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杂文 >> >> 正文
那中秋月 总是儿时圆
作者: 李凤岐 | 来源: | 日期:2018年8月11日

 每到中秋佳节,便给人们带来众多的忙碌和喜悦。年轻的晚辈们在老人的催促下,很不情愿地开着车,带上在超市买的露露、酒、奶、月饼等物品集中跑半天,去看望长辈亲友,以堵住老人爱唠叨的嘴。老人们总要买些鸡鸭鱼肉和新鲜蔬菜,张罗八月十五晚上这顿饭,盼望儿女们回来,求个阖家团圆。孩子们放学回家,无忧无虑,在电视频道找自己喜欢的节目,或者在一个角落,拨拉自己的智能手机。近几年中央台的中秋节目多是在江南水乡举行,天上不时展现明月,地上灯光映着水光,台上姑娘们穿着旗袍轻歌慢舞,唱着评弹,软语南音,很是好听。但年年听,也失去了新鲜感。在城区,高楼林立,灯光明亮,使皎洁的月光显得有些暗淡。每到这时,便使我想起逝去的儿时的中秋月。

儿时的中秋,该是上世纪五十年代。那时刚建国不久,农民已是土地的主人,种田的积极性极高,只是土地瘠薄,没有水浇地,基本靠天收。那时,麦子仅产百八十斤。收成主要靠夏秋季玉米和谷子。有时极旱,透雨来得晚,或许还能种茬棱子,也叫荞麦。玉米地带绿豆,谷子地带高粱。家家种棉花,棉花地间作芝麻。田头地脑种黑黄豆。大田地两头有横头,基本是高粱黄豆混种。为过年吃黏糕,家家种些黍子。有的种些稷子。黍子和稷子脱粒后可加工成笤帚。那时没电,没有自来水和米面加工厂,没有电灯。晚上照明点煤油灯,吃水靠自家水井或街道官井用辘轳缠井绳拧上来,再担到家中储存在水缸里。吃的米面主要靠人力推石碾子和石磨来加工,养有毛驴的,可套毛驴拉石碾或石磨。家中妇女最辛苦,除带众多孩子外,全家三顿饭,所有的米面加工活儿,抹夹纸,搓麻绳,纳鞋底,衬鞋帮,纺线,织布,全家人的衣服补旧翻新,淋灰水,洗衣服,三顿饭靠烧柴禾,烟熏火燎,一年没有闲暇。家家住低矮的土坯平顶房,灰泥封顶,几乎家家房子漏雨。那时的娱乐就是夏天晚饭后难以入睡,人们带着矮凳,竹叶扇到街口人们主动集聚的地方,东拉西扯,道听途说,讲评书,说笑话,斗嘴,抬杠,八月十五杀鞑子,五鼠斗猫闹东京,直到天凉蚊子不咬了,人们才恋恋不舍地散去。

那时的中秋,是金黄的。新中国的建立,结束了战争,人们有了安宁的生活。在党的号召下,党员带头,成立互助组,那些没劳力的贫困户,土地也不致荒芜了。最乐的是孩子们,没有战乱奔波死亡威胁之苦,无忧无虑。那时放农忙假,吃过早饭后,背个背筐,拿把镰,带把竹耙,和约好的几个小伙伴就出门了。先到枣树趟偷枣吃,然后在田头捉蚂蚱。孩子们玩饿了,有时在不知谁家的山药地里删几块山药吃。所谓删山药,其实就是看哪棵山药根部裂纹大,循着裂纹把土刨开,将山药从根部断开,并未伤及山药本株,用土回填好,很难看出有人做过手脚。删出的山药可生吃,有时孩子们用土坷垃垒成小土尧,用柴草烧烫,再把山药放入小土尧中,把土尧拍碎,再用土把它培起,不致漏气。这时天已经不早,赶紧用竹耙或镰刀收集一筐柴草以便回家交差,免遭大人斥责。回家前,并没忘记吃掉小土尧烤的熟山药。

午饭后孩子们是不午睡的,男孩子们早已跑到村中仅有的几个河坑中去游泳了,有时大人也去。孩子们的游泳技能无非是狗刨,仰浮,扎猛子等几个简单动作。河水是浑浊的。放假了,不再担心开学时被老师检查出来罚站了,玩得很尽兴。下午的筐还是要背的,到地里,天尚热,用高粱叶编成草帽戴在头上遮阳。忽听蝈蝈叫,就蹑手蹑脚去逮蝈蝈。会叫的蝈蝈是雄的,雌蝈蝈尾部有根长针,不会叫,但满肚金黄色的仔。孩子们逮住用草节穿起来,回家放在灶火膛里,用未烧尽的余灰烧着吃,那个香劲儿别说了。会叫的雄蝈蝈养起来。孩子们用高粱秸的外皮编成蝈蝈笼,把逮住的蝈蝈放进去,喂以南瓜花。那时,几乎家家能听到蝈蝈叫。孩子们虽说每天拾柴不多,但一个秋假下来,也往往搞一小垛。孩子们业余时间也搞些自己的安排,如捅蝉蜕。用一根细而长的竹竿,在树林中慢慢找,找到捅下来,可到商店当药材卖些钱,以便交学费和买些学习用品。晚饭后,逮知了猴也是一乐趣事。知了猴都是晚上才从土中爬出来,顺着树干往上爬,然后脱皮的。知了猴脊背有块肉,火烧或油炸后吃着非常香。那时家庭普遍较穷,,很少吃肉,知了和知了猴成了孩子们打牙祭的很好对象。

中秋夜是孩子们除初夕夜,元宵夜外最兴奋的夜晚。皎洁的明月已经升上树梢,圆圆的散发出淡黄色的光。家家在院中趁阳光还未散尽已吃过晚饭。这顿饭是母亲们精心准备的,煎鸡蛋,煎腊肉,煎小干鱼,煎茄尖等,当时吃着是那么好吃。饭后爸爸妈妈开始祭奠月亮,其实并不那么认真,只是说说而已。然后给孩子们分贡品,往往是每人分几个烂酸梨,几个沙果,半块月饼。孩子们舍不得一下子吃掉,各自藏起来,慢慢享受。大人们晚饭后还要到自家的打谷场里趁着天上明亮的月光,晚上的清凉去掐谷穗。孩子们是疯狂的,在街上或打谷场里捉迷藏,翻跟斗及各种游戏。月亮更高了,看上去也更大,更亮,更圆,照得大地上的每个村庄,各个角落都是那么清楚。清风微微吹着,一天的闷热已经散尽,蚊子不咬了,还能听到远处稀疏的蝉鸣和蛙声,孩子们带着未尽的喜悦进入梦乡。

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实施农村战略,村村通公路,家家住新房,屋屋有电器,人人玩手机,有条件的人家到城镇住高楼。晚上,城镇的路灯都亮了,各栋高楼的窗口都射出明亮的光,星星是很难看到的。中秋的月亮虽然还是那样明亮,但是在当代人繁忙的身影,躁动的心灵映衬下,很少有人去欣赏它了。但我总觉得,那中秋月,还是儿时的圆。

 

                                         2018年8月5日

 


编辑:凤岐