的雅。

      难怪凤儿奶奶说:呵呵,咱石头沟里可出了高人哩。



编辑:陵山老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